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绣华 > 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前因
    程可善听木氏的话,她连连点头说:“佳儿是一个心大的人,程杏从前?#21069;?#23545;待她,这些年,她也不曾出手收拾过程杏。”

    木氏瞧着程可善轻摇头说:“你又胡说?#35828;潰?#19968;家子的姐妹,又是从前年纪小不懂事时候的事情,那来那么多的算计和小心思。

    佳儿要是那样的人心性,我早不会许你和她有多的来往。”

    程可佳从外面跑了一圈后来,她是过去程方子的院子,瞧着那边的管事把厨房里新到用具仔细的清点了一遍。

    她到优逸园的时候,听说程可善回来了,她是满脸的欢喜神色。

    程可佳给木氏见礼后,她亲热的坐在程可善的身边,笑眯眯的说:“善姐姐,你都许久不曾回来了?”

    程可善瞧着她,笑了起来说:“我前一阵子回来,你不在家里。

    我听?#30340;?#36319;你祖父去品画去了,你?#30631;?#20102;什么好画回来?”

    程可佳用力的想了想后,她笑了起来说:“善姐姐,那是秋初的事情,现在都已经到了冬天。

    好画很多,许多的人,只?#21069;?#30011;拿出给大家欣赏,他们是不会出卖手里的画。

    我跟着祖父长了见识,?#19978;?#25105;是女子,有的画室,祖父不方便带我进去品赏。”

    程可佳面上有着惋惜的神色,只是她过后又问了程恩赐,当父亲的解答了她的问题。

    程家三老太爷不带她进去的画室,那里一定是?#34892;?#20154;家收藏的珍品。

    那样的珍品,只会给让真正懂画懂得品赏的人进去观看。

    她一个不懂行的小女子,自然是进不去那样的地方,就是程恩赐跟程家三老太爷去,他也会是那个给人拒绝在门外。

    程可佳明白的点头,她在外面候着程家三老太爷的时候,外面一样有跟她候着的年青人,都跟她一样满脸的惋惜神色。

    程可善瞧着程可佳面上的神色,笑着说:“你知足吧。三祖父愿意带你出门,我可是无人带出门品画。”

    程可佳笑眯眯的瞧着她,鼓励说:“善姐姐,你叫姐夫带你去,我跟祖父出门的时候,就有小夫妻在品画。”

    程可善的脸红了,程可佳一脸懵懂不解的神色瞧着她,问:“善姐姐,你脸红什么?”

    木氏在一旁瞧着她们姐妹笑了起来,说:“佳儿,你善姐姐脸皮薄。”

    程可佳瞧着程可善一下?#26377;?#20102;起来,说:“那善姐姐,再等几年,我们请大哥哥带我们去品画。”

    程可善望着她,轻叹道:“你大哥哥就要娶妻了,再过几年,他会带我们侄?#21448;?#22899;去品画。”

    程可佳瞧着程可善笑了起来,说:“善姐姐,你都嫁人有了善姐夫,你别?#38405;?#22992;姐醋。”

    程可善瞪眼瞅着程可佳说:“又瞎说,我这是高兴有一个好大嫂。”

    木氏瞧着她们两人轻摇头说:“善儿,时辰不早,你早些回家吧。

    佳儿,你去新房那里一趟,你去嫡二房那里寻两位伯母拿一些?#20339;?#36807;来,天气冷了,今年家里过年的衣裳,也要瞧一瞧?#20339;?#20102;。”

    程可善起身,程可佳跟着她起身,两人很是舍不得互相看了看。

    程可佳跟程可善说:“善姐姐,大哥哥成亲这一日,你和姐夫会早早来吗?”

    程可善瞧一瞧她,摇头说:“佳儿,大哥成亲的那一日,你姐夫一定会早早来,姐姐那一日有事,大约是来不了。”

    程可佳?#34892;?#19981;相信的瞧着她,?#27426;?#22905;刚来木氏面上的笑容,她也不再缠着程可善问下去。

    木?#25103;?#30528;程可善出门时的慎重神色,程可佳的眼神落在程可善的肚子,程可善的双手正轻抚在那一处。

    程可佳隐约是知道了一些事情,她笑着快步走了。

    程可善停下来瞧着木?#31995;?#22768;说:“母亲,佳儿会不会说出去?”

    木氏轻摇头说:“佳儿从来不是多嘴的人,再说,她这般小的年纪,她也不会知道什么。”

    程可善轻舒一口气,低声说:“我心里是不太介意,只是我那?#29260;?#36319;我说?#22969;?#30333;。

    原本这一趟,她都想拦着不许我来,可是我想?#29275;?#25105;要不来这一趟,那再回来,就要等到明年了。”

    木氏伸手拍了拍程可善的手,低声说:“过了这一阵子后,我和你大嫂去看你,你安心在家里养?#29275;?#21487;别乱动心气。

    女人嫁人后,象你?#29260;?#36825;样的的,也算是好?#29260;擰!?br/>
    程可善轻点头,然后又红着脸跟木氏说:“我现在这样后,我?#29260;?#20063;没有往我身边插人。”

    木氏瞧着程可善面上的神色,她眼里有了欣慰的笑意,低声说:“姑爷也不曾去旁处?”

    程可善微微的点头,木氏眼里笑意深浓了起来,然后低声再说:“你可别傻得为了一个虚名,把夫婿推到别处去,你明白吗?”

    程可善轻轻的点头说:“母亲,你放心,我明白。你与我说过,男人的心思一旦散了,那是怎么也收不回来。

    我自个不做傻事,如果他还是要变,那我也会好好的活,也会活得很好下去。”

    木氏在心里轻叹一声,只是她还是叮嘱程可善少思少想一心一意要照顾好自个,旁的杂事全不要理会。

    木氏把程可善送上了马车,又叮嘱了她身边的管事妇人。

    冬天的初雪落下来,平乐园今年还不曾关闭院子门,只是因为家里有喜事,给学生们提前放假了。

    如今程可佳去平乐园的日子,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夫子瞧着她的态度,还依旧是一脸高山之花般的神色。

    程?#20063;?#31649;是嫡支还是庶支,如今对平乐园夫子们的行事,那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

    老姑祖婆曾经有过的雄心壮志,也早在年纪增长里消磨了许多,只不过她如今挂念着几个年青一些的人。

    她曾经劝过她们,只是当年她们无一人听,如今一个个年纪大了,那心思比她这样的一个老老人都要消?#21015;?#22810;。

    老姑祖婆劝不动她们,她只能与程家大老太爷去说了心里话。

    程家大老太爷其实一直以来想?#24187;?#30333;,老姑祖婆当年明明可以许配?#24187;?#22909;的亲事,她为何执意不外嫁。

    老姑祖婆听程家大老太爷提及多年前的旧事,她微微的笑了,说:“这一辈子,我那个决定做得最好。

    那样的人,他的心里有了人,我要是嫁进去,只会受苦还无处去说。”

    
征服者入侵返水
能看小说还能赚钱的游戏 脉动棋牌游戏下载 红地毯生意赚钱吗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奖金 信用卡怎么提业绩赚钱 福建十一选五计划群 毕业生什么工作赚钱 北京赛车pk手机软件 海南飞鱼1018开奖号码 山东体彩新11选5走势图 投注站足球 2016腾讯棋牌游戏大厅 重庆时时彩开奖信息 手机赢钱棋牌游戏排行 刮刮乐技巧 博远棋牌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