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焚天之怒 > 正文 第2233章 平靜,狂暴!
?    “這樣鬧下去,東殿的那位會不會出手?”

    比特尊使腦海內浮現一個念頭,事情的局勢逆轉得太快了,他生怕東殿那位忍不住出手。一旦出手,北殿之主西殿之主聯手怕是都救不了江逸,畢竟天尊的可怕比特尊使可是了解得很清楚。

    三位天尊很有可能就在觀戰,這一點比特尊使有七成把握確定。之前江逸的事情并沒人上報,北殿之主卻知道得一清二楚,這說明他們一直在關注此事,此刻焉能不觀戰?

    比特尊使想了一會搖了搖頭,現在的局勢根本超乎了他想象之外,也不是他能左右的,他甚至連幫一點忙的能力都沒有,只能睜大眼睛靜待事情的后一步發展。

    他透過主宰威能鎖定那邊的攻擊,看了一會很快眉頭微微皺了起來。那邊盤煌尊使在主攻,江逸主防,已經交手了很多輪。不過……看情況江逸能防住盤煌尊使的進攻,但似乎不具備反攻的能力?

    剛才狂暴的能量絞殺龍陽尊使的一幕,還在腦海內浮現,如此狂暴的能量如何換做比特尊使絕對頂不住,盤煌尊使應該也頂不住,最少會負傷,一旦負傷的話戰力會慢慢降低,江逸將占據主導優勢。

    既然如此,為何江逸不反攻?

    時間拖得越久對于江逸越不利,畢竟給盤煌尊使摸清楚他的底細后,很有可能一擊必殺。江逸應該很明白這一點,為何他不攜滅殺龍陽尊使之氣勢壓著盤煌尊使打?

    難道……

    比特尊使內心涌起一個念頭,再聯想剛才龍陽尊使和江逸開戰的局面,他隱約已經抓住了一絲真相。

    “沒錯,沒錯了!”

    再次觀戰了片刻,那邊盤煌尊使和江逸又交手幾十招,把方圓十萬里的山川都轟碎,空間都崩塌了,比特尊使從江逸的出手中發現了問題。

    江逸只具備讓能量絮亂,讓攻擊瓦解消弭的能力,他不具備控制狂暴能量的能力。他能擊殺龍陽尊使完全是偶然,或者說根本是龍陽尊使自己找死。

    比特尊使成為尊使兩百萬年了,眼光何等毒辣?剛才被震懵了,此刻一下就看穿了事情的本質和真相,他暗暗搖頭內心懸了起來。

    他都能看穿,盤煌尊使突破尊使三百萬年了,不論是戰力眼力戰斗經驗都強他很多,盤煌尊使焉能看不穿?而盤煌尊使還在轟轟轟,有條不紊的攻擊,目的不言而喻,他在尋找機會對江逸一擊必殺。

    ……

    事實上!

    盤煌尊使的確很早就看破了,他卻不是像比特尊使想的那般在尋找機會對江逸一擊必殺。

    其實剛才有幾次機會他都沒有出手,龍陽尊使的死讓他內心變得很小心。他一直在觀察江逸是否還在隱藏戰力,是否挖了一個坑,在等他跳下去。

    江逸的神色太平靜了,如一潭死水般古井不波。

    江逸一直站在原處沒動過,四面八方的空間崩塌,唯有他身邊百丈空間一直很穩定。他面色很平靜,非常的平靜,面對四面八方的攻擊他雙手總是沒煙火氣的揮動,輕易就讓盤煌尊使的攻擊瓦解,這動作宛如在自家后院驅趕蚊子般…

    無欲則剛,不懼死亡內心則不起波瀾!

