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焚天之怒 > 正文 第八十章 你家的子弟,你自己處理!
?    【中文網】,為您提供高速文字首發。    “呵呵!”

    江逸淡淡一笑,一言不發,他不說話毒靈自然不會祁清塵嘴角閃過一絲冷笑,也沉默不語。

    “我來說!”

    仇刃和游天逆對視了一眼,咬牙開口道。

    等鄔天王頭后,他想了想沉聲說道:“事情是這樣的,破天軍分下來一個任務,我們大隊領取了劍煞秘境清剿嬰靈任務。在清剿的時候,部分嬰靈逃走,所以游少,嗯…游統領帶著二十名強者,還有衣巫及三名魅影族的斥候去追殺,我們則繼續清剿剩下的嬰靈。”

    仇刃解說了前面的事情經過,見江逸等人沉默,鄔天王等人靜靜聆聽后,他膽子大了幾分,繼續說道:“過了一段時間,我們接到了游虹副統領的傳訊,說他們和江逸遭遇上了,發生了沖突。江逸利用妖法控制了劍煞族斬殺了衣巫四人,還要追殺游統領他們,游虹副統領讓我們過來營救。我們立即率領所有人過來,正好看到游統領等人被圍殺,江逸還讓劍煞族斬殺了我們五千多人,就在我們被劍煞族追殺的時候,游天王來了。”

    “游天王讓江逸住手,江逸卻繼續讓劍煞族攻擊,當著游天王的面斬殺了一個統領,后面游天王救下了游統領等人,把我們也救了,這時候我們又被劍煞族斬殺了七千多人,后面我們被游天王收進空間神器內,直到此刻才傳送出來。”

    三大天王統帥都在場,還有天寒君主也來了。仇刃沒敢胡說八道,表面上他說的基本全對,不過他隱瞞了很多事實。

    從他的信息內看,江逸就是十惡不赦的魔徒,不僅斬殺衣巫四人,還圍殺游天逆等人,最后當著游天王的面繼續殺人,以及后面還和游天王開戰,更是罪無可恕!

    “退下吧!”

    鄔天王冷漠的一揮手,目光投向江逸道:“江逸,仇刃說的可是實情?衣巫四人是你殺的嗎?這軍隊內的一萬多人可是你殺的?你是否當著游統帥的面,繼續讓劍煞族攻擊了?你?什么話說嗎?”

    “是的!”

    江逸平靜的說道:“衣巫四人是我殺的,這軍隊的一萬多人是我讓劍煞族殺的。我也當著游天王的面讓劍煞族斬殺了一個游家的封號戰神級強者,這些都是實情,我現在沒什么好說的,我想先聽聽游天逆統領有什么話可說。”

    “嘩!”

    剩下的八千人大軍一片嘩然,他們沒想到江逸居然如此干脆的認罪,沒有辯駁半句?三大至高統帥在此,就憑江逸承認的這些罪行,足以江逸處死十次八次了。

    “唰唰唰!”

    很多目光掃向游天逆,想看看他如何悲憤的控訴,幾個封王級強者目光也投向了他。

    游天逆臉上卻并沒有悲憤,反而眼眸有些躲閃,他沉吟了片刻咬牙說道:“我有什么好說的?江逸,我只不過和你們有些誤會罷了,你卻下如此毒手?三大統帥,江逸這種人萬萬不可留啊,他自己也承認斬殺了那么多人,如此喪心病狂的人,請三位統帥就地將他正法,以儆效尤!”

    “好了!”

    鄔天王冷喝一聲,目光再次投向江逸,問道:“游天逆說完了,如果你還是沒有話可本座只能執行軍法了。”

    “呵呵!”

    江逸淡淡一笑,目光投向游天逆道:“我有幾個問題想問問游統領,不知游統領敢回答不?“

    “我,我有什么不敢的?”游天逆瞪大眼睛沉喝,此刻只能硬撐著了。

    “好!”

    江逸了頭,問了第一個問題:“請問游統領,你之前不是蕩魔軍的巡內使嗎?什么時候突然變成破天軍的統領了?為何我們剛剛接了任務進入劍煞秘境,你們也恰好也接了一個任務來到劍煞秘境?”

