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繡華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輕易
?    苗葉聽程家小三老夫人的話,她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顫抖了一下。

    苗葉抽泣著低聲說:“老夫人,夫人,我想著等到杏兒的手好了,我能夠跟著去照顧老爺。”

    程家小三老夫人冷冷的瞅一眼她,說:“你去做什么?他的身邊帶了妥當的服侍人。”

    苗葉不敢再說任何的請求話,她的心里很是涼涼。

    那個男人去了那么遠的地方,一路風波,他的身邊有另外一個女人相伴。

    再好的諾言,也擋不住時間長了,兩人之間相伴而滋生的情意。

    苗葉滿臉悲涼的神色,程杏滿臉的惶恐神色,程家小三老夫人婆媳都只是瞧了瞧。

    程家小三老夫人和秋氏的心里何償沒有過悲涼,只不過她們習慣把那些傷懷隱藏在心里面。

    苗葉和程杏走了后,程家小三老夫人瞧著秋氏搖頭嘆道:“這樣的一個女人,你都要手軟。”

    秋氏輕輕嘆一聲,笑著說:“母親,老爺心里面有她,我做任何事情都是錯。

    我就是趕了這么一個人,也會有第二人出現,還不如留著她,反正也不過是容忍幾年的光景。”

    程家小三老夫人輕輕點頭說:“她生了程杏后,她月子里爭強好勝損了身子,她再不可能有生的事情,我瞧著她是不知情。”

    秋氏滿眼詫異的瞧著程家小三老夫人說:“母親,我也不知情啊。”

    程家小三老夫人瞧著她微微笑了起來,說:“她能夠在你們這一房如此張揚下去,你容得了,我為了家風也不一定能夠容得下她。

    我能容下她,正是因為我聽大夫提了提這事情,而且她這些年一直不曾懷孕過。”

    秋氏瞧著程家小三老夫人片刻后,她端正的站起來行禮說:“母親,這些年你對我們母子恩重如山。”

    程家小三老夫人示意秋氏坐下來,她瞧一瞧秋氏的神色,嘆道:“你不必這般想,我只是想要家宅安寧。

    他這一去只怕要好幾年,有這幾年的時間,你的兒子大了也能夠自立了。”

    秋氏輕輕的點頭說:“母親,我早已經想得明白,只要孩子們的日子過得好,我下半生就能安然舒服無事了。”

    程家小三老夫人瞧著她,她想一想笑著搖頭說:“人,活一天,那些事情就會纏身一天。

    我現在的年紀,都不得輕松的日子,你啊,別想太多,好好的過好每一天。

    那一對母女縱然有心思再多,一個姨娘一個庶女,沒有人給她們撐腰,她們的腰就直不了。”

    秋氏心里卻不敢這般的肯定,這些年的經歷,她是不敢小瞧任何的人。

    她低聲說:“母親,我瞧著平樂園那里對程杏很是關心。她傷了手后,那邊的夫子也常來探望她。”

    程家小三老夫人微微的笑了起來,說:“她們這是有物傷其類的感受啊。

    她們這些庶女的心思太細致了,這么多年下來,程家人想著她們不嫁的功勞,家里的人多少會縱著她們一些,也讓她們差不多忘卻原本的身份。

    我就盼著她們能夠珍視程杏,就盼著她們愿意在程杏身上花心思。

    她們花的心思越多,她們將來越會得不償失。

    程杏這樣的人,她是不會心甘情愿的留在程家一輩子不嫁。”

    秋氏瞧著程家小三老夫人的神色,她低聲說:“那樣的話,只怕將來家里人會覺得我們這一房的人不地道。”

    程家小三老夫人笑了起來,說:“她們要對程杏好,我們不曾鼓勵過也不曾反對過,而是由著去。

    她們自以為是的繡技,是傳自家中的老姑祖婆。

    這些年來,她們的心思太多,對繡技一直不曾有過創新,她們會的東西,外面繡藝高深的繡娘,其實也了解得差不多了。

    你覺得程杏這種心思多的小女子,豈是能學到精湛技藝的人?”

    程家小三老夫人是不擔心程家的繡技,不管如何,外面的繡娘再學精程家繡針技法,外面的人,還是以程家繡技為正宗

    秋氏低聲說:“母親說一說,我心里爽快了許多。”

    程家老祖宗那時對外放話,他承認了那位老姑祖婆對家族的付出,同時卻也在無意當中隱藏了他精湛的繪畫本事。

    平樂園里的夫子們接繡活是非常的挑剔,正因為她們這樣的態度,反而讓她們的繡活價格居高不下。

    外面人不知道的實情,程家各房當家夫人們多少是知道一些事情。

    程家小三老夫人瞧著秋氏笑了起來,說:“近幾年,她們幾乎都不接外面的繡活。

    為什么不接?她們說是暫時要用心教導家中的女子們繡技。

    這說法只是哄一哄不知情的人。家中日子好過了許多,家中老爺們在繪畫這方面自然是放松下來。

    家中又不再是從前那種困難的時期,她們有心,可以向外面的人求得畫本。

    她們那會愿意跟外人求畫,她們自個畫藝又只是將就,那只能坐等家中老爺們的一時興起畫幾張畫出來。

    這是我們這些人都知道的現實,可是平樂園的那幾個女人,她們寧愿繼續過著掩耳盜鈴的生活,也不敢把她們的暴露在人前。

    她們想占全部的功勞,偏偏她們沒有那樣肯在背后為她們默默付出的兄弟。

    她們執著認定程家現在的繡技有她們的功勞,這是她們在程家生活的根基。”

    程家小三老夫人婆媳說話的時候,她們已經把苗葉和程杏的事情丟在腦后面去。

    苗葉和程杏兩人出房門的時候,她們只是擦干凈眼淚,在這樣的時候,她們不介意讓更加多的人瞧見她們的傷懷。

    她們走到半路上,苗葉四下仔細的張望后,她低聲跟程杏說:“杏兒,我們現在所有的希望,就看你的手能不能夠好好的恢復過來。”

    程杏抬眼瞧一瞧苗葉,她希望她的姨娘能夠跟在她的父親身邊。

    她低聲說:“姨娘,我這邊沒有事情,有下人們在,她們也不敢怠慢我。

    你還是想法子打聽父親現在走到那里,你趕緊偷偷的去尋父親。”

    苗葉此前跟程杏父親也提過這樣的方法,她不想輕易的離了程杏父親的身邊。

    
征服者入侵返水
篮球彩票比分 山东11选5五走势 幸运农场实app 36选7彩票开奖查询 4人麻将在线玩 新疆25选7开奖走势图 北京单场即时赔率 上证权重股有哪些股票 欢乐棋牌斗牛游戏规 香港六合彩白小姐报纸 北京赛车pk10走势图d 下吉林麻将 股票k线分析 棋牌游戏哪个平台最 四川快乐十二任五遗漏追号 广东36选7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