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焚天之怒 > 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上報青帝
?    江逸可不想和刀敏糾纏,正在他有些頭疼,想辦法怎么拒絕時,公羊小姐從混沌神舟內飛出來,笑著說道:“敏姐姐,我也想聽哩,河魚公子你給我們吹奏一曲可好?”

    刀敏淡淡看了公羊小姐一眼,似乎有些不滿。江逸倒是樂了,正好他不知怎么拒絕刀敏,畢竟木河魚怎么都是刀家的奴才,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絕總是不好的。此刻公羊小姐插一手進來,刀敏總不可能當著公羊小姐的面要歡好吧?

    江逸目光在刀敏和公羊小姐窈窕的身軀上一掃,佯裝色瞇瞇的說道:“好吧,那就去敏小姐那坐坐,公羊小姐一起來吧。”

    “好,走!”

    刀敏一揮手帶著江逸和公羊小姐朝她的混沌神舟飛去,后面出來的羚飛仙目送她們離去,看江逸的眼神更加反感了。

    刀敏和公羊小姐羚飛仙非常清楚是什么貨色,和這兩人混一起的,江逸自然也不是什么好東西。

    飛入了刀敏的混沌神舟,直接去了前艙,這前艙布置了一番,里面分為一個小廳,三個房間,刀敏倒是會享受,里面非常奢華,色調曖昧,一進去就能讓人感覺一股濃濃的旖旎氣息。

    上好茶點,刀敏進房間換了一身衣裳,等她走出來江逸掃了一眼,立即暗暗感覺不妙。

    刀敏穿了一襲半透明的紗裙,里面的粉紅色褻衣都能清楚看到,領口開得很低,發髻也換了,渾身透露出一股嫵媚氣息。

    坦白說,如果刀敏不是一個浪蹄子的話,姿色倒是不俗。最關鍵的是她骨子內散發的媚意,這能點燃任何男人心中的邪火,至少這一刻江逸看了幾眼感覺有些口干舌燥,這浪蹄子最懂得用身體做武器魅惑男人了。

    公羊小姐望了一眼刀敏,吃吃笑道:“敏姐姐,你穿得那么誘人,你讓河魚公子怎么有心思吹奏啊?”

    刀敏媚眼飛了江逸一眼道:“河魚公子心性驚人,什么場面沒見過?倒是公羊妹妹那么漂亮,怕河魚公子心不在焉哩。”

    “哈哈哈!”

    江逸大笑起來,目光內泛著淫~邪之光,在兩人身上豐腴部位掃了,幽幽說道:“兩位都是國色天香的大美人,河魚就算心性再強,怕是也沒心思吹奏了,不如我們去房間里,我教你們吹笛子吧?”

    江逸的話語很露骨,擺明想要兩人一起滾床單。他這是欲縱故擒,希望兩人會因為女子矜持,放棄和他歡好,這樣才能脫身。

    “河魚公子,你太壞了!”

    哪知,刀敏居然伸出粉拳在江逸胸口錘了幾下,公羊小姐也面色嫣紅,飛了江逸一眼道:“就是,河魚公子有了敏姐姐一人還不夠,居然還要欺辱于人家,是個大壞蛋哩…”

    “完蛋了!”

    江逸傻眼了,原本他以為公羊小姐沒有刀敏那么放蕩。現在看兩人這樣子,明顯動了情,準備一起開一個淫~亂的床會了。

    江逸自然是不能和兩人亂來的,一旦上床絕對會被兩人發現端倪的。他腦海瘋狂轉動,最后一咬牙狠心抓住刀敏的小手,摟入懷中,另外一只手閃電般的朝公羊小姐細腰抓去,直接將公羊小姐抱起,這才放蕩不羈的大笑起來:“兩位小姐,河魚可是有祖傳的神曲,傳子不傳女,今日就破例教你們吹奏一番,哈哈哈!”

    “放開,放開我!”

