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北上伐清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强敌
    八百里云梦泽,又叫云梦大泽,随着泥沙的堆积,已经变成了江汉平原上星罗棋布的小湖泊。

    以洞庭湖为主,绕着这些水泽湖泊,如今已经杀成了尸山血海。

    侯玄演和岳州的风字营汇合已经过去七天了,几乎没有一天不打。勒?#35828;?#27985;从金陵逃窜,将战略意义重大的南京城拱手相送,已经成为了满清入关以来最大的笑话。

    好在他的爷爷代善是个实力派,而且态度暧昧,多尔衮和豪格一脉都不想得罪他。这才有了让他增兵支援荆州的机会,勒?#35828;?#27985;憋着劲准备将功赎罪,谁知道一到湖广就遇到了老冤家。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侯玄演也不能放任荆襄百姓被他们?#37070;保?#25152;以大大小小的野战打了几十场了。

    直到昨天,一直盘桓在岳州附近的勒?#35828;?#27985;和他的军队凭空消失了。侯玄演的探子早已回报,他们奉调前去荆州支援了。这下侯玄演坐不住了,决定起兵前去荆州。他留下顾炎武和郑遵谦率领所部人马守岳州,其他人尽数跟着他出城。

    ?#31456;?#35199;山,血红色的夕阳下,烟尘弥漫。侯玄演坐在一个小土堆上,身边尽是尸体。刚刚他带着主力五万人,出岳州前往荆州,支援守城的堵胤锡。路上遇到一股绿营汉兵,激战过后清兵无心恋战,双方各自损失几千人。

    在侯玄演的身前,一个辫子将官?#35805;?#22312;地上,一张嘴就是浓浓的辽东口音。这个将官?#26041;?#19981;低,看样子是清兵中的中层武官,他脖子上顶着一把明晃晃的?#24230;校?#24908;慌张张地供述着自己的来历:“小的是平西王手下,奉调从锦州前来,剿灭苏州侯玄演。”

    众人哄笑起来,侯玄演?#23454;潰骸?#37027;你们不去苏州,怎么跑来湖广了?”

    原来吴三桂入关之后,打的是“复君父之仇”的旗号。降清之初,他仍与南明朝廷保持着一定的联系。?#38405;?#20140;福王政权,甚至动情地说出:“不忍一矢相加遗”。?#25512;?#20182;降官不同的是,吴三桂还拥有一支由自己独立统率的部队,也就是战力不俗的关宁铁骑。因此,在入关之初,所以多尔衮一直对他防范有加,只是利用他?#23731;?#33258;成的仇恨,让他其率所部攻打李自成。

    等到李自成死了,多尔衮就将他调回辽东锦州,想要彻底断绝他和南明的联系。

    跪在地上的吴军将官还不知道和他们狭路相逢,把他俘虏了的这支兵马是什么来头,听到他们突然发笑,吓得不?#20197;?#24320;口。

    侯玄演的亲兵统领秦禾一?#30424;?#22312;他的后背,怒道:“我们?#21119;?#38382;你话呢,聋了?”

    被俘的将官本是祖大寿的?#26007;?#20146;戚,混在军?#22995;?#30528;身世做到了参将,其实是草包一个。他哆嗦着说道:“后来听说荆州失陷了,金陵苏州又有江水阻隔,所以就调我们?#21019;?#33606;州。”

    侯玄演倒吸一口凉气,心里隐隐?#34892;?#24551;虑,脸上平静如水,?#36797;实潰骸?#21556;三桂也来了?”

    参将点了点头,周围的人都浑不在意,除了吴胜兆眼里流露出一丝忧色。

    吴三桂来了,他手下的绿营清兵实力不弱于八旗兵,这一下荆州的堵胤锡更难守了。

    满族八旗攻城掠地一向不甚擅长,在他们祖祖?#33046;?#29983;活的土地上,都是在一片平坦的草原上厮杀。或者在黑山白水的长白山?#31181;?#20132;战。所以入关之后大部分城池,都是绿营汉兵攻下来的。

    吴胜兆没能从侯玄演面上表情看出一点端倪,只好硬着头皮?#23454;潰骸岸剿В?#21681;们怎么办?”

    侯玄演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土,说道:“继续行军,今夜在龙湾扎营。”

    夏完淳在一旁?#23454;潰骸把?#36884;的州县,大都是无主之地,官员丢下城池逃跑的不计其数,我们还要分人驻守么?”

    侯玄演摇了摇头,说道:“湖广这些城镇,无关紧要,不必为此贻误战机。只要荆州打赢了,这些?#32996;?#26681;本无险可守,都成了瓮中之鳖。现在分兵占领,是给自己添了许多累赘。咱们只要守住金陵扼长江,绝南北通道,就有充足的本钱和清狗鏖战,不要在意这一城一地的得失。只要守住岳州,进可提供粮草,?#19997;?#25454;守作为退路就可以了。”

    夏完淳点了点头,众人跟着大军的步伐,一路向北。跪在地上的参将一见对方的将官都走了,竟?#24187;?#26377;人理自?#28023;?#20182;跪趴在地上不敢说话。后续赶上的兵马,一看他的装束,周围有没有人,一个小将伸出长枪,一枪将他戳透了。

    风字营是整个北伐军机动性最好的一营,行军速度无愧于他们的称号。夏完淳做先锋,带着风字营已经到了龙湾,背靠着白露湖安营扎寨。侯玄演和吴胜兆,带着杭州的兵马,还在半路。

    凉风习习,吴胜兆趁着周围没人,对侯玄演说道:“?#21119;В?#33606;州城外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马。咱们就这样贸然前去,是不是太过大意了。”

    侯玄演瞥了他一眼,说道:“你听到吴三桂的名字,害怕了?”

    吴胜兆?#25104;?#19968;红,梗着脖子说道:“吴三桂也是人,有什么?#38376;?#30340;,末将只是担心咱们寡不敌众。”

    吴胜兆是辽东人,从骨子里?#25237;?#20851;宁铁骑心存敬畏,所以才会对吴三桂如?#23435;?#24807;。侯玄演虽然嘴上不说,心里也没?#20303;?#21556;三桂可不是金庸小说里描写的那个?#36182;埃?#36825;个人别的不说,他手下的兵马可以轻易地将二十万八旗兵挡在山海关外。若是他不开关,鞑子现在还在长白山打?#38405;亍?br/>
    “荆州的得失,关乎整个洞庭湖以北的收复,咱们不能不救。救下来金陵苏州就会?#28909;?#27888;山了。堵胤锡和忠贞营二十万人据守荆州,咱?#19988;?#27809;有必要害怕。老吴,你要记住,战事一起不向前就相当于后退,避战就是认输,怯战就是自杀。就算你?#35828;?#23830;山,又能多活几天?”

    吴胜兆黑黝黝的脸上,?#34892;?#25346;不住了,他在马上弓腰说道:“?#21119;В?#26411;将..末将受教了。”

    侯玄演的眼神看似无意间掠过了他一眼,接着转过头去,策马前?#23567;?/div>
征服者入侵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