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夺舍了魔皇 > 正文 501.郁闷的魔僧
    战局的发展,让苦海众人都感到诧异。

    韩莓的攻势虽然凌厉,但照理来说,不至于给不宁魔僧带来如此巨大的压力。

    不论是对不宁魔僧本人还是对如来魔掌,他们都有充足的信心。

    此?#20843;?#26041;?#30343;?#30340;模样,也都印证这一点。

    ?#19978;?#22312;,不宁魔僧表现得越来越吃力,甚?#20102;?#20204;这些观战者都看得明明白白。

    但相较方才,也不见韩莓出手更凌厉。

    是韩莓有什么隐藏的手段,他们这些旁观者反而没能察觉到吗?

    在场另外两名苦海武圣,目光陡然变得锐利?#28909;恕?br/>
    可是仔细看了半晌后,他们没看出来韩莓有什么问题,反倒是不宁魔僧的状态,让他们?#34892;?#29359;嘀咕。

    照理来说,不应该啊……

    可作为极为了解不宁魔僧的同门,在他?#24378;?#26469;,当前场面,倒更像是不宁魔僧自己出了问题。

    他施展苦海无边化解韩莓一重重刀意,但似乎自己走岔了内息,以至于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理论来说,存在这个可能。

    但概率太低了,低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因为韩莓理应给不了不宁魔僧那?#21019;?#30340;压力,迫使他生出这样的失误。

    以不宁魔僧的实力来说,同样事情来一千次、一万次都出不了这么一回。

    现在这情况,倒像是不宁魔僧自己得意忘形的结果。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陈洛阳化身而成的半海道人,?#23545;?#26395;着这一幕,目光微凝。

    他此前?#33485;?#32463;跟苦海一脉的嫡传武者?#30343;鄭?#36319;苦海无边这?#30343;?#22914;来魔掌?#30343;幀?br/>
    理论上,苦海无边的防御,以自身苦海化解对方攻势,确实存在被打破的可能。

    每一波化解对方的攻击,对苦海传人来说,其实都相当于一次?#37117;?#19978;的行走。

    运劲稍有不当,就可能从钢丝上掉下来,所以需要充足的?#33258;?#21644;精神的专注。

    持久战之后,消耗过大的情况下,再使用苦海无边就容易出纰漏。

    又或者对方实力太强,给予的压力太大,?#37096;?#33021;导致苦海传人支撑不住。

    但眼下不宁魔僧同韩莓这一战,应该是这两个方面都不沾边才对。

    如果一定要找个解释的话,只能是不宁魔僧自己失误了。

    而?#19968;?#26159;很?#29616;?#30340;失误。

    作为苦海这一代的顶尖苗子,身经百战的不宁魔僧,即便战略上蔑视韩莓,真动手后,战术上也应该不至于这般轻视对方。

    莫非韩莓手上,有类似大疫神眼一般的宝物?

    所以不宁魔僧才发挥失常?

    陈洛阳心中猜测。

    他看了看白玉瓶提供的不宁魔僧生平经历,目前这一战的相关信息还没有更新出来,估计是要?#20154;?#26041;战斗的结果彻底出来后,方才归纳总结一条。

    届?#34987;?#21542;详细描述其中究竟,尚不可知。

    陈洛阳的注意力,重新集中到不宁魔僧本人身上。

    对方面容,时?#30343;?#26377;青气浮现,令他面无表情的?#25745;?#30475;起来隐?#32456;?#29406;恐怖。

    其眉心处的“卍”字符,更在飞速逆转,而?#26131;?#21160;速度越来越快。

    虽然不曾修炼过苦海无边,但陈洛阳在如来魔掌这门绝学上的造诣不?#22330;?br/>
    他?#23545;?#26395;着不宁魔僧,渐渐?#37096;?#20986;些门道来。

    这厮,险些走火入魔。

    刚才跟韩莓的?#30343;?#36807;程中,不宁魔僧施展苦海无边确实出现了失误,自己走岔了内息。

    相较于韩莓的攻击,反倒是不宁魔僧自己内息乱了,对他威胁更大。

    这种情况下再强行坚持苦海无边,将他慢慢推向走火入魔的边缘。

    放在平时,不宁魔僧自己调息一下,马上就能扭转回来,不至于有事。

    但此刻却要不停跟韩莓较量的同时调息平复气血,难度就变得极大。

    韩莓再是修为实力不?#20843;?#21364;也是武帝巅峰的水平,?#35835;?#35776;尤其霸道刚?#20572;?#25915;击凌厉。

    不宁魔僧此前大咧?#20013;?#31216;自己不动手,化解韩莓攻势,现在变成大坑,把他自己埋了进去。

    境界上的优势,苦海无边之神妙,本来确实有底气让他这么做。

    可到头来却是他自身先出了纰漏。

    不宁魔僧实力确实强横,苦海无边确实精妙,他顶着内息走岔,身处走火入魔边缘的窘?#24120;?#20173;旧化解韩莓浪潮般连绵不绝的攻势。

    但随着时间推移,他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继续这样下去,要么苦海无边被破,为韩莓所败,要么自己先一步压制不住内乱,走火入魔。

    苦海众人,都神情严肃。

    在场所有人里,最淡定的其实是韩莓的胞姐,苍龙岛嫡传,韩筝。

    不过,这更多是表面上淡定。

    韩筝心中其实也波澜起伏。

    不宁落到这般境地,真实原因恐?#38470;?#20165;?#30343;?#20182;……运气不好。

    千分之一、万分之一乃至于更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那一点可能性,偏偏被他碰上了。