    公羊小姐大羞,嬌軀扭動不休,一雙玉手拍打不停,那邊刀敏也不依了,扭捏不停,江逸看著兩人“激烈”的反抗,內心徹底沉了下來,有些不知所措了。

    他太低估了刀敏和公羊小姐的羞恥心,原本以為兩人身為名門大小姐,是絕對不會共侍一夫的。而且木河魚的身份還不是很高,斷然不會舍棄矜持,那么不要臉。

    卻沒想到這兩位如此的配合,甚至還有些饑渴,一時之間他也不知道怎么辦了。

    一起玩玩?

    那不可能,江逸不是這樣的人,更容易出事。

    不玩的話,怎么脫身?箭在弦上了,如果就此離去,就算傻子都能看出問題。木河魚可是一個非常好色之人,斷然沒有坐懷不亂之事發生。

    江逸雙手左擁右抱,朝房間內大步走去。溫香軟玉在懷本是人間美事,此刻卻感覺抱著兩個火爐,朝刀敏的閨房走去也感覺正一步步走向地獄般。

    “拼了!”

    江逸咬牙準備拿下兩人,回頭再想辦法。先發制人總比暴露的好,他身體內玄黃之力悄然動用,就準備直接打昏兩人。

    “嗡!”

    就在這時,外面禁制突然閃耀不休,江逸刀敏公羊小姐眉頭同時一皺,如此時刻被人打擾,不管男女雙方都會很惱火的…

    不過刀敏的手下若沒有大事,絕對不可能在如此時刻打攪她的。刀敏只能扭著豐腴的身軀,打開禁制冷聲問道:“什么事?”

    “小姐,云冰小姐的來找木公子。”外面一名侍女傳話進來道:“據說魏天王有緊急軍令傳下。”

    “魏天王?掃興!”

    江逸如臨大赦,表面卻極為不爽,他罵罵咧咧幾句,還伸手在公羊小姐豐腴上拍了一下,這才大步朝外面走去:“兩位小姐安坐,回頭有時間再教兩位小姐吹簫弄月。”

    “好哩,河魚公子先去忙吧,軍務要緊。”

    公羊小姐被拍了一下,眉眼內都是春意,紅著臉和江逸告別。木河魚是九陽軍的,魏天王的有軍令,怎么敢不接?

    刀敏送了江逸離去,等江逸帶著護衛朝云冰的混沌神舟飛去后,她才扭著蛇腰走入前艙。

    她開啟了禁制后,面色突然變冷,望著同樣面色變冷的公羊小姐凝聲問道:“妹妹,你可發現什么不同?”

    “沒有…”

    公羊小姐微微搖頭道:“一切行為都很正常,并沒有發現問題。不過…我總感覺哪里不對勁,或許是我感覺錯誤吧,敏姐,你可有發現?”

    “我也沒發現,木河魚還是那么急色。”

    刀敏微微搖頭道:“不過如果是我一人感覺錯誤,那沒什么問題,現在你也感覺不對勁,那肯定有問題了。這個木河魚不是我們之前認識的那個人,很有可能是……偽裝的,或者他一直在偽裝,騙了我們很多年。一個紈绔公子,怎么可能有那么深,那么濃烈的情感?怎么可能一首曲子讓我們全部沉寂進去?他若有這樣的本事,早就名揚天下了。”

    “可惜…魏天王剛好來了軍令,否則上了床就可以輕松找到破綻了。”公羊小姐微微一嘆,隨后問道:“姐姐,現在怎么辦?要不要再約一次,或者直接和冷爺稟告。”

    “先別稟告吧,萬一判斷錯了,會被冷叔怪罪的!”

    刀敏想了想,眼中露出一絲冷芒說道:“我們想辦法確定他是否有問題,一旦確定了,就不是稟告冷叔了,而是上報青帝,直接布局斬殺。”

    ……

    PS:這幾天五章都有的,不過你們都知道出去了二十天,單位事情一大堆,所以只能晚上更,大家等不及第二天看吧,反正章節是不會少的!

    
征服者入侵返水
26选5中奖结果 时时乐下载 体彩四川金7乐玩法 免费下载闲来麻将 nba新浪体育台 500篮球比分直播网 捕鱼达人3正版 闲来麻将app下载安装 辽宁11选5有假吗 江苏七位数基本走势图 二分彩计划员凤凰 山西快乐十分近50期 宁夏11选5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深圳福彩中福在线 一肖一码 香港 预测青海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