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焚天之怒 > 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香消玉殞
?    >    ,!

    “多謝弄影小姐和云將軍救命!”

    進入云冰的混沌神舟前艙,江逸看到柯弄影在后,立即明白這是柯弄影的計謀。魏天王哪有什么軍令啊?柯弄影這是救他脫離虎口啊。

    “呵呵!”

    柯弄影端起一個茶杯,卻沒有喝下,反而戲虐的望著江逸道:“江公子,你是真謝還是暗諷啊?你不會怪我們多事,打攪了你的好事吧?你身上都是女子香味,怕是已經進了刀敏的閨房了吧?”

    江逸苦笑起來,連連擺手道:“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我是什么人,要玩那樣的浪蹄子還用等到現在嗎?”

    云冰有些氣鼓鼓的說道:“那為何你答應去刀敏那里?還帶上公羊小姐。你不會告訴我們,你是想用美男計,在刀敏和公羊小姐身上獲取情報吧?難道這兩人也是冥界的奸細?”

    “這倒不是……”

    江逸想解釋兩句,卻現百口莫辯,一時找不到好理由,只能長長作揖道:“兩位大美人,是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嗎?兩位就饒了小生這一次吧。”

    “噗嗤!”

    柯弄影和云冰破冰一笑,如兩朵嬌花盛開,柯弄影將杯子一放道:“你還是準備離開了吧,繼續住下去遲早要露陷,可別被人布局坑殺了都不知道。”

    “嗯,再過兩天就走吧。“

    江逸點了點頭,這地方還是別待了,萬一被人現問題,提早布局,蚩洪和九陽天帝可不在,很容易出事的。

    “不對…”

    柯弄影突然面色變得凝重起來,搖頭道:“你現在反而不能提早走了。你吹奏地那一曲,已經引起了她們的注意。若你走了木河魚怎么辦?就算放出來把他控制了,也會破綻百出的,隨便一試就會暴露。”

    “離開修羅山還有多久?”江逸目光投向云冰,云冰想了想回道:“最少還要十天吧。”

    “十天?”

    江逸想了想,說道:“那我再拖五天,五天之后我先一步離去,你們大軍飛得太慢了,我若全力趕路一天就能到。你們再幫忙拖延一些時間,就算被察覺了,青帝也沒機會布局殺我的。”

    “好!”

    柯弄影眸光閃耀,手中出現一副地圖,她看了幾眼說道:“這里有一個大秘境,這個秘境我家族的資料記載,里面有一種奇異的靈藥。你和云冰可以說受魏天王的軍令,去弄一些這樣的靈藥,一來一回就能花費兩三天時間。你和云冰可以去找刀冷調些護衛,這樣戲就演得更像了。”

    “好主意,弄影小姐太聰明了。”

    江逸豎起大拇指,反正就算有人去暗中傳訊給魏天王,以魏天王的智慧也會幫他們隱瞞的。

    柯弄影被江逸夸得俏臉嫣紅,她端起茶水喝了一口,卻突然劇烈咳嗽起來,一口茶水還噴得江逸一臉。

    “咦?”

    江逸原本以為柯弄影是不小心,擦了擦臉上的茶水,現柯弄影還在咳嗽?云冰神色還變得格外緊張,一邊給她捶背順氣,一邊手忙腳亂的抓起一塊手帕遞給柯弄影。

    反觀柯弄影的面色這一刻變得格外蒼白,一只手拿著手帕緊緊捂住嘴,腰身弓下,另外一只手擺動示意江逸出去。

    “弄影小姐你怎么了?你受傷了?”

    江逸眼眸變冷,柯弄影可是偽帝級啊,肉身強大,是絕對不會生病的。此刻如此樣子只能是受傷了,居然有人敢傷了柯弄影?他頓時怒火中燒。

    柯弄影咳了好一會,才擺手道:“沒,沒事,這是我的一些舊疾,女孩子…特殊的疾病。江逸,你別管了,你先出去吧,我療傷一會就沒事了。”

    “舊疾?”

