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绣华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一章追
    程恩赐最终知道这桩父子争持事件的时候,已经到了秋天,而?#19968;?#26159;程可佳当成趣事跟他提了提。

    程恩赐过后寻到程恩孟,悄悄问:“大哥,我寻一个晚上把书提回来还你。”

    程恩孟瞧着他,轻摇头说:“不急,等到你把书吃透再抄上两册后,你再把原?#20928;?#32473;我。”

    程恩赐瞅着他,叹道:“大哥,我担心会急坏大伯父的身子。”

    程恩孟瞧着他好笑的抬了抬眼,说:“我父亲那人真要着急,也不是如今这般悠闲的模样,我与他说,书没有去旁处,他便安心下来。”

    程恩赐瞧着程恩孟好一会后,慢慢说:“大哥,?#19968;?#24930;慢把书还给你,我努力不让你的心思?#36861;选!?br/>
    程恩孟轻点头,还是交待说:“你把书抄上两份,顺带又能把书吃透一些,再说,将来侄子们便是?#34892;?#20877;来寻我要借书,也不会有现在这般的方便。”

    程恩?#25237;?#23569;明白他的意思,如今他还未有孙辈,自然是能够多顾一顾兄弟情意。

    程恩赐心里还是记下了程恩孟的情意,他回去又更加的用心起来。

    程可佳练字好几年了,那字总是写不出风骨来,程恩赐在这方面对女儿的要求本来也不高,如今见到她字迹端正,已经很有安慰。

    程恩赐吩咐程可佳跟着他抄书本的时候,程可佳愣了愣后,低声问:“父亲,你不担心?#19968;?#25220;错字?”

    程恩?#21534;?#30524;瞧了瞧她,说:“那你用些心,可不要错了字,将来误了你弟弟们的前程。”

    程可佳听程恩赐的话,只能咬牙接下这个重任,她也应承了程恩赐,只要离了书房,绝对是再无人知道她抄书的事情。

    程可佳正式抄书之后,程恩赐瞧一瞧她的字后,他的心里更加庆幸,程可佳的字无个人风格。

    那字写得就是不上不下,瞧着端正,可?#19988;?#21482;有那样了。

    在琴棋书画方面,程恩赐渐渐的能够接受女儿在这方面大?#38469;?#36824;不曾开窍。

    程可佳?#19981;?#32472;画,她闲着玩事就会?#19968;?br/>
    程恩赐从来不反对,当然他也不曾支持过女儿这样的浪费纸墨。

    程可佳越长大,程恩?#25237;?#22899;儿的要求规格越发降低下来,他目前还不曾反应过来。

    卓氏在这方面比程恩赐要灵透许多,她记得程恩赐当年想要的女儿模样,如今再听程恩赐提及程可佳的时候,那?#20339;?#38388;的笑意。

    卓氏很是聪明的顺着他的意思,跟着程恩赐努力的寻?#39029;?#21487;佳身上的闪光点。

    当然卓氏对待程可佳没有从前那般的宠爱,可是程可佳也是她亲生的女儿,她有时也会想法子提一提程可佳本身的不足之处。

    每?#31354;?#20010;时候,程恩赐的?#25104;?#37117;会?#34892;?#19981;太好看的怼她:“佳儿可是你亲生的女儿。”

    卓氏在心里暗自苦笑了起来,如果不是她的亲女儿,她怎么会做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卓氏心里面担心程恩?#25237;?#31243;可佳寄望太高,而程可佳一直达不到他的要求后,他将来会厌了这个女儿。

    卓氏苦笑瞧着程恩赐说:“佳儿自然是我十月?#31243;?#36763;苦生下来的长女,正因为我是她的母亲,我才会与你说真话。

    我们佳儿真的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子,琴棋书画样样松散,针线活也做得松散,就是为人处事,也?#34892;?#25105;行我素让?#35828;?#24515;。”

    程恩赐瞧着卓氏气极起身,说:“我亲?#36234;?#23548;出来的孩子,自有她的长处,你一个当母亲的人,在她现在的年纪,如?#25991;?#22815;这样来评说她。”

    程恩?#25512;?#36523;去了青正园,他的心里很是?#21507;錚?#20182;寻程家三老夫人说了卓氏说的话。

    程家三老夫人听后微微的笑了笑,说:“恩赐,其?#30340;?#30340;心里面也明白着,你媳妇没有说错话,佳儿可?#35828;?#25105;们疼爱,可她真不是那种样样出众的孩子。”

    程恩赐嘴?#25237;?#20102;动,他终究没有说出口来,程可佳如今行路姿势轻曼,在无人注意的时候,她几乎能够脚不沾地的快走。

    程恩赐面上的神色,让程家三老夫人瞧后笑着摇头说:“恩赐,我心里庆幸佳儿样样不出众,她要是太过出众了,只怕将来的命不好。

    人人都说愚人最?#25285;?#20854;实我觉得那是聪明人羡慕的话。

    有人操心有人操劳,佳儿这一世能有人把她护在手心上,我就是折寿几年我也心?#26159;?#24895;。”

    程恩赐给程家三老夫人的话吓得连连摆手说:“母亲,佳儿是一个孝顺的孩子,她要知道她的福气是这样来的,她一辈?#26377;?#37324;都不会舒服。”

    程家三老夫人直接掀白眼瞅着程恩赐说:“我也只是这样说一说,如果真能够这样成事,早些年,我便会许下这样愿望,宁愿折寿也要你们兄弟学业顺畅个个能够科考。”

    程恩赐轻舒一口气,他伸手摸一摸额头说:“母亲,以后这样的话,你也不要说一说。儿孙们没有一人受得住你这样随口说说的大福气。”

    程家三老夫人瞅一瞅程恩赐面上的神色,说:“你现在心里舒服了?”

    程恩赐?#34892;?#19981;太好意思的笑了笑,说:“母亲,我也没有说什么,我只是觉得别人可以?#24736;?#20339;儿,我们亲生的父母绝对不能?#24736;?#20799;女。

    佳儿没有本事,我们家也不需要她来养家,她只要好好的在家里过日子便好了。”

    程家三老夫人过后瞧着程恩赐国轻松走路的背影,她跟管事妇人感叹道:“佳儿是一个有福气的孩子,恩赐把她捧着手心里呵护。

    卓氏虽说在心里面儿子们比女儿重要,她也没有完全?#36824;?#20339;儿。”

    管事妇人笑着跟程家三老夫人说:“主子,你当年的眼光好,为三爷挑选了这般好的一桩亲事。”

    程家三老夫人满眼追忆的神色,说:“其实是大夫人的眼光好,当年那些人家都认为恩赐纨绔,宁愿许庶女不愿意许嫡女。

    大夫人同我说,那还不如从清贵书香人家挑选家中的嫡女,将来家事会顺当。”

    管事妇人听程家三老夫人提及程家大老夫人的事情,她赶紧默然下来,程家三老夫人每每提及程家大老夫人总要伤怀一阵子。

    
征服者入侵返水
最近有什么赚钱app 下载四川金7乐 北京中彩网 外贸服装店可以赚钱吗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摩拜单车怎么找车赚钱 北京快乐飞艇官网 股票融资费用包括哪些 时时彩四星胆码计划 亲朋棋牌官网电脑版 北京pk10牛牛计划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怎么网上写题赚钱 体育彩票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九九棋牌游戏手机版 广东号码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