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焚天之怒 > 正文 第621章 你可知道…衣飄飄?
?    衣禪的聲音很好聽,婉約聲線嬌柔散入空氣中宛如呢喃淺唱,她并沒有過多言語,也沒有奪取江逸身上寶物的心思,因為她知道就算拿了江逸的寶物,今日也保不住他。

    不過她這一拱手和一句江公子,倒是讓很多男子眼中露出羨慕嫉妒之色。別人不知道,凌七劍等人倒是最清楚,這位佛帝家的明珠有多么心高氣傲,別說一般的上古世家子弟,就算九帝家族的子弟,能讓她稱一聲公子的屈指可數。

    那邊江逸點了點頭,再次開口道:“上次幸虧小姐相救,否則江某早已粉身碎骨了,江某感恩于心。”

    江逸的話,讓全場的氣氛又變得格外凝重,很多天君已經蓄勢待發,若江逸真的獻寶,他們絕對會毫不留情的格殺,很多人神識死死鎖定兩人,隨時準備出擊。

    衣禪微微頷首,并沒有再說話,秋水眸子遙遙和江逸對視,誰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一襲白裙被微風吹拂輕輕搖曳,紫發飛舞如謫仙下凡。

    江逸也沒有再說話,他的神識散發出去,鎖定衣禪開始傳音。

    沒錯!

    他要辦的事情,就是詢問衣禪關于衣飄飄的事情,他來這玄神宮,并不是來尋寶,而是來找衣禪,此刻能見面自然不會放棄機會。

    他神識鎖定衣禪,開始笨拙的傳音,結果卻沒有成功,衣禪的傳音倒是清晰的響起在他腦海內:“江公子,你傳音所為何事?若想獻寶于我,大可不必,當日救你只是舉手之勞,而且實話告訴你,就算你把寶物給我,我也沒辦法護住你,邪家和飛馬皇朝的強者太多了……”

    江逸傳音兩次后再次失敗,衣禪翻了翻白眼開始傳音,告訴他怎么傳音之法,江逸悟性倒是不錯,很快掌握了關鍵之處,他傳音道:“衣小姐,我找你并不是尋求你的庇護,我只想問你打聽一個人,你可知道…衣飄飄?”

    “衣飄飄?”

    衣禪柳眉一簇,傳音過來道:“這名字我還是第一次聽說,家中族人好像也沒有叫衣飄飄的……”

    “呃!”

    江逸臉色一變,眸子閃爍幾圈,快速傳音道:“這名字可能是不是真名,衣小姐,恕在下冒昧,我曾聽說過你有個姑姑失蹤多年?不知道她可去過天星大陸?我有個親人叫衣飄飄,三十來歲,實力很強來頭也很大,她說來自東皇大陸,是否…就是你姑姑?”

    “不是!”

    衣禪的傳音讓江逸靈魂一震:“我姑姑叫衣飛仙,她從沒離開過東皇大陸,在二十年前已經仙逝了,絕對不是江公子要找的人。”

    “轟!”

    江逸靈魂內宛如炸起驚雷,他臉色一下黯然下來,好不容易找到一點線索,千辛萬苦,九死一生找到衣禪,卻被告知衣飄飄卻不是佛帝的女兒,這讓他很失望,很沮喪。

    他并不是因為他不是佛帝的外孫而沮喪,衣飄飄來頭很大,她的娘家就算比不上佛帝家也不會相差很遠。

    他失望的是,不能盡快見到衣飄飄…

    他愣了一下,很快重新振作,此刻不是失落的時候,萬一被人偷襲他將萬劫不復。他眸子內又亮起一絲光芒,很是期待的傳音給衣禪道:“那衣小姐,可曾聽說過余溫這個人?”

    江逸曾向齊老打聽余溫,但齊老一無所知,他這才有些向衣禪打聽的心思。九帝家族是天星界的主宰,肯定知道不少辛秘,余溫這人若真的存在,衣禪肯定知道。

    誰知

    衣禪美眸光芒一閃,很快傳音過來:“抱歉,江公子,我從未聽說過余溫這人,天星界的強者我應該都有所了解,但…沒有余溫這個人。”

    “轟!”

    江逸徹底懵了,衣禪也不知道余溫?那余溫這個人真的存在嗎?是衣飄飄在騙他?還是余溫只是個化名?亦或者余溫只是個小人物,衣禪身份尊貴并不知曉?

    不論是哪種情況,江逸都感覺頭一陣大了,衣飄飄并不是佛帝家的人,現在又沒有余溫這個人,東皇大陸浩瀚無邊,他又該去哪找衣飄飄?

    “我的孩子,你好,我叫衣飄飄,是你那個不稱職的娘親……娘親也很不想離開你,拋棄你,娘親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我的孩子,若是我們娘倆這輩子不能再相見,請不要悲傷,這是上天給我們的宿命……娘親永遠會愛你,想你,念你的……”

    衣飄飄那張絕美慈愛的臉,這時又浮現在江逸腦海內,她留下的話語也回響起來,江逸滿眸的不敢置信,失神的喃喃起來:“不可能,娘親不會騙我的,余溫這個人一定存在,我一定要找到他,一定要找到娘親!”

    不知覺間,江逸已經淚流滿面,他閉上眼睛將頭扭開去,不想讓眾人看到他不堪的樣子。可是眾人全部都在盯著他看,又怎么會發現不了呢?

    尹若冰和凌詩雅不知道江逸和衣禪說了什么,不過她們都感覺到了江逸內心的悲傷和苦寂,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啊。

    衣禪沒有說話,也沒有再傳音,靜靜的望著江逸,望著他倔強的扭開頭去。她恐怕是全場最了解江逸為何落淚的人,那個衣飄飄想必是江逸很親近的人吧?她突然有個奇怪的想法,江逸來這玄神宮闖關,不會就是為了向她求問衣飄飄的消息吧?

    “江公子,傳音傳得差不多了吧?我等在這等著很辛苦,若是衣禪小姐幫不了你,我邪飛可以的!”

    一道冷幽幽的聲音響起,邪飛有些不耐煩了,他們怎么會看不出江逸和衣禪在傳音?邪軍的死讓他本身窩了一團火,能等到現在已經算不錯了。

    “催,催你馬勒戈壁啊!”

    誰知,江逸突然怒視邪飛爆喝起來,他大手一揮,高舉困龍草,作勢要丟的樣子,另外一只手遙指飛天,不等邪飛說話就喝道:“你想要困龍草是不是?很簡單,去把飛天干掉,困龍草和遁天,以及我身上的火云鎧都是你的。”

    “唔……”

    全場傻眼,敢這么罵邪飛的人,江逸怕是第一個吧?不過聽到后面那句話,眾人又唰唰唰的朝飛天掃去,飛天頓時虎軀一顫,不遠處的飛騎也臉色一變。

    邪飛聽到前面那句話,本能的暴怒,但聽到后面那句話又強行壓制內心的怒火,目光冷幽幽的朝飛天望去。

    “咻!”

    飛天被幾十道殺氣鎖定,面上頓時沒有半點血色,驚恐的朝飛騎飛去,大喝道:“大哥,救我。”

    
征服者入侵返水
股票趋势理论分析 波克棋牌注册 澳洲幸运5人工计划 河北20选5 幸运赛车怎么看计划 澳门三合综合图 甘肃十一选五遗漏数 江苏休彩七位数开奖 足球北单比分投注 最好玩的单机棋牌游 闲来麻将到底有没有 … 伟大魔术师 广东好彩1有官方网上购彩吗 甘肃11选5任五遗漏 怎么查询股票代码 捉鸡麻将贵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