    江逸手中戒指一亮取出神樹葉,道:“我這葉子能治百病,弄影,我幫你治療一番吧。”

    “不,不用,我自己能行!”柯弄影沒有抬起頭,卻非常堅決的擺手說道。

    江逸看柯弄影語氣那么堅決,只能退出混沌神舟。等江逸走后,柯弄影這才抬起頭,用手帕擦了擦嘴,打開手帕,上面都是暗紅的淤血。

    “唉…”

    云冰微微一嘆道:“弄影姐姐,你靈體的反噬是越來越嚴重了,這樣下去…你怕是熬不過半年了啊。”

    “呵呵!”柯弄影咧嘴勉強一笑,嘴唇上的鮮血讓她顯得格外的凄美,她輕輕搖頭道:“我這身子能活到現在,已經是上天憐愛了,又怎么能再多奢求呢?”

    “姐姐,你不能這樣了!”

    云冰眼中露出一絲堅定道:“姐姐,你就委屈一下吧,反正眼睛一閉就當鬼壓床了。人生還有很多美好的事情,你不是一直希望看到人族鎮壓冥族的那一天嗎?而且你戰力高強,能為人族出一份力,你不能輕言生死啊。”

    柯弄影搖了搖頭起身朝房間走去,在門口扶著墻壁道:“人生很多事可以委曲求全,這一件事卻絕對不能。我的身子絕對不能被我不喜歡的人玷污,那樣我寧愿死去。”

    “……”

    云冰眼眸黯然下去,望著柯弄影嬌弱的背影消失在房間內,她只能痛苦的幫她開啟房間禁制,讓她自己療養。柯弄影的事情誰也幫不上忙,麟后都束手無策,她又能做什么?

    “咻!”

    她剛剛打開了房間的禁制,外面一道身影就飛射而出,直接進了前艙。云冰掃了一眼,面色連忙恢復了正常,開了前艙禁制這才問道:“江逸,你怎么又回來了?難道現在我們就要出去找刀冷調兵嗎?”

    “調個屁!”

    江逸冷冰冰的望著云冰問道:“柯弄影身體到底出了什么問題?別想著瞞我,告訴我實話。”

    柯弄影的事情江逸知道一些,不過并不是太清楚,只知道她是一種特殊的靈體。剛才柯弄影和云冰的神色他看在眼里,怎么能不擔心?

    望著江逸那雙冰冷的眸子,云冰有些慌了,搖頭道:“沒什么事啊,江逸,你別問了,弄影姐姐沒事的。”

    “告訴我!”

    江逸聲音更冷了幾分,那森寒的眸子看得云冰渾身一顫,她還是第一次見江逸對她那么大的脾氣。

    她想了想,只能咬牙說道:“弄影姐姐是太陰之體你知道吧?這種靈體萬年難出,往往有這種靈體的人修煉度會非常快,但這種靈體也有致命之處。”

    “到了年紀后需要吸收男子的陽氣,否則她就會死去。問題是……吸收陽氣后,這個男子卻會慢慢的死去。弄影姐姐不會讓不喜歡的男子玷污她的身體,她喜歡的男子她又怎么會害死他?所以她的命運早已經注定,誰也無解。麟后幫不了她,你也幫不了!”

    “太陰之體?”

    江逸滿臉驚容,天底下還有如此詭異的靈體?

    麟后都無解,難道就只能看著柯弄影如一朵盛開后的曇花般,慢慢枯萎,最后香消玉殞?

    
征服者入侵返水
湖南丫丫麻将辅助 东北麻将打夹胡技巧 山西长治胡乐麻将缺门 快乐飞艇,快乐赛车全天计划 威海股票融资 吉林111选五开奖结果 娱网棋牌步步为赢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首页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青海 pc蛋蛋怎么赚蛋最快 福彩3d死规律 贵州爱游麻将安卓下载 深圳风采35选7开奖公告 今日斯诺克比分直播 股票融资条件 推倒胡麻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