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繡華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事多
?    程可佳的平樂園生活,漸漸因為她與同窗們關系而變得有趣起來。

    當然夫子面對她的時候,她還是那一張的嚴肅臉。

    只是程可佳這般的年紀這般的身份,她是會敬畏夫子,卻不會去細細體察夫子的用心。

    當然夫子也不敢明面上對待程可佳與旁的人不同,程可佳是嫡支嫡女的身份,很天然的給她提供了一定的保護。

    夫子能夠做的事情,就是在功課上對程可佳嚴格要求。

    程可佳是一個認真的孩子,她很是用心的聽著夫子講課,她的表現不是特別的出眾,可是也比一般的孩子瞧著亮眼許多。

    程家三老太爺夫妻在程可佳教育上面很是用心,只是夫妻兩人在有些問題難免有些南轅北轍。

    程家三老太爺是盼著孫女當一個琴棋書畫樣樣出眾的女子,程家三老夫人則是不屑這般的行事,她只想兩個孫女多通一些人事。

    程家三老太爺與程家三老夫人夸獎程可佳識字多,他前面一說,程家三老夫人緊跟著叮囑程可佳。

    “佳兒,你在夫子面前要表現得謙虛一些,你要什么都提前跟你祖父學會,那你會讓夫子很沒有面子。

    佳兒,你夫子教導多少,你就表現出懂得多少。”

    程可佳輕點頭,卓氏私下也悄悄與她提了,在祖父和祖母兩人教導相異的時候,她照著程家三老夫人的話行事。

    程家如今的情形,程家三老夫人在家里能夠有好的人緣,卓氏的心里面是信服程家三老夫人的為人稟性。

    程可佳在平樂園不高調行事,當然她也不知道如何高調的行事。

    程可美和程可俏跟程可佳的關系不錯,她們對待庶女們總帶有幾絲高高在上的作風。

    程可佳則在這方面表現得平常,庶姐姐們主動與她說話,她也會笑著對上幾句話。

    程可美則很是不歡喜程可佳的表現,她認為程可佳沒有站在她們這邊說話。

    程可美用事實來跟程可佳說話:“佳兒,你就不能用真心來對待那些庶女。

    你想一想,從前我待程杏多好啊,結果呢,她當面應承我,她轉背就要與我搶人。”

    程可俏在一旁聽程可美的話,她趕緊伸手捂住程可美的嘴,低聲提醒說:“美兒,我們小女子不能隨便說搶人之類的話。”

    程可佳在一旁輕點頭說:“美姐姐,我祖母說了,我們不能隨意亂說話,這樣會讓人小看了我們。”

    程可美瞧著程可佳嘆道:“三祖母為人太好了,所以你才有那么多的庶姑姑和庶小叔子。”

    程可佳有些不悅的瞧著她說:“長輩們的事情,我們小輩是不能亂提。

    再說我有那么多的庶姑姑和庶小叔敊,正是因為我祖父祖母是慈愛的人。”

    程可佳曾經聽程家三老夫人與錢氏提過,庶子女只要安分,她是不會隨意去打壓。

    程家三老夫人嘆道:“要論錯,那是大人們的過,他們其實是無辜,投生這樣的大事情,他們也做不主。

    他們將來如何,全是他們的命,我為嫡親的兒孫著想,也不會壓制他們的機會,也不會為兒孫們提前安置下仇人給他們來平。”

    程家三老夫人交待過程可佳,她可以不交好庶姐妹,但是她絕對不許憑仗著身份上的不同去欺壓庶姐妹。

    程可佳是直接依偎進程家三老夫人的懷里,她笑著說:“祖母,我象你,我喜歡一家子和和氣氣。

    祖母,你放心,我會和姐妹們好好相處。”

    程可佳平日里是不怠見她的庶弟妹,可是他們已經生了出來,她不喜歡就避著一些相會就是。

    卓氏尚且能夠安然面對庶子女,她一個當女兒的人,在程恩賜面前自然是無任何的表現。

    當然程恩賜也不會跟程可佳來說他的庶子女,他和程可佳說得最多的人,還是程方幸還有那個在卓氏肚子里的孩子。

    程可佳對待同窗庶姐姐們和氣,她慢慢的也聽得一些事情的真相。

    庶女們的姨娘,也未必個個是主動爬床的女子,她們也有她們的委屈。

    她們給男主子或女主子挑選中,那是由不得她們的意愿。

    如程杏姨娘這樣的人,當然也占了大半,只是她們都不如程杏姨娘那般的有本事。

    男主子這里年年能夠換新人,當妾室的人,很多在第一年后就淪落為舊人。

    程可佳聽庶女們暗地里提及嫡母慈愛的時候,她總覺得有幾分的假相,然而庶女們一個個卻是非常相信的樣子。

    程可美和程可俏和程可佳在私下里嘲笑那些庶女的行事,說:“一個個太會裝了,我就不曾見過嫡母會打心眼里對庶女們好,還好得超過親生女兒。

    哼,除非是那個婦人書讀得多了,再加上一股天然的傻勁。”

    她們的話惹笑了程可佳,她笑著說:“也許那一房沒有嫡女,當主母的人,瞧著那個順眼就多疼愛了一些。”

    程可美小眼神掃向程可佳說:“三祖母就沒有嫡親的女兒,我就不曾聽說,三祖母疼愛過那個庶女。

    有自個親生的兒子,有那個心思,會去疼愛旁人?”

    程可俏輕拉一拉程可佳的手,她沖著她輕輕的搖頭,在程可美不注意的時候,她悄悄說:“她父親新近又收了聞家送來的丫頭。”

    程可佳一臉詫異神情瞧著程可俏,見到她輕輕的點頭后,她低聲說:“那丁家會不會送丫頭給柔姐姐父親?”

    程可俏瞧著程可佳搖頭說:“柔姐姐父親那里早前就得到兩個丁家的丫頭,聽說不是丁家送來的,而是她父親主動去買的。”

    程可佳深吸一口氣,說:“俏姐姐,你怎么知道這么多的事情?”

    程可俏瞧著她嘆道:“我們這一房的老仆多,她們總覺得我是小孩子,她們說話不避著我,我自然聽得多。

    大二房又不象你們大三房,我聽說美兒和柔兒她們的母親只是面上和氣,私下里斗得厲害。

    以前丁家好,美兒的母親氣勢旺,現在聞家好,柔兒的母親氣勢自然要占上風一些。”

    程可佳聽程可俏的話,她小大人般的嘆道:“兩個伯伯也是事多的人,我們家里這么多的丫頭,他們偏偏都喜歡兄弟親家的丫頭。”

    
征服者入侵返水
华东六省15选五今天开奖结果 股市微信群是骗局揭秘 快赢481如何提款 追光娱乐棋牌app 3d图迷字谜 篮球比赛比分预测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0 天天在线棋牌? 和516棋牌差不多的 重庆幸运农场app 188即时比分 泛亚电竞时时乐怎么稳赚 微乐麻将登录不了 三分pk拾计划网页 北京快三 捷报比分历史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