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绣华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通风报信
?    程家三老夫人很是无语的瞧着他们父子,她伸手拉过程可佳很是疼爱的跟她说:“佳儿,这扇子太大了,祖母担心会累?#22235;恪?br/>
    一会,祖母带你去挑选几柄好看的扇子,这把大扇子就交给你祖父?#20882;傘!?br/>
    程可佳依依不舍的握紧手里青竹扇子,程家三老太爷喜爱的东西,如何会是差东西呢?

    程家三老夫人抬眼瞪了瞪程家三老太爷父子,她笑着再劝道:“那让你祖父送你一柄新的扇子?”

    程可佳恋?#25377;?#33293;的把扇子抱到程家三老太爷的面前,她瞧着他轻松的握在手里。

    程家三老太爷瞧一瞧孙女面上的汗水,他冲着程可佳轻摇起扇子。

    程可佳顿时依在程家三老太爷的身边,程家三老夫人瞧一瞧她微微笑了,程恩赐瞧一瞧程家三老太爷面上明显嫌弃的神色,同时也瞧见他眼里深藏的笑意。

    程恩赐瞧一瞧安然依在程家三老太爷腿边的女儿,再瞧一瞧父母同时缓和下来的神情。

    程恩赐在心里轻舒一口气,他一直担心着父母会为程可佳起争执影响了?#26143;欏?br/>
    他现在瞧着父母相处的情形,反而比从前瞧上去要和睦许多,两人之间也少?#22235;?#31181;无形中的?#38480;?#27668;氛。

    程家三老太爷抬眼瞧见程恩赐站在那里不动,他轻皱眉头说:“你?#28982;?#21435;用餐,一会,我们去书房说话。”

    程恩赐走后,程家三老太爷夫妻带着孙女用餐。

    餐后,程可佳去院子里消食,留下程家三老太爷这对夫妻说话。

    程家三老夫人嘀咕说:“?#32423;?#19968;次叫三儿陪我们一起用餐,也没有什?#21019;?#19981;了的事情。”

    程家三老太爷瞧着她,说:“现在一碗水已经往他那里倾了,他要是再因为佳儿的原因,时不时的陪我们用餐,我们对得起别的儿子吗?”

    程家三老夫人不说话了,其实是有解决的方法,那就是再把程可佳送回森园。

    只是程家三老夫人舍不得孙女,程家三老太爷同样舍不下孙女。

    老夫妻难得有默契的时候,他们互相看一看别过头去。

    程家三老太爷起身后,他跟程家三老夫人说:“佳儿年纪小,却是一个懂事的孩子。

    我想着趁她年纪小的时候,?#34892;?#20107;情,能够多教导一些,就教导得多一些。

    我也不求她样样出众,只愿意她因为儿时的见识,她能成为一个心胸宽广的女子。”

    程家三老夫人瞧着程家三老太爷直言:“我瞧着灵儿和佳儿都是难得的心宽好孩子,姐妹两个都是互相记得对方的好性子。”

    程家三老太爷瞧一瞧程家三老夫人说:“那就让她们继续保持下去,我们当祖辈的人,又能护得了她们几时。”

    程家三老夫人心有同感的低头下来,人生无常,谁也不知道老天爷到?#36184;?#20102;多少的寿命。

    程家三老太爷难得的见到程家三老夫?#35828;?#22836;,他原本应该感觉到高兴的事情,然而他的心里却有说不出来的滋味。

    程家三老太爷在书房里见到程恩赐,他关心了儿子的差事后,直言:“你从前不是与我说过,?#34892;难?#20154;来教导佳儿?#21487;?#20581;体的本事吗?”

    程恩赐很是惊讶的抬眼瞧着他,说:“可是你和母亲反对过,你们说,这样的事情传出去,将来佳儿的亲事很是为?#36873;!?br/>
    程家三老太爷瞧一瞧他,说:“你难道不知道变通一些吗?

    自家的一点小事情,你也要闹得满天下皆知吗?

    你要是有这方面的门道,为佳儿寻一个合适的妇人服侍在她的身边,顺带指点一二。

    佳儿这样的年纪,正是活泼好动的时候,她多动一动也正常。”

    程恩?#21534;?#31243;家三老太爷的话,他轻舒一口气,低声与程家三老太爷说:“父亲,如果要寻人,最好寻两个这样本事的妇人来。

    灵儿的年纪也大了,只是不知道大哥愿不愿意女儿私下里学得手脚灵活一些?”

    程家三老太爷瞧一眼程恩赐,说:“我派人去寻你大哥来,这样的事情,你先问清楚再去行事。”

    程恩赐不好意思的摸一摸头,他低声解释说:“佳儿有的,灵儿要是没有,我担心小女孩?#26377;?#37324;会不舒服。”

    程家三老太爷瞅着他,说:“灵儿自小到大就是一个平顺的孩子,佳儿则不同,你瞧一瞧,这般懂事的孩子,总是有不长眼的人拼命要去惹她。”

    程恩赐在这方面是绝对和程家三老太爷站在一边,他跟程家三老太爷难得的说了?#37027;?#35805;。

    “父亲,那一位写信回来,他想?#24433;?#22974;过去服侍他。你说小三房的伯父是怎么想的,一个庶子就由着他这般的不行正事?”

    程家三老太爷扫一眼他,说:“那你把这种教?#23548;?#22312;心上,将来别被?#34892;?#30524;的小女子勾引着失了为人夫为人父的公正心。”

    程恩赐笑瞧着程家三老太爷说:“父亲,我们兄弟四人都不是那种不知轻重的人。

    那人的身份能与我们兄弟相比吗?我们是嫡,他是庶,难?#25351;?#27498;了下面也跟着正不了。”

    程家三老太爷皱眉头瞧着他说:“别人房里的秘密事情,你怎么这般的清楚?”

    “哧。”程恩赐一下?#26377;?#20102;起来,说:“父亲,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的事情了。

    那位姨娘现在不闹事,只怕是在等时机要闹一闹小三房。”

    程恩德来的时候,正瞧见程家三老太爷拿着竹如意打程恩赐。

    程恩赐上前一步拦了拦,他笑着跟程家三老太爷说:“父亲,天气热,这心火就旺一些。

    三弟跟你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你和我说,我帮着你打他几下。”

    程家三老太爷收回了竹如意,他问程恩德:“你三弟说,那给发落出去的人,那心里还牵扯着家里的爱妾,这事情你也清楚?”

    程恩德瞧一瞧程恩赐,他笑着跟程家三老太爷点头说:“父亲,小三房是想法子拦了拦风声。

    只是那一位派来的人,却是?#34892;?#20154;,他是想法子借了机会把那消息传了出来。

    这事情,我们程家只怕大部分都知道,只是不想长辈们烦心,大家才没有放在明处说。”

    程家三老太爷瞧着程恩赐的眼神缓和一些,他还是提醒他说:“你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那心思不能用在内宅事务里面。”

    程恩赐苦着脸瞧一瞧程恩德,他见到兄弟冲着他示意,他只能苦着脸说:“父亲,?#19968;?#35760;住你的话。

    日后,家里这些闲话,我只听,我不敢跟父亲在私下里通风报信了。”

    
征服者入侵返水
北京pk10技巧公式 青海十一选五玩法 事事通是怎么赚钱的 极速11选5是国家的吗 3d第176期号码预测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多乐彩开奖果查询江西 ewin棋牌怎么才能赢钱 陕西十一选五中奖助手 海南飞鱼游戏历史开奖 上证指数腾讯财经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时间 如何做好双色球合买 年轻人赚钱找利铭圈 极速11选5大小规律官网 ti7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