    “哼!”

    游天逆冷冷一哼道:“我成為破天軍的統領,這是職務內的調動,此事是白上將軍親手辦理的,一切都有憑有據。至于任務,你們能接劍秘境的任務,我們就不能接?再說了…這個任務是上面分派下來的,我們只是遵軍令行事罷了。”

    “哦,原來是這樣!”

    江逸了頭,隨即掃了一眼無數大家族公子,嘲弄笑道:“你們這只軍隊還真的很巧哦,那么多公子全都在同一只軍隊,里面很多人有恰好和我江逸有仇……”

    游天逆不接話,任憑江逸冷嘲熱諷,江逸沉吟片刻問了第二個問題:“游統領,我想問問你。我們在風鈴山清剿嬰靈的時候,四面八方突然來了超過五百萬劍煞族圍殺我們,這事和你有沒有關系?”

    游天逆斬釘截鐵的說道:“這事怎么可能和我有關系?你能控制劍煞族,我可沒這本事。而且當時我們在百鬼林,和你們根本不是一個方向。”

    “哦?是嗎?”

    江逸臉上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咧嘴笑道:“我一開始可不會控制劍煞族,否則你早就死了!不是說這個……請問游統領,為何我和祁上將軍從劍煞族中突圍,剛好兩人都油盡燈枯,身受重創的時候,為何恰好和你們相遇?仇刃剛才說了——你是帶人去追殺嬰靈。我有些想不通,你帶著二十個封號戰神級級強者,還有四個魅影族刺客,追殺一些嬰靈,能從百鬼林追殺去風鈴山那邊?兩地相差最少有億萬里吧?”

    游天逆有些不知道如何回答了,只是如此多眼睛都盯著自己,他只能咬牙亂說道:“逃走的嬰靈太多,我們一路追殺,就恰好和你們相遇了……”

    “又是恰好?看來我們和游統領真的很有緣分啊!”

    江逸淡淡一笑,面色卻陡然變得凌厲起來,沉喝道:“既然恰好遇上,我們剛剛被劍煞族追殺,你們為何不救人,反而要害人?你我有仇,你們攻擊我無所謂,為何要攻擊上將軍?最后還要拿下上將軍?上將軍官職比你大,你這是以下犯上,你知道嗎?”

    江逸這段話聲色俱厲,正氣凌然,說得游天逆無法反駁。不過游天逆內心倒是一喜,江逸并沒有說他企圖玷污祁清塵身子的事情,他腦海一轉再次一喜,好像江逸被拿下后根本動不了?換句話江逸前面并沒有時間和機會去用印石記錄。他完全可以顛倒是非,反正沒有證據,祁清塵更不能當眾說吧?這樣會讓她名譽大損的,女子這方面肯定不好意思開口。

    他沉思片刻,冷聲說道:“這我承認,我的確沖動了一些,攻擊了你和上將軍,但我并沒有殺人!只是想教訓你們一頓,拿下上將軍也是迫于無奈,她戰力那么強。而江逸你是怎么做的?直接用妖法控制劍煞族把衣巫四人活活斬殺了。”

    “很好!”

    江逸咧嘴笑了,目光投向鄔天王道:“鄔天王,龍天王,我的問題問完了。以你們的智慧想必明白事情的前后經過了吧?如果你們還想不明白,我可以告訴你游天逆是什么特殊種族,我手上還有一個印石……”

    “好了!”

    鄔天王和龍天王對視一眼,兩人眸子內閃過一絲暴怒。鄔天王冷眸一掃游天王道:“游封,你家的子弟,你自己處理吧!”

    
征服者入侵返水
3d极速赛车下载 兆新股份股票 单机版麻将游戏 蓝球188比分直播 北京快中彩奇偶走势图 温州麻将白板有什么用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体彩 广东好彩1开奖时间 斯诺克比分一样是谁输 欧冠冠军排行榜 麻将连连看规则 7m篮球比分下载红色 安徽快3平台 25选7开奖结果查 福彩天天选四中奖号 成都麻将口诀大全讲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