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繡華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不生氣
?    雪,停了,太陽出來,青正園里孩子們的歡笑聲音響亮。

    程家三老夫人和程恩捷坐在屋檐下爐火旁的桌邊,母子兩人瞧著程方房帶著弟妹們嬉鬧。

    程恩捷瞧一瞧程家三老夫人面上的神色,小心翼翼的問:“母親,你不生氣了?”

    程家三老夫人滿目詫異神色瞧著他,說:“我幾時與你生過氣?”

    程恩捷有些不好意思的瞧著她,低聲說:“昨天,我過來的時候,我聽見你和大伯母說話了。”

    程家三老夫人頓時想起來了,程家大老夫人和木氏要帶著程可善出門做客,她們婆媳有心帶程可靈一道出門。

    她們來青正園里跟程家三老夫人說話,程家三老夫人的意思明確,只要錢氏應許下來,她是不會反對程可靈出門。

    程家三老夫人還歡喜程可靈能跟著程家大老夫人婆媳和程可善出門長一長見識。

    木氏當時主動提出來,她親自去格園問過錢氏的意思。

    程家大老夫人和程家三老夫人在她走后,妯娌自然能夠說一說心里話。

    程家大老夫人當著程家三老夫人的面,她不再掩飾心里面對長子的失望之情。

    程家大老夫人覺得程家三老夫人能夠體會她的心情,低聲說:“這么多年,我從來不知道我的嫡長子是這般多情細致的男人。”

    程家三老夫人是明白程家大老夫人的話,她不能說任何火上澆油的話。

    程家三老夫人只能把話題轉移開去,她提及程恩捷將來的親事,說:“大嫂,日后捷兒的親事,還需你和大侄媳婦多操心。

    大侄媳婦是智慧知事的人,我還是相信她的眼光。”

    或許正是因為木氏對待程家大老夫人的各種孝順和好,程家大老夫人面對自家長子的糊涂行事,才會越發的生氣。

    程家大老夫人輕嘆說:“從前在娘家的時候,年紀小的時候,無意當中聽老仆們私下里笑語過,好漢無好妻,賴漢有好妻。

    那時候年紀太小,只覺得她們私下里太愛胡說。

    現在年紀老了后,我覺得老仆們是有見識的。

    我們這些嫁進程家的正妻,個個的容貌言行處事都不會讓外人有質疑的地方。”

    程家大老夫人沒有往下說去,她只是輕輕的搖頭。

    程家三老夫人微微的變了臉色,有些事情,是經不住細細的思量。

    程家三老夫人有娘家的庶女因為懂事可人,給嫡母嫁進家事貧寒的人家。

    當年程家三老夫人年紀小,曾經偷偷的為那位庶女打抱不平過。

    她的母親跟她說:“她嫡母對待她的好與不好,時日長了,你總會瞧得見。”

    程家三老夫人后來在家中夫婿享受著花紅柳綠的時候,她聽見那位庶女日子過得辛苦,她的心里微微有些安慰。

    時間一天又一天的過去,程家三老夫人在生下程恩捷后,她聽說那位庶女的夫婿已經考取舉人的功名。

    等到程恩捷十歲的時候,她娘家有人來看望她,那人無意當中提及那位隨夫婿已經去往外地的庶女。

    聽說那人在外地為官多年,他們的日子過得比從前好了許多。

    他的身邊還是只有庶女一人,他還不曾沾染過二色。

    程家三老夫人心里是羨慕的,那位庶女比她的年紀還大。

    在這樣的年紀里,還能得夫婿的一心一意對待,那從前所有的辛苦都是非常的值得。

    程家三老夫人瞧一瞧程家大老夫人眼里的神色,她們此一生里享受了榮華,那有些事情,就不要再多去想了。

    程家三老夫人低聲說:“大嫂,我們這樣也好,一直衣食無憂的生活著。”

    程家大老夫人聽明白程家三老夫人的話,笑著輕點頭說:“是啊。我到頭來,我還沒有你想得通透。

    我家大兒媳婦只怕也是早早的想得通透了,她哪怕心里哭得再傷心,也不會愿意在老大面前多露出一絲痕跡。

    這個傻孩子,我就是想幫她,她都不給我機會。可惜了,這般好的女人。”

    程家三老夫人瞧著程家大老夫人笑了,在木氏嫁進來滿月后,程家大老夫人做主給長子賜下來服侍的通房丫頭。

    聽說那丫頭和程恩孟自小一起陪伴長大,那情份與旁人自然是有些不同。

    當然后來也有傳說,程恩孟是借了程家大老夫人的名頭,而程家大老夫人事后隱而不說,也是想著長子夫妻能夠和睦相處下去。

    程家三老夫人從前有過好奇心,然而現在她卻對此事再無任何的好奇。

    程家三老夫人伸手輕輕的拍一拍程家大老夫人的手,說:“大嫂,你以前一直跟我說,我們要學著放下。

    我們再生氣,孩子們大了,他們自有主張,他們要是不心甘情愿,依了我們的心思,最后他們不高興,我們一樣心里不自在。

    他們要堅持主見行事,我們最終也是白氣了,反而傷了自個的身子。”

    程恩捷在這個時候,他聽說程家大老夫人來到青正園,他想著來給她請安。

    他聽了程家三老夫人前邊的話,他慢慢的放下想拍門的手。

    他想一想后,他們兄弟四人,如今程家三老夫人大約最操心便是他了。

    程恩捷覺得這一時不方便進去,他便悄悄轉身離開。

    房里,程家大老夫人微微笑了,說:“果然勸人的話,可以說上千百句。

    勸自己的話,卻總是那樣的難。三弟妹,你說得對,我不會生氣,我還要瞧著孫子孫女們成親有好的姻緣。”

    程家三老夫人瞧著程家大老夫人面上的笑容,她心里暗松了一口氣,程家大老夫人這樣的年紀,可不能有太重的心思。

    程家三老夫人盡心盡力的跟程家大老夫人提及孫子們的趣事,笑著說:“四個年紀差不多的孩子,那笑得太歡而擠成一團叫嚷著大人的情形,瞧著就是一團的喜氣。”

    程家大老夫人笑容又綻開了一些,說:“三弟妹,我每每見到他們四人都是坐姿端正,原來他們小小年紀也懂得在人前害羞?”

    程家三老夫人笑著點頭說:“是啊,他們已經有些懂事,我們大人在,他們就會有些害羞。”

    
征服者入侵返水
南宁麻将规则 2019国际麻将比赛报名 四肖选一肖中特马 吉祥百城棋牌官方下载 广东快乐10分钟开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软件 网络平台如何赚钱 武汉麻将技巧 深圳风采开奖公告 即时赔率指数欧亚盘口 大圣捕鱼单机版游戏 麻将来了坐下失败请重试 湖北11选5追号计算器 信托理财平台 西部黄金股票股吧 紫幻河南麻将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