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绣华 > 正文 第六百九十一章偏
    顾佑则深深的瞧一瞧程可佳说:“我觉得我?#38405;?#30340;关心太少了一些,家里的事情,你和我说,我有时都不曾记在心上。”

    程可佳瞧着他微微的笑了起来,说:“那你以后多关心一下我,我和你说话的时候,你对我的话也上心一些。”

    顾佑则轻轻的点头说:“好,那你以后有什么心事,都要跟我说一说。

    你不要隐瞒我,我在外面的事情多的时候,你如果不主动同我说,我便会以为你事事皆好,便不会太过注意你的心思变化。”

    程可佳伸手摸一摸顾佑则的额头说:“夫君,你为何这一时会有这些的感想?”

    顾佑则把程可佳的手拉下来,瞧着她佯装出生气的样子,说:“我关心你,也是错吗?”

    程可佳笑着轻摇头说:“无错,夫君,你好象难得的这般主动的体贴我,我心里难免会多想一想。”

    顾佑则瞧一瞧程可佳摇头说:“你们女人的心思就是重,我以后少关心一些你。”

    程可佳瞧着顾佑则笑了起来,说:“夫君,你?#28909;?#24050;经开了头,那你就继续下去吧。”

    顾佑则瞧着程可佳的笑脸,他想一想问:“你和弟妹相处得如何?”

    程可佳瞧一瞧顾佑则的神情,说:“还不错吧。我和她见面有话说。”

    顾佑则瞧着程可佳笑了起来,说:“我瞧着你见谁都有话说。”

    程可佳瞧着顾佑则笑着说:“夫君,我其实也是?#35828;?#20303;的人,我不是见谁都有话说的。”

    顾佑则瞧着程可佳笑,程可佳一下子明白他的意思,她瞧着顾佑则轻摇头说:“夫君,我和你在相看的时候,你觉得我对待你太过主动了一些?”

    顾佑则轻摇头说:“不,你很懂得进退,你如果是那种主动的人,后来也不会一直冷落我。”

    程可佳瞧着顾佑则微微的笑了,说:“夫君,你在我面前也不肯说实话吗?再说事情过去了那么久,季哥儿再过几月都会叫人了,你还要记得那些往事吗?”

    顾佑则轻轻的叹一声,说:“佳儿,我记得那时心里落不到实处的感觉,明明我们已经定下亲事,可是我那时心里总是浮的,怎么都落不到实处。

    我们成亲后,我在外地的日子,我有时候想起来,我都担心回来又要面?#38405;?#30340;沉默和回避。

    还好,?#19968;?#26469;后,我的难处和不容易,娘子都能够体谅我。”

    顾佑则脸上有着庆幸的神情,他成亲后便出远门,而且是一去好几月。他在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想过许多的应对方式。

    然而程可佳的表现还是让他很是意外,然后他的心里很是感动,他回来不用面对吵闹,而是有人发?#38405;?#24515;的心疼他的不容?#20303;?br/>
    顾佑则望着程可佳的眼神很是炽热,程可佳望着顾佑则跟着脸红起来。

    顾佑则伸手摸一摸程可佳的头发,低声说:“娘子,我很庆幸,我在见你的第一面,我就知道你是我要寻找的人,而且后来我一直坚持?#29275;?#21738;怕不见面,我也相信你。”

    程可佳抬头望一望顾佑则,她脸红说:“夫君,我不会跟你道歉的。

    我觉得我家的长辈们如果不那样做,你们家的长辈在那时节一定更有想退婚的想法,毕竟太过容易得来的亲事,你?#32479;?#36744;们都不会珍惜的。”

    顾佑则低头瞧着程可佳满脸无奈神情说:“娘子,我也没有想过你会道歉的,你啊,你可不可以顺着我的意思说下去,让我也能有一?#25377;?#30340;高兴时间。”

    程可佳瞧着顾佑则轻轻的笑了起来,摇头说:“则小哥儿,我要是?#30340;?#26679;的话来哄你,你的心里面也是不会相信的,?#19968;?#30333;费了一句话。”

    顾佑则望着程可佳轻叹道:“娘子,你要庆幸你的夫君是我,只有我?#38405;?#20250;这般的包容你。

    哪怕你常说伤人心的大实话,我听着你的话,?#19968;?#26159;会高兴你从来不说假话来哄我。”

    程可佳听他这般的话,她顿时?#34892;?#36807;意不去的跟顾佑则表示,如果他很?#19981;?#21548;她?#30340;?#20123;哄他高兴的话,她其实也能说上几句话。

    顾佑则瞧着程可佳摇头说:“别,娘子,?#19968;?#26159;?#19981;?#21548;你说真心实意的话,我觉得你有时说真话,也一样能够说到我的心里去。”

    程可佳瞧见到顾佑则这一会是心情好了太多,她便低声问:“夫君,你先前有什么心事,能够和我说一说吗?”

    顾佑则瞧着她轻叹一声,说:“我们把凯弟夫妻之间的?#26143;?#24819;象得太好了一些,他们之间大约还是有一些小问题。”

    程可佳听顾佑则的话笑了起来,说:“夫君,此一时彼一时,凯弟此一时心有所感,他和你说了一些事情,其实只要弟妹和他说一说话,他也许很快便没有那些想法了。”

    顾佑则瞧着程可佳看了看,说:“佳儿,你和弟妹相处的时间多,大约还是你明白弟妹一些。”

    程可佳瞧着顾佑则轻摇头说:“弟妹和我在一处的时候,其实她的话不多,她是那种说话之前,她会把每句话都要考虑清楚的人。”

    顾佑则很是诧异的瞧着程可佳说:?#30333;?#23478;人说话,都要?#35760;?#24819;后吗?”

    程可佳瞧着顾佑则低声说:“夫君,我们夫妻在一处时,我和你说我的想法。在别人的面前,我只会说弟妹是少言的人,你明白吗?”

    顾佑则不得?#24187;?#30333;的点头,自成亲后,他的心里面是一天比一天的明白,他们夫妻构成了一个小家庭,他和父?#24863;?#24351;之间关系也和从前略?#34892;?#19981;一样了。

    他会在程可佳面?#30333;?#22312;的说一些事情,但是他不会随意跟别的人说同样的事情,纵然是说同一件事情,他?#19981;?#24910;重的表达想法。

    顾佑则很是明白的叹息说:“凯弟跟我来说一些事情,要是之前,我肯定明白的跟他表明我的态度,而现在则不行了,我不能再如从前那般的与他表明态度。

    那是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他只是在我面前说一说心事,他并不是要我表明态度。

    唉,人长大了后,便会多考虑一些事情,我纵然心里偏向凯弟,可是他的心里面一定是偏向他的妻子。”

    
征服者入侵返水
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今日价格 双色球走势图表 上海时时乐开奖控 辉煌棋牌苹果版 虚拟自抽号怎么赚钱 黑龙江十一选五任三遗漏 2018梦幻西游109五开赚钱 那些网站还能买彩票 金牛棋牌官网 澳洲幸运10开奖链接 北京pk10骗局全过程 女士收礼物赚钱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万达信息股票 重庆百变王牌玩法 手机棋牌游戏编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