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繡華 > 正文 第七百一十六章穿
    顧佑凱低頭瞧一瞧顧定揚的笑臉,他笑著跟顧五老爺夫妻說:“父親,母親,我瞧著季哥兒又長大了一些,你們先前沒有瞧見他,他是見到我,便伸手要我抱他。”

    顧佑凱是滿臉的笑意,他先前是沒有那般的喜歡小孩子,只覺得小孩子要大一些才會好玩耍,小小的時候,見人不是哭就是要拉撒。

    顧佑凱最初面對顧定揚的時候,他的心里面是有排拒的,他實在是不想給侄子淋濕一身。

    只是顧定揚太可愛了,只要顧佑凱有心去靠近他,小小人兒就會沖他露出無齒的笑容,顧佑凱對顧定揚慢慢的親近起來。

    顧佑凱在家里的日子多,他對顧定揚親近,小小的人兒,自然是見到嫡親的叔叔,便會滿心的歡喜。

    成氏在一旁瞧見顧佑凱面上的笑容,她的心里面有些不太好受。

    她私下里問過顧佑凱生兒育女的事情,顧佑凱跟她說不著急,他其實沒有那么的喜歡小孩子,他的心里還有些嫌棄小孩子喜歡哭鬧,他想夫妻兩人多過一過清靜的日子。

    然而顧佑凱對顧定揚是那般天然的親近,讓成氏的心里又懷疑起他的話。

    顧五老爺瞧一瞧顧佑凱的心思全放在逗趣顧定揚,他轉頭瞧一瞧成氏,然后他對程可佳說:“則兒家的,明天屹兒相看的事情,你要多費一費心思。”

    程可佳微微愣了愣,對方大約是想瞧明白顧家人的行事作風,那便順其自然的對待,如果費了心思,那事能成,只怕將來妯娌之間都會有心結。

    然而程可佳瞧一瞧顧五老爺面上的神情,她輕輕點頭說:“父親,我明白的。”

    顧五老爺覺得程可佳在大面上是非常識趣的人,顧五老爺轉頭跟顧五夫人說:“夫人,明日,你凡事多瞧一瞧四嫂的意思。”

    顧五夫人瞅顧五老爺一眼,她還是輕點頭說:“老爺,你安心吧,我有經驗的。”

    顧佑則和顧佑屹兄弟同時進來,顧五老爺瞧見兩個兒子的時候,他的神色越發端肅起來,說:“你們去給祖父們請安,也不需要這么長的時間嗎?”

    顧佑則瞧一瞧顧五老爺的神情,他神色平穩的坐在程可佳的身邊,顧佑屹則是直接挨著顧佑凱坐下來,他伸手去逗顧定揚。

    顧五老爺瞧著這對兄弟的態度,他有些不悅的輕‘哼’一聲后,顧佑屹一只手指給顧定揚握著,他抬頭望著顧五老爺笑嘻嘻說:“父親,我和大哥是在大祖父那里遇見到的。

    二祖父和祖父都在大祖父那里說話,我們兄弟總不好意思就這般的站一站便走吧,我們便在一旁盡了盡孝心,聽祖父們教導了一會。”

    顧佑則在一旁輕輕的點頭說:“父親,我這些日子沒有見三位祖父,他們有話尋問我,我說得仔細了一些,三位祖父都關心明日屹兒相看的事情,我和屹兒便陪著又說了一會話。”

    顧五老爺瞧一瞧顧佑則,他又瞧一瞧顧佑屹,然后叮囑道:“你們大祖父的身子弱,你們和他說話可只能說好的,可不許把外面不好的事情說給他聽,明白嗎?”

    顧佑則兄弟三人都輕點頭,大夫跟顧家的人說過,顧大老太爺如今身體情況就是風中飄搖的情況,他們當大夫的人,其實只能夠盡力,一切還是要看顧大老太爺自個的心思。

    顧佑則兄弟面見顧大老太爺的時候,他們都很注意顧大老太爺的身體情況,只是今日顧大老太爺的精氣神不錯,他要留他們說話,顧佑則和顧佑屹自然只能相陪。

    顧五老爺又叮囑小輩們一番后,顧五夫人聽了他的話,她輕輕搖頭說:“今日天氣不錯,你們都去把自家院子里清理一番,我和你父親這里還有事情要做。”

    顧佑則兄弟和程可佳妯娌很自然的起身,顧佑則伸手去抱顧定揚一道回長園,只是顧五老爺瞅一瞅他,說:“你們走吧,季哥兒留在景閣里盡一盡孝道。”

    顧佑則很是無語的瞧著顧五老爺低聲說:“父親,你要把他留下來,我不會反對的,只是他這么一個只會翻身爬的小小嬰兒,他哪里懂得盡孝道的事情。”

    顧五夫人在一旁可容不得旁人說顧定揚不好之處,她直接說:“則兒,你父親說得對,季哥兒可比你們兄弟會盡孝心,走吧,別留在這里防礙季哥兒向我們表達孝心。”

    顧佑則只能出了房門,顧佑凱兄弟和程可佳妯娌已經走到院子里,顧佑凱瞧見到顧佑則面上的神情,他笑著說:“哥哥,其實父親沒有說錯,季哥兒比我們都會盡孝心。

    父親和母親有季哥兒陪著,我聽說這些日子睡得比從前好太多。”

    顧佑屹在一旁輕點頭說:“大哥,季哥兒如今是越發的可愛起來,你是不常在家里,你要在家里對著他的日子多了,你也會覺得瞧著他笑的模樣,你跟著便會歡喜許多。”

    顧佑則還不曾說話,顧佑凱和顧佑屹輪番跟他說起顧定揚的趣事,兄弟兩人說的時候都是眉飛色舞的神情。

    程可佳和成氏落在他們的后面,程可佳自然歡喜當叔叔的人如此喜歡顧定揚,可是她瞧一瞧成氏低垂頭的眉眼,她把歡喜的神情壓制住。

    程可佳和成氏說著話,兩人說著第二天準備穿的衣裳,成氏的意思,顧佑屹相看這般的喜事,她們妯娌要穿得喜氣一些。

    程可佳輕輕的點了點頭說:“弟妹,那我穿那套粉紫花鳥襦裙,你呢,你準備穿什么樣的衣裳?”

    成氏瞧一瞧程可佳后,她細細的想一想,她也知道程可佳的衣裳不少,程家在換季的時候,聽說還會送新衣樣式給程可佳穿用。

    成氏瞧一瞧程可佳面上的神情,她略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說:“嫂嫂,我有一套正紅色的襦裙,我明天能穿嗎?我不想搶了別人的風頭。”

    程可佳瞧一瞧成氏面上的神情,她想一想說:“我其實覺得是沒有多大問題,只是明天有長輩們在場,我擔心長輩們的心里會有想法。

    我記得你也有一套粉紫色的襦裙,你如果擔心我們兩人穿同色的衣裳,那我穿那套清綠色的襦裙也是可以的。”

    
征服者入侵返水
追光娱乐官网下载 宁夏11选5官方网站 一起温州麻将官方网站 吉林11选5前3投注技巧 cba季前赛比分 棋牌游戏金币? 广西十一选五任三计划 山西十一选五 河北11选5推荐号今天 微笑棋牌官方版v6.0 老快3豹子遗漏 黑龙江6加1特等奖多少钱 凡乐湖北麻将安卓版 360平特一肖高手论坛 辽宁快乐十二开奖走 陕西11选5开奖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