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繡華 > 正文 第六百四十三章憤
    端良氏窘紅一張臉停在原處片刻,她現在越來越在話風上面壓不住程可佳。

    端良氏很是惋惜的嘆了幾聲,她只盼著顧佑凱成親后,新的弟妹會是一個有趣大方的人兒。

    程可佳輕舒一口氣回長園,她面上有淡淡的笑容,端良氏和她相處多的以后,端良氏便最喜歡借那些事故意來打趣程可佳

    原本程可佳是不想跟著她一道說,只是端良氏明顯是越發喜歡逗趣起來,程可佳只能與她一道說一說。

    程可佳想著端良氏愣怔的神色,她在心里輕舒一口氣,她一向不喜歡在外面張揚夫妻之間相處的事情。

    程可佳的好心情,在午后打開收到的兩封信后,很快的蕩然無存。

    程可佳從來不曾想過程可美會書信給她,程可美出嫁的時候,她分明是一臉幸福興奮的神色,她神色里的滿意,讓程家不知事的孩子都能夠瞧出幾分來。

    而現在程可美書信給她,她在關心問候后,程可美很直接與程可佳說,他們夫妻在外面事事的不順,希望妹夫能夠伸手提攜一回姐夫。

    程可佳瞧著程可美的書信苦笑了起來,她把書信放置在一旁,這樣的事情,她同樣是外嫁女,她處置不了程可美提出來的難題,她只能把書信送給程家三老太爺。

    程可佳派人送信到程家去,可是她的心里面還是非常的郁悶,程可佳也不知道程可美說的事情,有幾分真情存在?

    程可佳聽顧佑則提過,軍中人員的提升,在許多的時候是最為公平的存在,大家都要靠實力憑本事提升。

    畢竟軍中無小事,誰也不敢把官兵的性命隨意托付給無能之輩,哪怕你的背景家世再好,也需要你自身本事硬實。

    程可佳看過程可美的書信后,她無心再拆開顧秀麗的書信看,她和顧秀麗的姑嫂情意也只有一張薄紙的厚度。

    這般的厚度,是經不住任何的輕風吹。

    程可佳在這方面無心去試探顧五老爺夫妻和顧佑則對待她的情意有多深,她只知道她一個在顧家還不曾生育過的女人,在有的事情上面還需要謹慎小心行事。

    程可佳把顧秀麗的書信直接奉給顧五夫人,她頗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跟顧五夫人解釋說:“母親,我與妹妹總是不得機緣相見。

    如今她書信來了,我想著,大約是想要借我的手轉達給母親的書信。”

    顧五夫人也是滿臉詫異的神情接過顧秀麗的書信,她瞧著顧秀麗的字跡,再瞧一瞧那信封上親啟的名字,她把書信推回給程可佳。

    她笑著跟程可佳說:“可佳,秀麗總算是懂事了一回,她肯寫信給你,那是有心與你這個當大嫂的人好好的親近一回。”

    程可佳面上露出驚訝又略有些喜悅的笑容,她的心里卻沒有這般的想法,她嫁進顧家后,她和孫氏劉氏妯娌相處多了后,便聽到她們私下里提過,顧秀麗在長輩們面前規矩守禮節。

    孫氏和劉氏妯娌最初也是歡喜過顧秀麗,只是時日長了后,她們不可能處處都能夠照顧好每一位小姑子的需要,然而她們便感受到這位小姑子的小心眼。

    程可佳多少聽明白她們妯娌的意思,她們本身有兩位嫡親的小姑子,當嫂嫂的人,多少會多顧及一些嫡親的小姑子,這是人之常情。

    時日長了,顧秀麗也瞧得出來,她的心里酸了,然后便小心眼的做了一些小事情,雖然說損不了孫氏和劉氏的利益什么的。

    可是孫氏和劉氏的心里面到底是傷了,她們自認在面上對堂小姑子還是處處表現得一樣,可是內里顧秀麗待她們也不曾表現過特別的厚意出來,那自然便是會淡了一些。

    程可佳對孫氏和劉氏妯娌的話,她自然是不方便表現出來任何的不妥,她只能輕聲說:“秀麗到底年紀小不知事,她現在嫁人了,大約便能夠體會到當日嫂嫂們對待她的好。”

    孫氏瞧著程可佳輕搖頭說:“弟妹,你的性子純厚,她是年少無知,可你的年紀和她也差不多,我聽說,你在娘家時候,你和嫂嫂們都能夠處得非常好。”

    程可佳愣了愣,這話還真不好回答,她要說,是她的嫂嫂們好,孫氏和劉氏的心里肯定會誤會的。

    程可佳瞧著孫氏笑著說:“這大約便是大家說的緣份吧,我和嫂嫂們都有這種好的緣份。

    不管是娘家的嫂嫂們,還是夫家這邊大部分的嫂嫂們,我們都有這種好的能夠在一處相處的緣。”

    端良氏和程可佳相處親近后,她悄悄跟程可佳說:“你那位嫡親的小姑子相當的勢利眼,但是面上又歷來喜歡裝出一副端莊賢良的樣子。你日后和她有機會接觸,你還是防一些。”

    程可佳如今瞧著顧五夫人推過來的信,她笑著又把信推給顧五夫人笑著說:“母親,你最懂得秀麗妹妹的為人行事,我和她不曾接觸過。

    萬一她只是借我的手給母親的書信,而我不懂事的搶著拆了信,只怕她知曉后,她的心里不會高興的。

    顧五夫人想到顧秀麗的有些行事,她的心里也有一樣的猜疑,顧秀麗在娘家的時候,她有時候會喜歡做這般不傷大雅逗趣的玩樂。

    顧五夫人瞧著程可佳的神色,她伸手拆開信,她在看的時候,她還瞧著程可佳笑著說:“可佳,那我可要搶先看信了?”

    程可佳笑著輕點頭,她瞧著顧五夫人看著信漸漸變了神色,程可佳在心里暗舒一口氣,她慶幸她沒有沖動的先拆了信。

    顧五夫人看了信后,她瞧一眼仿佛不知道任何事的程可佳,她把書信合上了起來,說:“可佳,秀麗的性子頑皮,這是寫給我的信。”

    程可佳瞧得出來顧五夫人的心情不太好,她一臉歡喜神情起身說:“那母親你好好看信,我便不留在這里耽誤你了。”

    程可佳出了景閣后,顧五夫人臉上的笑容再也掛不住,她滿臉憤怒的神色。

    過了好一會后,顧五夫人去尋顧四夫人說話,妯娌兩人私下里相處好一會后,她們叫人送了筆墨紙硯進房。

    當天晚上,顧五老爺也瞧了瞧顧秀麗的書信,他瞧后面上滿滿的難過神色,他瞧著顧五夫人說:“她現在為夫家人,那是什么都不想顧及了。”

    
征服者入侵返水
富贵斗地主手机版下载 安徽15选5走开奖 电竞比分网1z 股票k线战法在线阅 20选8快乐十分走势图表 哈灵浙江麻将安卓版 浙江快乐十二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表 3d杀码定胆3d独 江苏十一选五 江苏麻将俱乐部 中国股市行情大盘 113期博彩两肖两码资料 心悦鞍山麻将 外围广东快乐10分 大乐透最新消息开奖 广东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