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焚天之怒 > 正文 第119章 真正的天君墓
?    “我死了嗎?這是冥界嗎?怎么冥界那么的亮啊?”

    江逸幽幽的醒來,被刺眼的光亮照得睜不開眼睛,他迷迷糊糊搖了搖頭,感覺嘴里異常燥澀,蠕動喉結舔了舔嘴唇,休息了好一會才睜開眼睛。

    “咦?”

    入目的場景卻讓他更加迷茫了,他躺在一個恢弘的大殿內,四周都是雕刻著神秘圖案的圖騰柱,最少有數十丈高的天花板上同樣雕刻著繁瑣的圖紋,還鑲嵌著很多散發著白光的寶石,給人一種莊嚴古樸大氣的感覺。

    他看了一陣艱難的扭動脖子朝四周望去,竟發現這個大殿是封閉的,四周都是青色的石壁,別說沒有門,窗都沒有,但他在里面沒有感覺一絲氣悶,很是神奇。

    最終他的目光落在了正前方的石壁上,那里雕刻著一副巨型的浮雕,是一個人!一個身穿黑袍的老者。

    “這黑袍老者好強大,居然只是一副浮雕就讓我感覺到窒息,這難道也是天君級別的強者?”

    江逸看了一眼浮雕的眼睛,身子陡然一顫,感覺被雷擊般,連忙閉上眼睛不敢多看。他回想起神碑殿內的殺戮天君的石雕,感覺同樣的恐怖,不禁有些好奇起來。

    他記得他明明沖進了絕殺禁制內,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即將輾壓成碎末,那一刻他直接被威壓壓得昏死過去,怎么不僅沒死,還到了這個奇異的地方?

    “黑色元力!”

    他眼眸突然睜開,回想起昏死前黑色元力的異動。錢萬貫給的資料寫得非常清楚,絕殺禁制碰觸必死,紫府境巔峰強者都不例外,他只有鑄鼎境六重,唯一的解釋就是黑色元力救了他!

    “這黑色元力到底是什么東西?不僅來得神秘,能融合其他元力,能增幅元力威力,丹藥藥力,視覺聽覺嗅覺,還能觸發殺戮天君的禁制?此刻更是能在絕殺禁制的強大力量下救下我,并讓絕殺禁制變成傳送禁制,把我傳送到這個奇異地方來?”

    江逸迷茫的喃喃起來,這腦海內的無名功法來得莫名其妙,江云海還說應該不是她娘親留下的,那么這無名功法是誰給的?又是誰封印了他?

    太多太多的疑惑,江逸想了一會還是沒有任何答案,只能拋在一邊艱難的坐了起來,取出一枚療傷藥,打坐療傷起來。

    這里是一個封閉的死空間,他必須盡快恢復身體,才能想辦法出去,否則他將活活餓死在這里。

    至于……外面的事情,江逸不敢多想,因為他生怕一想心就會痛。蘇若雪可是生死未卜啊,萬一落在江逆流的手里,江逸都不敢想象接下來的事情!

    “咦?”

    江逸一打坐立即發現不對了,他這次打坐沒有吞服地元丹,因為丹田內沒有黑色元力,也沒辦法增幅,但他提煉元力的速度竟快了五倍!

    “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為何有如此濃郁的天地元力?”

    靈獸山學院的靜修室修煉速度才是三倍,要知道那里可是大陸三大學院之一啊。這個大殿內的天地靈氣竟比學院內的靜修室還要濃郁,可見這里的聚靈大陣強得離譜!

    “不管了,先修煉療傷吧!”

    江逸驅除腦海內雜念,靜心修煉,快速提煉黑色元力,等黑色元力提煉滿了后,再調集去增幅藥力,運轉元力配合藥力療傷。

    一個時辰之后,江逸睜開了眼睛,傷勢勉強恢復了一些,他再也坐不住了,準備尋找出路。

    只是——

    讓江逸絕望的是,他在大殿內轉了一圈,還利用黑色元力增幅視力,四處尋找機關。但整整找了一個時辰,卻發現大殿內什么也沒有,這里就是一個死地,一個全封閉的囚牢!