    先前?#30343;?#25105;的错觉,更?#30343;?#24039;合。

    不宁?#33485;?#20102;跟我一样的下场。

    靠近那个小?#20013;?#30340;人,都会遭逢厄运,而且可能是多人一起。

    就像眼前眼看要走火入魔的不宁,还有方才的我一样……

    几个念头在韩筝脑海中不停盘旋。

    不宁魔僧以为自己刚刚能察觉藏匿行踪的韩筝是因为自身实力胜过韩筝的?#20498;省?br/>
    但真相却是……韩筝自己运气不好。

    因为雍月山脉里常有地泉爆发,位置、?#34987;?#30342;飘忽不定,且难以捉摸预测。

    韩大姑娘暗中跟在自己妹妹身后来见苦海众人,本来藏得好好的,冷不防一脚正好猜到一眼地泉爆发。

    虽然伤不到她,并被她直接用力量压制下去,但这番动作自然就惊动了武圣境界的不宁魔僧,被其察觉行踪。

    类似走霉运的事情,半月前韩?#21307;?#22969;相处时,韩筝已经遭遇不止一次。

    初时二人百思不?#38391;?#35299;,后来渐渐琢磨过味来。

    倒霉的总是姐姐韩筝。

    韩莓不仅?#30343;攏?#29978;至还可能因此受益。

    ?#25345;?#35282;度上来说,韩筝的厄运,成了韩莓的好运。

    而尴尬的是,这似乎也?#30343;?#38889;莓本人的控制,不以她主观意愿为准,也难以判断?#34987;?#21644;具体状况。

    如此莫名其妙的事情,韩?#21307;?#22969;将信将疑。

    可是现在眼看着不宁魔僧也一样吃亏,似乎又不由得她们不信。

    陈洛阳?#28909;?#24515;存怀疑,可能是韩莓借助?#25345;?#38543;身宝物,影响了不宁魔僧。

    韩筝却知道自己妹妹虽然一身是宝,但没哪件宝物有这般作用。

    她暗地里忧心,不知道这对于韩莓来说,究竟是福是祸。

    眼下?#27492;?#21344;便宜,但谁知有没有后患呢?

    关键是韩莓自己也不知道其中缘由。

    韩二姑娘虽然素来?#22312;己?#31119;齐天,却也?#30343;?#35828;自己运气好,以前可没让别人运气差。

    现在这模样,她跟韩筝一样心里打鼓。

    会不会是黑暗?#24378;?#19979;那位前辈的手段?

    韩?#21307;?#22969;二人都心里不安。

    眼下也唯有按捺疑虑,先专心于眼前的对手。

    苦了韩筝,除了帮自己妹妹压阵,戒备苦海众人外,还要时刻留神那不辨敌我的厄运,免得有什么意想不到的倒霉事,突然降临自己?#39134;稀?br/>
    当然,更苦的还是不宁魔僧。

    他又几次深呼吸后,猛然开口:“故如是我闻,魔渡众生!”

    狂暴的声浪凝结为实质,化为覆盖天地的黑幕,朝韩莓笼罩过去。

    不宁魔僧终于反击了。

    他当前的情况,必须中断韩莓的攻势,为自己赢得几分喘息之机。

    只要短短几个呼吸间,他就能重新理顺自己走岔的内息,恢复正常。

    但前提必须是?#28909;?#38889;莓停下来。

    之?#20843;?#22823;胆放言,只要逼得自己出手就算韩莓胜出,那时可没有?#31995;交?#34987;韩莓逼到这个份上。

    眼下不得不为之,便只好以动口代替动手。

    虽有取巧之嫌,不宁魔僧现下也顾不得那许多了。

    ?#19978;В?#38024;对他?#30343;?#21160;口的喝破摩诃,韩莓却有宝物应对。

    只见她身上飘荡起一片淡金色的光影,洋洋洒洒,仿佛?#23637;?#20313;晖。

    黑暗的声浪,被这淡金色的光?#20843;?#38459;拦,大半被拦下。

    剩下少部?#33267;?#37327;虽然渗透进去,震得韩莓脑海发?#20572;?#27668;血沸腾,却难以击退她。

    红衣女?#21448;?#36947;眼下已经到了关键时刻,当即咬紧牙关,强顶着残余声浪带来的压力,鼓足余勇,全力杀向不宁魔僧。

    ?#35835;?#35776;中的霸道凌厉,在这一刻被韩莓催动到了顶峰。

    不宁魔僧看着那淡金色的光纱,和在光纱掩护下凶狠杀来的韩莓,不禁?#25104;?#38081;青。

    骨子里高傲的苦海嫡传,这一刻还是?#31181;?#20303;了出手挥掌还击的冲动。

    他足下绽放开一朵朵黑莲,身形向后飘飞,速度极快,拉开同韩莓之间的距离。

    只要缓过这一波,给他一点调息时间,局面马上就能翻转。

    可正当此时,不宁魔僧突然感觉自己脚下微微一颤。

    已经在雍月山脉里活动一段时间的不宁魔僧,马上知道那是什么。

    ……地泉爆发!

    虽然出乎预料,但还伤不到他。

    不宁魔僧脚下一用力,已经将那地泉生生?#28982;?#21435;。

    可这连带着他身?#25105;換危?#21518;退立马慢下来,韩莓瞬间?#39134;?#21040;身前。

    靠!

    堂堂苦海嫡传,此刻有了骂街的冲动。

    
征服者入侵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