笔趣库 > 医道官途 >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大嘴巴】(上)
?    张扬从头到尾都没有向周围的那群北韩士兵看上一眼,淡然道:“李昌杰,在我们国家,敢于单刀赴会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勇者,一种是傻子,我之所以敢来,我就有走出去的把握,明打明的来,你斗不过我,玩心计和谋略,你们这帮人连幼儿班水平都算不上。”

    李昌杰冷冷道:“信不信我跟你同归于尽。”

    张扬笑道:“吓我?现在枪在我的手里,你没有任何的发言权。”

    李昌杰呵呵笑道:“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枪里根本就没有子弹?”

    张扬道:“无所谓,就算没有子弹,我一样有把握制你于死地!”他将枪口移开,手枪在?#31181;?#36716;动了一下,然后轻轻放在桌面上,重新恢复到刚才的坐姿。

    那群北韩士兵看到张扬放下了武器,马上一?#20992;?#19978;,将他包围起来。

    张大官人?#34892;?#30130;倦地打了一个哈欠:“真是没有创意,李昌杰,我想问你,你以为在中国的土地上,枪杀一位市委书记,能够轻松逃?#35328;?#20219;吗?”

    李昌杰道:?#24052;?#20132;上的事情非常微妙,上升到国家的层面,往往考虑的会是大局。”

    张扬道:“那好,我们不妨赌一下,如果你死在这里恐怕连浪花都不会泛起一个。”

    李昌杰望着桌上的手枪道:“枪里有子弹。”

    张扬笑道:“有没有子弹,我掂得出份量。”

    李昌杰道:“为什么要放弃好不容易得来的主动权?”

    张扬道:“我刚才只是想证明,只要我?#25954;猓?#38543;时都可以夺去你的xìng命,我不杀你,是因为我跟你无怨无仇,?#38405;?#29238;亲也是一样,当初我?#28909;瘓人?#23601;没理由要翻山涉水的去金谷军事基地杀死你的兄弟,你所谓的RFIV型病?#23613;?#25105;也毫无兴趣。李昌杰,如果我没?#21019;恚?#20320;应该是一个yīn谋论者,你习惯于这样的思维。”

    李昌杰笑了笑,他挥了挥手,示意周围的士兵全都散去,甚至连那位姓朴的副官也随同一起离开。

    手枪依然摆在桌面上。

    李昌杰拿起chūn香酿给张扬倒了杯?#30130;?#33258;己也将面前的?#31080;?#28385;上。端起?#31080;?#36947;:“如果我说。从始至终我都没有想杀你的意思,你会相信吗?”

    张扬淡然道:“放弃和没想过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念头,你现在不想杀我。或许是因为你发现自己没有杀我的能力。”

    李昌杰道:“?#39029;?#35748;,?#19968;?#30097;你是杀害我弟弟的凶手之一。”

    张扬道:“凭什么??#25512;?#20320;得到的那些资料?”

    李昌杰道:“种种迹象表明,有南韩间谍潜入了金谷军事基地。我在现场发现了几具尸体。”

    张扬道:“你怀疑我和他们合作?”

    李昌杰点了点头道:“的确这样想,但是我父亲?#38405;?#38750;常的信任,他认为如果你想对我们不利,绝不会花?#28079;?#20040;大的周折。”他将杯中酒先干为敬。

    张扬道:?#20843;?#20498;是了解我,没枉费我为他?#23614; !?br/>
    李昌杰道:“因为弟弟的事情,我做过一番详细的调查,我有足够的证据可以证明,你去过金谷军事基地。”

    张扬道:“你究竟想知道什么?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和李昌普的死没有一丁点的关系。”

    李昌杰道:?#24052;?#36807;我的?#27835;觥?#20320;去金谷军事基地是为了救一个女人!”他从资料袋中取出了一张丽芙的照片:“这个女人叫夜?#28023;?#26159;贵国的优秀特工。”

    张扬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道:“看来你真的做了不少的功夫。”

    李昌杰道:“这个女人被关押在金谷军事基地。”

    张扬道:“作为友好邻邦,兄弟般的国家,贵国对待我方的人员似乎不够友好。”

    李昌杰道:“在她潜入金谷军事基地之前,我方就得到了消息,她是双重间谍。”

    张扬微笑道:“你在说一个电影故事吗?”

    李昌杰道:“据我得到的资料,这个女人已经死了!”

    张扬道:“根据你描述的情况。那天晚上应该死了很多人。”

    李昌杰道:“我一定要抓住那个杀害我弟弟的凶手。”

    张扬道:“这件事好像和我无关。”

    李昌杰道:“这个世界上有件事始终永恒。”

    张扬望着李昌杰等待着他的下文。

    “利益!如果你想得到一些东西,就必须拿出打动对方的利益作为交换,我手里有别人出卖夜莺的资料,利用这份资料,你可以轻易地挖出这个背后yīn谋的主使者。”

    张大官人心中一动。

    李昌杰望着张扬道:“我相信。?#34892;?#30495;相是不会?#23462;?#27809;的,我要找到李婉姬。如果你可以帮我做到这件事,?#19968;?#32473;你满意的报答。”

    张扬叹了口气道:?#20843;?#28982;我很想帮你,但是我的确不知道这个女人的下落。”张大官人意识到,李昌杰之所以这么迫切地找到李婉姬,不仅仅是要为弟弟报仇,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为了RFIV病?#23613;?br/>
    李昌杰道:“我的耐xìng一向都很好,张书记,我认为我的条件应该足可以打动你,?#34892;?#20107;情的黑暗,是你想象不到的。”

    张扬道:“?#19968;?#26159;?#19981;?#38451;光下的生活。”

    李昌杰摇了摇头道:“世界不会永远充满阳光。”

    张扬干了最后一杯?#30130;?#36215;身道:“我走了,希望我们能有合作的机会。”

    李昌杰道:“一定会有!”

