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绣华 > 正文 第五百五十章多想
    顾佑秀的心情不太好,自此以后少了一个能够和他畅谈前妻的对象。

    可是顾佑秀想着顾大夫人的话,他再想一想两个聪明伶俐的孩子,他又觉得?#34892;?#20540;得,百年之后,他还是可以去陪前妻。

    月氏是满心的欢喜,她终于等到顾佑秀能够全心全意的对待她,她终于让顾佑秀明白,这个世间,只有她对他最好。

    顾佑秀瞧见月?#19979;?#33080;兴奋的神色,他的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果然他又误信了女人嘴不对心的话。

    顾佑秀借着要整理公事去了书房,月氏在房里舒服的笑了起来,她招来管事妇人指着房里布置说:“明天,这些全放置到库房去,?#34892;?#22826;旧的东西便不要了。”

    管事妇人瞧一瞧月氏的神色,她只能听月氏的话,而月氏笑着跟管事妇人提了提她的许多布置想法。

    勿忘居里在清理一些东西,月氏忙碌起来后,她又抽了时间去寻花氏说话。

    花氏听她说要把以前用旧的摆设丢弃的时候,她很有诚意的提醒月氏,这样的事情,他们夫妻互相商量决定。

    月氏很是高兴的跟花氏说:“大嫂,那一日,我以为夫君会训导我,结果他与我说,日后他和她要少提起前面的姐姐。

    大嫂,如今夫君的心里面有我,我丢一些房里一些用旧的东西,他应该也是不介意的。”

    花氏瞧一瞧月氏面上欢喜的神色,她在心里轻叹一声,说:“弟妹,那些东西,你全部暂?#31508;?#36215;来吧,以后瞧一瞧,那一处用得上。”

    月氏嘟着嘴,?#34892;?#19981;高兴的瞧着花氏说:“大嫂,我瞧着你和前姐姐相处得比我还要好。”

    花氏只觉得心累不已,前一?#21619;?#24351;妹心思细腻,她与前二弟妹相处时候处处小心翼翼,就担心不小心伤了她的心。

    而这一?#21619;?#24351;妹,最初瞧着象是心思清浅的人,可是日子久了后,花氏领会到月氏千回百转的小心思,她不得不多包容一二。

    原本这般也没有什么事情,妯娌们相处的时候,总不可能事事顺心。

    只是自从顾佑则?#32479;?#21487;佳定亲后,月氏对程可佳种种打探的心思,让花氏由不得多想一想,她的心里?#24187;嬗行?#23384;疑,?#24187;?#21448;相信月氏是守规矩的人。

    程可佳初初嫁进来后,程可佳处处守着规矩行事,月氏瞧着对待程可佳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花氏渐渐的放下心去。

    只是在程可佳回娘家小住的日子,月氏一次又一次执意进长园的举止,又让花氏多想了起来,她瞧着月氏便?#34892;?#19981;太顺眼。

    花氏把她的心里面的怀疑深藏了起来,她一次又一次仔细的观察着月氏,她发现月氏大?#32423;?#39038;佑则是不曾存什么心思。

    花氏却因为如此,她第一次不太想去理会月氏的琐事,如顾佑健所说,她年纪这般大了,如果不是因为家里的人为老太爷们着想,他们也到了老爷夫人的辈份。

    月氏哭奔回去的事情,顾佑健私下里一样说了花氏,他一再言明,花氏日后不要再去做多余的事情。

    花氏听着月氏的话,再?#27492;?#38754;上的神色,她轻摇头说:“弟妹,你房里的事情,我是从来不曾多言一字。”

    月氏瞧着花氏好一会,她过来的时候,就是?#34892;?#24819;借花氏的话,结果花氏执意不帮她,她的心里盘算落空,她的神色便?#34892;?#19981;太好看起来。

    月氏甩手走了,花氏顿时?#34892;?#29983;气起来,就这样一次不顺月氏的意思,月氏立时给她甩脸色,她大约也是忘记了,她可是当嫂嫂的人。

    月氏回到勿忘居后,她很是生气的安排人,赶紧把房里应该清理的东西,全部清理出去。

    她的管事妇人?#34892;?#30528;急起来,低声提醒说:“主子,这里面?#34892;?#19996;西是前面那一位的东西,我们先把那些东西放进库房吧?”

    月?#31995;?#30524;瞧着管事妇人说:“她都不在了,二爷也说过,?#34892;?#19996;西不用留下来。”

    管事妇人瞧着月氏的神色,她不?#20197;?#21149;下去,她只能?#37027;?#21516;粗妇们说,那些东西装箱,暂时放在装杂货库房里。

    月氏在勿忘居里折腾,她?#34892;?#24819;把院子门名?#19981;?#19968;换,?#27426;?#39038;佑秀接连几日有事晚回,而且都是在书房里安歇。

    月氏把房间重新布置过后,她特意请花氏来观看,花氏瞧一瞧完全变样子的房间,她只是微微的笑了笑。

    月氏见到花氏笑了,她颇?#34892;?#24471;意的说:“大嫂,我早前就想这般的布置,如今总算是如意了。”

    花氏瞧着月氏面上的神色,她的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她从前口口声声提及前一位,如今却是恨不得涂抹干净那位女子留在这个世间最后的痕迹。

    月氏又引花氏瞧了瞧院子里的变化,她笑着说:“年年看差不多的景色,我如今这般调换位置,这院子都显得生气勃勃。”

    花氏还是沉默下来,她出勿忘居院子门的时候,又听月氏说:“大嫂,过几年,我把院子名字也改了。”

    花氏只觉得心凉了下来,她离了勿忘居回去的时候,恰巧她儿嫂妇有事来问她。

    花氏瞧着儿媳妇,想一想月氏有事无事都爱寻他们这一房,她低声提醒儿媳妇说:“日后,你二婶婶那边的交道,你还是小心谨慎处理,懂吗?”

    花氏的大儿媳妇关?#19979;杂行?#35815;异的瞧着她,低声说:“母亲,可是二婶又做了什么事情,要母亲帮着她顶一顶事?”

    花氏想一想把月?#38505;?#20123;日子变化说给关氏听,关氏听后面上没有任何诧异的神色。

    花氏瞧着关氏叹道:“我瞧着你?#38405;?#20108;婶的变化,象是没有任何惊讶的样子?”

    关氏轻轻的点头说:“母亲,我?#25237;?#23158;相处的时间不长,却也不短。

    我最初听二婶总是提及前一?#27426;?#23158;的时候,我误会她们从前见过有过交情,所以现二婶对前二婶总是念念不忘追忆入了?#24688;!?br/>
    花氏轻轻的点头,说:“你二婶说,她年少的时候,的确是?#23545;?#30340;见过你前二婶。”

    关氏微微的笑了笑,说:“母亲待二婶很好,所?#38405;?#20146;一向不会多思。”

    
征服者入侵返水
上海时时乐定胆 密友聊天赚钱app 快乐扑克选四开奖结果 卖保健按摩器材赚钱吗 帅哥合影赚钱 字体录入软件能赚钱吗 偷拍 赚钱 看新闻赚钱可提现到微信的 许华升的视频怎样赚钱 福彩3d组六直选复试 gtaol地堡挂机赚钱 刚开淘宝店卖什么赚钱 做哪种劳保手套赚钱 安徽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18年看新闻赚钱软件 3d通超级两码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