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焚天之怒 > 正文 第2233章 平静,狂暴!
?    “这样闹下去,东殿的那位会不会出手?”

    比特尊使脑海内浮现一个念头,事情的局势逆转得太快了,他生怕东殿那位忍不住出手。一旦出手,北殿之主西殿之主联手怕是都救不了江逸,毕竟天尊的可怕比特尊使可是了解得很清楚。

    三位天尊很有可能就在观战,这一点比特尊使有七成把握确定。之前江逸的事情并没人上报,北殿之主却知道得一清二楚,这说明他们一直在关注此事,此刻焉能不观战?

    比特尊使想了一会摇了摇头,现在的局势根本超乎了他想象之外,也不是他能左右的,他甚至连帮一点忙的能力都没有,只能睁大眼睛静待事情的后一步发展。

    他透过主宰威能锁定那边的攻击,看了一会很快眉头微微皱了起来。那边盘煌尊使在主攻,江逸主防,已经交手了很多轮。不过……看情况江逸能防住盘煌尊使的进攻,但似乎不具备反攻的能力?

    刚才狂暴的能量绞杀龙阳尊使的一幕,还在脑海内浮现,如此狂暴的能量如?#20301;?#20570;比特尊使绝对顶不住,盘煌尊使应该也顶不住,最少会负伤,一旦负伤的话战力会慢慢降低,江逸将占据主?#21152;?#21183;。

    ?#28909;?#22914;此,为何江逸不反攻?

    时间?#31995;?#36234;久对于江逸越不利,毕竟给盘煌尊使摸清楚他的底细后,很有可能一击必杀。江逸应该很明白这一点,为何他不携灭杀龙阳尊使之气势压?#25490;?#29004;尊使打?

    难道……

    比特尊使内心?#31185;?#19968;个念头,再联想刚才龙阳尊使和江逸开战的局面,他隐约已经抓住了一丝真相。

    “没错,没错了!”

    再次观战了片刻,那边盘煌尊使和江逸又交手几十招,把方圆十万里的山川都轰碎,?#21344;?#37117;崩塌了,比特尊使从江逸的出手中发现了问题。

    江逸只具备让能量絮乱,让攻击瓦解消弭的能力,他不具备控制狂暴能量的能力。他能击杀龙阳尊使完全是?#26082;唬?#25110;者说根本是龙阳尊使?#32422;?#25214;死。

    比特尊使成为尊使两百万年了,眼光何等毒辣?刚才被震懵了,此刻一下就?#21019;?#20102;事情的?#23616;?#21644;真相,他暗暗摇头内心悬了起来。

    他都能?#21019;?#30424;煌尊使突破尊使三百万年了,不论是战力眼力战斗经验都强他很多,盘煌尊使焉能看不穿?而盘煌尊使还在轰轰轰,有条不紊的攻击,目的不言而喻,他在寻?#19968;?#20250;?#36234;?#36920;一击必杀。

    ……

    事实上!

    盘煌尊使的确很早就看破了,他却不是像比特尊使想的那般在寻?#19968;?#20250;?#36234;?#36920;一击必杀。

    其实刚才有几?#20301;?#20250;他都没有出手,龙阳尊使的死让他内心变得很小心。他一直在观察江逸是否还在隐藏战力,是否挖了一个坑,在等他跳下去。

    江逸的神色太平静了,如一潭死水般古井不波。

    江逸一直站在原处没动过,四面八方的?#21344;?#23849;塌,唯有他身边百丈?#21344;?#19968;直很稳定。他面色很平静,非常的平静,面对四面八方的攻击他双手总是没烟火气的挥动,轻易就?#38376;?#29004;尊使的攻击瓦解,这动作宛如在?#32422;?#21518;院驱赶蚊子般…

    无欲则刚,不惧死亡内?#33041;?#19981;起波澜!

    江逸很满足了,斩杀了龙阳尊使,他有什么不满足的?盘煌尊使非常小心,他杀不了盘煌尊使,他没机会。

    最关键的是——此战打到这个份上,龙阳尊使都被杀了,三位天尊还没出来?江逸内心已经彻底放弃了,对于三位天尊不报任何希望了。

    他原本的想法是轰轰烈烈大战一场,把三位天尊惊动。在他看来天尊是世界主宰,高高在上,心胸和眼界都是超然的,他们能容得下整个天下,还容不下他一个年轻小子?

    只要天尊出面调停,或者阻止大战,他绝对会妥协,只要不杀他,不动鸿蒙世界的人,惩他百万年千万年服役,或者有更为难的惩戒他都无所谓…

    然而没有!

    龙阳尊使死了,三位天尊都没有出?#32456;?#21807;有两个解?#20572;?#19968;是三位天尊彼此之间有默契,不想插手下面的纷争。二是三位天尊还在看戏,等大?#26041;?#26463;三人才会出现收拾残局。

    不论是任?#25105;?#31181;情况,都不是好情况,不管他战胜战败,他都活不了。

    战败了他就死了,战胜了天尊要出来收拾残局,要稳定仙域平静,要维护天规,要维护他们的尊?#24076;?#20182;同样唯有一死…

    ?#28909;?#37117;是死,结局已经注定了,江逸内?#24149;?#24590;么可能有波澜?不甘,暴怒,歇斯底里等等都没有任?#25105;?#20041;,不如潇潇洒洒的死,洒脱的走。

    人这一生,眼一闭一睁就来了,一睁一闭就走了。

    死后什么都管不了,什么都无所谓,什么都放得下了,没有那么多的不舍,没有那么多的?#28572;帷?#25265;怨、恨意,活着固然好,死了也要坦然。

    这就是江逸此刻的?#22902;?#20182;不仅仅是?#25104;?#24179;静,内心也平静。这也是导致盘煌尊使不敢动的缘故,江逸的神态和灵魂太平静了,宛如一个运筹帷幄的军神,宛如超然在上一切都掌握在手中的天尊。

    “呵呵!”

    江逸望?#25490;?#29004;尊使那?#20102;?#30340;眸子,莫名的感觉?#34892;?#22909;笑,他咧嘴说道:“盘煌尊使,你身为第一尊使怎么胆子那么小呢?你这几百万年都活在狗身上了?小爷一直站在这等你来杀,你几次想动手都忍住了?你怕什么呢?你家殿主就在背后看着你,你死不了的,放心出手吧。”

    “呃…”

    江逸那轻松的语气,那轻佻的话语,那平静的神色?#38376;?#29004;尊使内心更凝重了,尤其那句“你家殿主在背后看着你?#27604;门?#29004;尊使更加谨慎了。

    江逸这激将法太明显了,江逸肯定挖了一个坑等着他跳呢。

    “无趣,无趣的很!”

    看到盘煌尊使攻击愈发的慢,江逸无语的翻了翻白眼。他杀不了盘煌尊使,这一点他?#32422;?#38750;常清楚,两人总不可能一直在这耗下去吧?

    他无法控制狂暴的能量,盘煌尊使非常小心,所以不论他怎么布局,怎么设计都没有机会坑杀这个老狐狸,不然他内?#33041;?#20040;可能这么平静?

    “平静?狂暴?”

    “想要控制狂暴的能量,就必须让能量平静温顺起来,但平静温顺的能量却没有杀伤力。不对啊……我现在很平静,却比狂暴很有杀伤力啊,你看盘煌老狗都被我的平静吓到了呢,难道……”

    江逸脑海内?#31185;?#19968;个奇怪念头,这个念头一起如洪水般泛滥起来,一发不可收拾,他?#28872;?#20102;片刻,居然闭上眼睛站在半空中闭关了。

    
征服者入侵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