    张扬离开锦绣园之后,第一时间将他和李昌杰会面的情况告诉了丽芙,丽芙道:“李昌杰开出的条件的确诱人,如果他的手上有章?#21497;?#20986;卖我的资料,我们就可以利用这件事将章?#21497;?#25203;倒,李婉姬的事情,?#19968;?#25214;?#35828;?#26597;,你暂且不要轻举妄动。”

    张扬道:“你什么时候回来找我?”

    丽?#35282;?#22768;道:“或许马上,永远都不回来!”

    ?#29992;?#22810;rì的雨停了,可是这场波及乔家的风雨却依?#24187;?#26377;过去,比起乔老和乔振梁表现出的淡然,乔家的小辈们远没有那么能沉得住气,时维因为听到这件事,大为光火,溯根求源,居然找到了袁新民身上,于是乎,她带着郭志江把袁新民给揍了一顿。

    张扬得知这件事之后匆匆?#31995;?#20102;袁新民在京城的保牛协,最近这厮把保牛协搬到红旗农场来了。时维从来都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角sè,郭志江脾气一直都很好,但是他对时维的?#25226;?#21548;计从,时维让他帮忙出气,他自然责无?#28304;?#37101;志江的身手虽然和张扬没办法相比,可是?#24895;对?#26032;民这样的角sè还是绰绰有余。

    两人上午来到保牛协,袁新民过去和时维也认识,乐呵呵迎了上去,时维二话不说先给了他一个大嘴巴子,袁新民自然受不了这个气,冲上去要跟时维拼命,郭志江当然不能?#38376;?#26379;友吃亏,三拳两脚把袁新民给放倒了。

    保牛协虽?#24187;?#20960;个人,可红旗农场里面的**可不少,以徐建国为首的这帮小子都是袁新民的哥们,一听说袁新民在自己的地盘挨揍了,所有人都涌了上来,虽然大家都认识,可毕竟有?#25417;?#36828;薄,时维是个女流之辈,他们可以不计?#24076;?#20294;是饶不了郭志江。所以双方当场混战,郭志江双拳难?#20852;?#25163;也受了伤。

    徐建国这群人虽然多,可是战斗力却不行,损伤比郭志江严重的多。

    张扬?#31995;?#30340;时候,战斗已经进行完了,徐建国、袁新民都是?#20052;?#33080;肿的坐在地上,郭志江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他仍然站着,时维同发散乱的和他站在一起,颇有共同进退的架势。

    徐建基和乔鹏飞也?#31995;?#20102;,看到眼前的情景,徐建基真是哭笑不得,他指着徐建国骂道:“建国,你脑子是不是有毛病啊,都自己人,你们闹什么?”

    徐建国捂着被打肿的半边?#24120;?#24594;道:?#20843;?#20182;妈跟他们是自己人,你问问他们,好好的,到我们这里就打人?袁新民招他惹他了?上来就给人家一个大嘴巴子,时维,要不看在你姥爷的份上,今儿非花了你不可。”

    时维凤目圆睁:“来啊!有种你过来试试!”

    乔鹏飞道:“建国,时维过?#21019;?#20154;是不对,可你倒是帮忙劝架啊,大家都是朋友,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你不帮忙劝架,怎么还跟着打起来了?”乔鹏飞言语中流露出不满。

    徐建基当?#24187;靼自?#20040;回事儿,他瞪了徐建国一眼道:“赶紧给时维他们道歉。”

    徐建国道:“凭什么啊?她上门找事儿,我凭什么给她道歉?要道?#25954;?#35813;他们给新民道歉。”

    袁新民捂着嘴巴,一脸的委屈,脸上五个?#31181;?#21360;肿起老高。

    时维道:“给他道歉?我没抽烂他那张破嘴都是便宜了他,你到处胡说什么?你敢再胡说一句?”

    袁新民面对彪悍的时维也不禁?#34892;?#24515;虚,徐建国可不怕她,怒道:“时维,我?#30340;?#20204;乔家怎么这样啊?自己?#39029;?#20102;丢人的事儿,还理直气壮的找别人晦气,新民说了有怎么了?又不是他一个人说,四九城里面谁不知道……?#34987;?#36824;没说完呢,他就挨了一脚。

    这一脚是徐建基踹得,把徐建国踹得一屁股坐倒在地上了,徐建国懵了,自己哥哥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啊!

    再看乔鹏飞一张脸已经气得铁青,双目死死盯住徐建国,如果不是碍于大家的面子,乔鹏飞早?#32479;?#19978;去狠抽这小子两个大嘴巴。

    
征服者入侵返水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昨天晚上 腾讯分分彩最赚钱打法 赛车计划软件哪个好 下载单机麻将无网版 玩奇趣分分彩有什么技巧 2019正规彩票app大合集 李逵劈鱼游戏涨分打法 助赢网页版计划软件 AG捕鱼王3D反水时间 足球盘口即时赔率 篮球分盘即时指数 北京时时开奖结果 福彩3d复式6码组六多少钱 福建快三开始了 白小姐图库 贵州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