    “出不去了……”

    江逸呆呆的坐在冰涼的地面,茫然的望著空蕩蕩的大殿,好不容易逃了一死,又進了一個天然的墳墓內,給了他希望卻又讓他絕望。

    “不知蘇若雪現在怎么樣了?”

    江逸開始胡思亂想起來,想到腦海內模糊的畫面,蘇若雪倒在地上整個人都蜷縮著痙攣起來,一張俏臉痛得扭曲,他內心就如刀割般。

    這幾個月的相處,蘇若雪在江逸心中已經不是一個導師了,反而有些類似姐姐,朋友。尤其是蘇若雪明知跟著進來會死,還是固執的跟進來,讓江逸感動得不知怎么報答了。他從小飽受欺辱,除了江云海江小奴,從沒有人對他這么好過,還是一個異性,一個身份尊貴傾國傾城的美女。

    “我不能放棄,蘇若雪還等著我去救她呢,我怎么就這么認命了?”

    江逸重新振作起來,開始四處尋找機關出去,他快速的在大殿內轉來轉去,用拳頭在每一處地方敲擊,企圖碰觸機關,開啟禁制。

    然而!

    江逸再次尋找了一個時辰,幾乎將大殿內每一處地方都找遍了,都沒有發現任何奇異之處,更別說找到機關了。

    最終,他將目光投向了正前方石壁上的那副浮雕上,這個人物浮雕他一直不敢碰觸,生怕上面有強大禁制,直接斬殺他,此刻他卻顧不了那么多了!

    他站在浮雕前方數丈,頂著那浮雕身上散發的強大威壓,仔細觀察。很快他發現一絲奇異之處,那人物浮雕的雙眸并不是石頭,反而像是兩顆鑲嵌上去的寶石?

    “拼了!”

    江逸咬牙躍起身子,雙手朝這浮雕的雙眼點去。

    “嗡!”

    在江逸的雙手碰觸這雙眼眸的時候,異變突生,一股強大的威壓陡然從浮雕上釋放出來,將江逸的身子直接反震出去數百丈,重重的撞在一根圖騰柱上。

    “噗……”

    江逸爬起來張嘴就噴出一口血液,他的傷勢本就沒好,此刻更是傷上加傷,他沒有去顧忌身上的傷,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那浮雕,臉上都是失望之色。

    他剛才的確觸動了浮雕上的禁制,但除了禁制動用力量將他擊飛外,大殿內沒有任何變化,依舊是一個死牢……

    他望了一陣,確定沒有任何變化了,失望的盤坐起來療傷。他調集一絲黑色元力,準備用來增幅丹藥藥力。在調集黑色元力的時候,他眼眸突然睜開,驚呼起來:“對了,黑色元力!既然黑色元力可以改變絕殺禁制,那么說不定也能觸動這浮雕眼睛上的禁制?”

    “喝!”

    想到就做,江逸顧不上身上的傷勢,身子再次爆射而起,運轉一縷黑色元力去了手心,猛然對著浮雕上的眼睛拍去。

    “砰!”

    一股強大的威壓再次從浮雕上釋放出來,江逸身子應聲倒飛出去。

    “哎喲!”

    江逸在地上翻滾幾圈,嘶啞咧嘴的爬了起來,目光第一時間朝浮雕望去。這一看他的臉上頓時狂喜無比,那浮雕的眼睛竟然在這一刻亮了起來,接著整個浮雕都亮了起來,那刺眼的光芒如正如的陽光般,讓江逸整個人都戰栗起來。

    推薦耳根新書:

    
征服者入侵返水
欢乐麻将(全集) esport电子竞技比分网 微信红包群群主二维码 追光游戏 登山赛车怎么快速赚 全民欢乐捕鱼破解版 湖北11选5现场开奖 福彩广西快乐双彩开奖 申城棋牌pc版 新11选5 免费两码中特永久公开王中王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数 关于股票的入门知识 云南快乐十分今天查询 广东麻将怎么打图解 湖南幸运赛车考试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