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繡華 > 正文 第五百九十一章保持
    古娘子很快的傳來消息,大夫愿意走這一趟,只是大夫喜歡低調行事。

    顧佑則接到消息后,他痛快的應承下來,也派人去與古娘子約了上門的時間。

    午后,古娘子帶著兒媳婦陪著一位清瘦的中年人來到顧家的后側門,顧佑則派來的小廝已經候在門外。

    古娘子一行人幾乎是不曾驚動人,便進到了長園,顧佑則和程可佳親自迎了人。

    中年大夫瞧著顧佑則的時候,他的面上無任何意外的神色,他只是對程可佳稍稍打量了片刻。

    顧佑則不太喜歡大夫打量程可佳的眼神,他示意程可佳去張羅茶水。

    中年大夫對顧佑則的行事,只當不曾注意一樣,他專注給顧佑則診治后,他低聲說:“有一些正常的暗傷,都是一些小事情。

    在換季的時候,服上幾劑湯藥,或者沐浴的時候泡一泡湯藥。

    這事情,你家娘子多少會懂一些,我也不用與你多言。

    只是我要提醒一句話,年青人,又在外面辛苦那么久,你回來后,夜里還是要省一省力。”

    顧佑則頓時有些羞惱起來,說:“大夫,我身體和體力都不錯。”

    大夫只是笑一笑說:“日后,出遠門,你還是讓你家娘子多為你準備一些東西吧。”

    古娘子婆媳和大夫很快的便要走了,程可佳趕緊提了準備好的禮物送人,大夫是直接推辭不收禮物。

    他和程可佳直接說:“我家中有小兒,正好缺一些啟蒙書冊,我聽古娘子說,少奶奶手里有那樣的手抄書,可否送我幾本?”

    程可佳輕點頭后,她立時進內房把新抄好的書冊拿了出來,說:“我現在手上只有這幾本的抄錄本,大夫,你先拿去用一用。

    日后,你如果還有需要,你與古娘子說一說,我手里能夠有的東西,我不會小氣。”

    大夫很是驕矜的接過程可佳手里的書冊,說:“日后,你有事直接尋我,可以不用經過古娘子了。

    你夫婿年青,但是他們這樣的人,年青時意氣風發,年紀大的時候,很容易有病痛折磨。

    你現時為他調養,暫時用溫養的方子。以后,你在他辛苦的時候,或者他出遠門回來后,你讓他喝上幾劑湯藥,如果有條件,最好讓他泡一泡湯藥。

    你安排一個小廝同我去取藥,各種用法我會寫給你知曉。”

    程可佳滿臉歡喜瞧著大夫,她又滿臉歡喜神色瞧著古娘子婆媳,古娘子笑了起來,說:“剛剛接我們進來的那位小子,我瞧著機靈,就由他去大夫那里拿藥吧。”

    程可佳回頭望著顧佑則,他輕輕的點頭,說:“我安排他走這一趟。”

    顧佑則出門后,大夫瞧著程可佳笑了,說:“你師公每次都在我面前提起你,我以為你會是種特別爽直的性子,卻不曾想過,你的性子這般的溫雅。

    這一次的藥材,算我送給你見面禮物。日后,我家小兒在讀書的事情上面需要請教夫子的時候,還請少奶奶能夠援手。”

    程可佳點頭應承下來后,她沖著大夫行禮,說:“別的夫子,我不敢多言什么。我舅舅家的人,只要是有心上進讀書的人,他們都愿意用心的去教導。”

    大夫不介意的搖手說:“家中小兒將來能夠得到卓家夫子指點,已經是幸事了。

    你不用多禮了,古師傅夫妻這樣的人,你們父女都一樣敬重他們。

    我也敬重你們父女的人品,我是不太耐煩跟武夫們打交道,但顧小將軍例外,只要你把他當夫婿,偶爾閑得無聊時,我也愿意進顧家來瞧一瞧。”

    小廝帶著古娘子一行人走后,顧佑則有些不太高興的瞧著程可佳,說:“他們這樣的人,大約是喜歡過那種快意的日子。

    娘子,你可別受了他們的影響,我們這樣的人家,每走一步,都不能夠太隨意了一些。”

    程可佳瞧著顧佑則笑了起來,說:“我明白,家里人多事情多,我們自然是不能夠太隨心行事,總要想一想長輩們的想法,總要為弟弟們想一想。”

    顧佑則瞧一瞧程可佳問:“古娘子一家人和這位大夫關系非常不錯?”

    程可佳瞧著他輕點頭說:“我聽古娘子提過,這位大夫是有本事的人,只是他不是那種喜歡守著藥店的人,他喜歡四處走走尋好藥。”

    顧佑則瞧著程可佳問:“娘子,你也是懂一些藥理的?”

    程可佳瞧著顧佑則笑了起來說:“在娘家的時候,我父親那幾年準備考舉人,他帶著我和弟弟們讀了一些書。

    父親那時節讀書辛苦了,他便看一些雜書,我跟著也看了幾本,我父親慢慢的看得明白方子,我其實不太懂的。

    然后我娘家又有醫婆,她也與我們說了說一些普通藥材的常識。”

    顧佑則頗有些感嘆的瞧著程可佳說:“佳兒,你們這樣人家的女子,是不是在家里都會學一些這樣有用的藥理本事?”

    程可佳想一想笑了起來,她搖頭說:“看各人的喜好吧。我原本也是不樂意看那些藥方子,只是我父親與我說,讓我陪他看一看。

    我和姐妹們出嫁之前,醫婆是會教導我們一些知識,比如有些食物在身體不適的時,一定要懂得忌口。

    然后我要嫁給你,古娘子便與我說了說,你們經常會受一些傷害,你們一般情況下是不會在意。

    然后這些小傷,在年青的時候,瞧著是好了。可是年青時候,這些不曾徹底治療調養過的小傷,在老了之后,便會讓你們深受其苦。

    我那時節,是用了一些心思跟古娘子學了學,只是我在這方面沒有天分,只能死記硬背了幾個方子。

    說到底,我還是相信大夫的診治,大夫說你沒有什么事情,我便安心下來。”

    顧佑則聽程可佳的話,他慢慢的笑了,程可佳要是有半個大夫的本事,她也不會執意要先尋大夫來給他診治。

    程可佳大約是聽古娘子說得事情多一些,她又喜歡看書,瞧著是比一般閨中女子多知事一些。

    顧佑則瞧著程可佳輕點頭說:“那你繼續保持謙虛謹慎的行事作風。”

    
征服者入侵返水
银川十一选五走势图 精准尾数3尾中特期期准 福建11选5即乐彩 安徽11选5 广西快3官网开奖 20选5开奖结果河 2019超好玩的棋 黑龙江11选5遗漏数据 福建省36选7最新 竞彩篮球即时比分直播网 微信股票群平台 516棋牌游戏app 陕西快乐十分玩法介绍 3d试机号走势图彩 斯诺克比分直播雪缘园 炒股软件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