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繡華 > 正文 第五百五十一章自主
    花氏聽關氏的話,她仔細的想一想后,她贊同關氏的話。

    花氏輕聲說:“她初初嫁進來的時候,她處處表現得謙虛,她凡事都要先來問一問我,我待她自然是慢慢的用了心思。

    她后來為你二叔生下兩子,她慢慢的開始在人前人后提起你們的前二嬸,我提醒過她,說這樣下去,你二叔的心里面只怕會深念著前面那一位的好。

    她跟我說,其實她是瞧出你二叔還念著你們前二嬸,她的心里也是仰慕你們前二嬸才華和氣韻,她是打心底里尊重你前二嬸。”

    關氏瞧一瞧花氏的神色,她鼓起勇氣低聲說:“母親,我娘家母親說,她活了那么多年,還是第一次見到如二嬸這般的繼妻,不管人前還是人后,都要提及前面那一位,而且是滿滿的贊揚話。

    我娘家母親說,二嬸子的年紀也不小了,她要是沒有一點心眼,她是嫁不進顧家,而她現在左一句右一句離不了前二嬸,她這是存足了心思,想利用前二嬸來討好夫婿,這心思一點都不淺。”

    關氏說完這話,她是不敢抬頭再去瞧一瞧花氏的面色,哪怕現在花氏跟她說了說要注意一些月氏的話,關氏的心里還是有著擔心。

    花氏待月氏的那種好,都不象是對待妯娌,而是有些類似對待半個女兒的情形。

    所以關氏明明是瞧明白一些事情,她都不敢當著花氏直言說出來。

    花氏沉默后,她帶著關氏去看望顧大夫人,她多少瞧清楚的一些事情,只怕顧大夫人同她是一樣的,都是不想瞧得太過明白,都是只想著這般糊涂的過下去。

    顧大夫人見了花氏婆媳兩人,她的臉色不太好看,她還是打起精神跟花氏和關氏說了說話。

    花氏瞧著顧大夫人的面色,她仔細的問了問顧大夫人的身體,顧大夫人表現她只是不曾睡好,她沒有別的不妥的地方。

    花氏婆媳陪顧大夫人說了一會話,她們婆媳要走的時候,顧大夫人突然問:“老大家的,老二家的這幾天在忙什么?”

    花氏微微笑了,說:“天氣熱了,她把院子里和房子里的東西挪了挪。”

    顧大夫人滿臉驚訝神色,說:“她現在舍得挪動那些東西的位置了?”

    花氏微微的笑了,說:“母親,二弟妹現在大約是有了心情整理院子和房間。”

    顧大夫人瞧著花氏的神色,她輕輕的點頭,說:“她有好幾日不曾來我這里了,我現在想去勿忘居走動一下,你們兩人陪我走一趟吧。”

    花氏笑瞧著點頭,她跟關氏交待說:“你去知會你二嬸一聲。”

    顧大夫人沒有反對關氏的安排,她和花氏在關氏走了后,她低聲問花氏說:“老二家的怎么這么快就想明白過來了?”

    花氏瞧著顧大夫人輕搖頭說:“我不曾問過她的想法,她都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又是弟妹,我有些事情不好多問。”

    顧大夫人明白花氏的顧慮,她輕點頭說:“你做得對,我從前和你二嬸三嬸關系那般的好,她們房里的事情,我都不曾插手過。”

    花氏聽明白顧大夫人的話,只是有關長輩們的事情,她一個小輩從來不曾多言。

    花氏的心里面也明白,顧大夫人如今的心里面最為顧念著他們兩房的人和事,或計正是因為這樣的情形,讓顧二夫人和顧三夫人的心里有了介懷。

    顧大夫人和花氏慢慢的走到勿忘居,月氏已經在院子里安置好桌椅茶水。

    月氏帶著關氏早早的候在院子門口,她遠遠的瞧見顧大夫人,她笑著迎了過去,說:“母親,天氣有些熱,我已經備好的消暑茶水和花茶,母親可以挑著喝。”

    顧大夫人由著月氏挽著胳膊走路,她笑著說:“你這幾日忙什么,我瞧著你都瘦了一些。”

    花氏和關氏默默的退到后面,瞧著顧大夫人和月氏手挽手進了勿忘居,她們婆媳在后面輕舒一口氣。

    顧大夫人進了院子,她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院子,她瞧著月氏贊賞的點頭說:“你如今總算想明白過來,這般布置得大氣又有心意,不錯,我瞧著坐在院子里都很是舒服。”

    月氏歡喜的瞧著顧大夫人,她笑著跟顧大夫人說:“母親,那你進房去瞧一瞧,我房里也重新調整了一下。”

    顧大夫人和月氏進了房間,花氏留在院子里面,關氏瞧著月氏的神色,她也不曾上前去。

    顧大夫人和月氏過了一會從房里出來,月氏扶著她坐下來,顧大夫人瞧著花氏笑著說:“這一次,你二弟妹是用心布置了院子和房間。

    她從前布置的房間,我進過一次,我便不想再進第二次,如今她房間布置得不錯,以后還可以來坐一坐。“

    月氏滿臉高興的神色,她瞧著顧大夫人笑著說:“母親,我以后會常接母親過來坐一坐。”

    顧大夫人瞧著她滿臉慈愛的神色,說:“你把院子和房子理了理,你多請你的妯娌們來看一看吧。”

    月氏瞧一瞧花氏,商量說:“大嫂,你說我那一天請弟妹們來看一看我整理過的院子和房間?”

    花氏微微的笑了笑,說:“弟妹,這事你和母親商量定下來,我覺得那一天都好。”

    顧大夫人瞧一瞧花氏笑了,她同月氏說:“你別事事聽你大嫂的安排,你院子里的事情,你全權做決定。”

    花氏暗氣在心里面,只是她面上還是笑道:“母親說得對。弟妹,我一向這般與你說的時候,你心里是不是總會有些不快?

    如今母親可是當著你的面,為我說了話,我全是依著母親的教導行事。”

    顧大夫人瞧著花氏輕搖頭說:“你啊,我是這般的說,可你也不能一直放手不理會你弟妹,她年紀少,許多的事情,她沒有你明白。”

    花氏笑瞇瞇的點頭說:“母親,我明白的,我們有什么事情不懂,還是要母親多多的教導我們。”

    月氏瞧一瞧花氏,她再瞧一瞧顧大夫人,笑著說:“母親,那你覺得我這院子是不是布置得不錯?”

    顧大夫人贊許的點頭,說:“我覺得這般不錯,你院子以前布置得太過精致,我這樣的年紀,我坐在院子里只覺得一身都不太舒服。”

    月氏輕舒一口氣,她瞧著花氏問:“大嫂,你覺得呢?”

    花氏笑瞧著月氏說:“弟妹,院子里你和二弟的,房間是你和二弟,你和二弟覺得好,我便覺得好。”

    
征服者入侵返水
广东快乐十分 心悦麻将辽源亲友圈 今日试机号3d 微信琼崖海南麻将群 手机上真实可靠的赚钱软件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记录 古墓丽影 上海天天彩选4计划 0投入网上赚钱平台 星悦浙江麻将二维码 188比分直播吧 哈灵浙江杭州正宗麻将 黑龙江22选5开奖公告 2012斯诺克比分直播 水果街机777大富翁 麻将来了怎么开好友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