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繡華 > 正文 第十一章 福氣
    程家三老夫人瞧著孫女,她轉而笑了,說:“佳兒,你還小,再大一些,你就能明白祖母的話。”

    程可佳望著程家三老夫人笑,說:“嗯,祖母說得對。”

    程家三老夫人瞧著程可佳笑了,說:“佳兒再大一些,要是還是這般的可愛,祖母都不會舍得你長大了。”

    程可佳望著程家三老夫人笑,她要是一直天真無邪下去,程家三老夫人到時候一定要催著她成熟。

    程家三老夫人吩咐下去的事情,很快就有了一個結果。

    程恩賜的通房在聽見消息的時候,她第一反應自然是要尋程恩賜求情,卻給她身邊的丫頭擋了下來。

    她身邊的丫頭很是誠懇的跟她說:“主子,我勸過你,不要一次又一次為了舅爺的事情去煩老爺和夫人。

    你不信我的話,你認為老爺和夫人心善,再說你每一次去要的銀子不多。”

    通房低頭哭,丫頭嘆息著說:“我們先是姐妹一場,后又是主仆一場。你一直待我好,我的心里也明白。

    眼下的光景,是老夫人一定會打發你出去。

    主子,你能不能求一個人情,也放我一塊出去。

    你要是嫁人,別挑選在近處嫁。我知道官媒那里可以遠嫁,我們求一下,一塊婚配到外地,只要對方人好,那日子過得不會比在這里差。”

    “嗚嗚,不會再有地方比程家好。”通房只要想到程恩賜的絕情,她心里的悲傷不已。

    丫頭瞧著她面上的神色,低聲說:“你對三老爺再有情也沒有用,他沒有把你放在心上過。

    你要是再留下來,有那樣的一個弟弟,三老爺是絕對不會給予你生育兒女的機會,那你一輩子全毀了。

    我還好,我一個當丫頭的人,總能配上一個小子,在這里繼續過日子。

    再說你想一想我們當丫頭時的辛苦,那時節,你爹娘可曾心疼過你一分?

    遠嫁吧,也許你弟弟還有機會變好。”

    通房也不是真正的蠢,她只是舍不得當了通房后的好日子。

    她在程家這么多年,她的心里自然明白許多的事情,她不走,那只會給驅趕到城外莊子上去。

    通房很是痛快的應承下來,她唯一要求就是讓身邊丫頭恢復自由身。

    官媒在婚配的時候,他主動尋問她們主仆的意思。

    通房直接說,她要嫁給好人家,日子辛苦一些不怕,還有她們主仆不要在一處,分開后,那就遠遠的分開各自安好度日。

    官媒跟丫頭說了通房的意思,丫頭沉默片刻后,點頭說:“她能這樣的打算,那一定能好好的過日子。”

    官媒瞧過太多大宅里的陰暗事,他覺得程家是心善人家。

    官媒相人多年,他很快的安排兩樁親事,他過后跟程家管事提了提。

    程家三老夫人接到消息后,她安心下來,她也不想作孽,這事能夠這樣圓滿,她對得起自個的良心。

    程可佳跟在程家三老夫人的身邊,她比她的父母更加早一步知道消息。

    程家三老夫人在這樣的事情上面不避諱她,她不會把孫女培養成一個什么都不知的性子。

    程家三老夫人跟錢氏說話的時候,她也是這般跟錢氏說:“靈兒將來要當嫡妻,你要好好的培養她。

    琴棋書畫可以讓她好好學,可是卻不能讓她上了心。人情世故方面,你要細心與她說。

    在這方面,我們自個要身正心正,世上所有的事情,都抵不過一個光明正大。”

    在這方面,錢氏是信服婆婆程家三老夫人,她原本動過心思,想送程可靈到程家三老夫人的身邊來。

    只是錢氏舍不下女兒,她想著女兒年紀還小,以后有機會再說。

    錢氏現在見到程可佳跟在程家三老夫人的身邊,又見到她機靈可愛的小模樣,錢氏便熄了那個心思。

    自家小叔子過兩年要議婚嫁,程家三老夫人那時節,只怕也操不了太多的心。

    程家三老夫人和錢氏商量事情的時候,在程可佳在的時候,自然是說一些淺顯的道理。

    等到程可佳去院子里玩耍后,婆媳兩人才會說一些旁的事情。

    錢氏笑著跟程家三老夫人說:“母親,佳兒頭上的傷好得差不多了,我瞧著她在你身邊養得一天比一天機靈懂事。”

    程家三老夫人笑聽大兒媳婦的話,笑著說:“她本身就是一個活潑可人的性子,現在經一事后,人是懂事體貼了許多。

    靈兒空時,你派人送她過來,她們姐妹常親情,將來大了后,姐妹也能互相說一說心里話。”

    錢氏笑著點了點頭說:“佳兒的性子好,靈兒跟我說,佳兒性子太好了,才給人欺負了。”

    程家三老夫人似笑非笑的瞧了瞧錢氏,瞧得她的心里略略有些涼意。

    她低頭說:“靈兒在平樂園里聽了庶三房姐妹們的閑話。”

    程家三老夫人輕輕點頭說:“老大家的,你現在明白了吧?

    大家里就沒有真正的傻白甜的孩子,也生不出骨子天性天真無邪的孩子。

    我們家不能培養出那樣的孩子,靈兒和佳兒將來可以琴棋書畫樣樣稀松,可是卻不能在人情世故上面落了下風。

    我寧愿聽人說,她們姐妹容不得人,也不愿意聽人說,她們姐妹只有人前的風光,在人后總是落淚。”

    錢氏起身給程家三老夫人恭敬行禮說:“靈兒和佳兒有母親這般慈悲祖母,是她們姐妹的福氣,也是我們妯娌們的福氣。”

    程家三老夫人示意錢氏趕緊坐下來,說:“你們一個個孝順,我自然是有福氣。

    錢氏低聲說:“母親,許多人家的長輩們寧愿要面上的風光,也不會顧及女子們在夫家的日子難過。”

    程家三老夫人嘆道:“求仁得仁,我們這一房只愿意兒孫婚事順暢,內宅里清平無事,自然是會少了許多風光。

    女人一生不容易。當年給老大議婚事的時候,我也問過他的意思,我就想你們夫妻和睦相處,嫡孫們多一些。”

    錢氏驚訝的瞧著程家三老夫人看了看,她一直以為程恩德娶她進門,只是依從了長輩們的安排。
征服者入侵返水
苹果在哪里下熊猫麻 2019年大乐透开奖结果 快乐10分计划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基本 黑龙江11选5基本 幸运农场复式怎么投 10元刮刮乐中奖技巧 黑龙江11选5软件 云南铜业股票行情 快乐8官网 五分彩有技巧吗 免费麻将下载安装 辽宁25选4中奖号码查询 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电脑版 李逵劈鱼注册送6元现金 豪利捕鱼大闹天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