    江逸很滿足了,斬殺了龍陽尊使,他有什么不滿足的?盤煌尊使非常小心,他殺不了盤煌尊使,他沒機會。

    最關鍵的是——此戰打到這個份上,龍陽尊使都被殺了,三位天尊還沒出來?江逸內心已經徹底放棄了,對于三位天尊不報任何希望了。

    他原本的想法是轟轟烈烈大戰一場,把三位天尊驚動。在他看來天尊是世界主宰,高高在上,心胸和眼界都是超然的,他們能容得下整個天下,還容不下他一個年輕小子?

    只要天尊出面調停,或者阻止大戰,他絕對會妥協,只要不殺他,不動鴻蒙世界的人,懲他百萬年千萬年服役,或者有更為難的懲戒他都無所謂…

    然而沒有!

    龍陽尊使死了,三位天尊都沒有出手這唯有兩個解釋,一是三位天尊彼此之間有默契,不想插手下面的紛爭。二是三位天尊還在看戲,等大戲結束三人才會出現收拾殘局。

    不論是任何一種情況,都不是好情況,不管他戰勝戰敗,他都活不了。

    戰敗了他就死了,戰勝了天尊要出來收拾殘局,要穩定仙域平靜,要維護天規,要維護他們的尊嚴,他同樣唯有一死…

    既然都是死,結局已經注定了,江逸內心還怎么可能有波瀾?不甘,暴怒,歇斯底里等等都沒有任何意義,不如瀟瀟灑灑的死,灑脫的走。

    人這一生,眼一閉一睜就來了,一睜一閉就走了。

    死后什么都管不了,什么都無所謂,什么都放得下了,沒有那么多的不舍,沒有那么多的糾結、抱怨、恨意,活著固然好,死了也要坦然。

    這就是江逸此刻的心態,他不僅僅是臉色平靜,內心也平靜。這也是導致盤煌尊使不敢動的緣故,江逸的神態和靈魂太平靜了,宛如一個運籌帷幄的軍神,宛如超然在上一切都掌握在手中的天尊。

    “呵呵!”

    江逸望著盤煌尊使那閃爍的眸子,莫名的感覺有些好笑,他咧嘴說道:“盤煌尊使,你身為第一尊使怎么膽子那么小呢?你這幾百萬年都活在狗身上了?小爺一直站在這等你來殺,你幾次想動手都忍住了?你怕什么呢?你家殿主就在背后看著你,你死不了的,放心出手吧。”

    “呃…”

    江逸那輕松的語氣,那輕佻的話語,那平靜的神色讓盤煌尊使內心更凝重了,尤其那句“你家殿主在背后看著你”讓盤煌尊使更加謹慎了。

    江逸這激將法太明顯了,江逸肯定挖了一個坑等著他跳呢。

    “無趣,無趣的很!”

    看到盤煌尊使攻擊愈發的慢,江逸無語的翻了翻白眼。他殺不了盤煌尊使,這一點他自己非常清楚,兩人總不可能一直在這耗下去吧?

    他無法控制狂暴的能量,盤煌尊使非常小心,所以不論他怎么布局,怎么設計都沒有機會坑殺這個老狐貍,不然他內心怎么可能這么平靜?

    “平靜?狂暴?”

    “想要控制狂暴的能量,就必須讓能量平靜溫順起來,但平靜溫順的能量卻沒有殺傷力。不對啊……我現在很平靜,卻比狂暴很有殺傷力啊,你看盤煌老狗都被我的平靜嚇到了呢,難道……”

    江逸腦海內涌起一個奇怪念頭,這個念頭一起如洪水般泛濫起來,一發不可收拾,他沉吟了片刻,居然閉上眼睛站在半空中閉關了。

    
征服者入侵返水
微乐福建麻将官网版下载 至尊棋牌捕鱼 云南11选5开奖时 五分十一选五APP最新版下载 杭州麻将下载平台 意甲历史总射手榜排行 南京麻将规则 陕西陕西十一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山东老十一选五走势 华体网足球即时指数 新疆11选5怎么玩赢钱 急速赛车单机游戏 欢乐贵阳捉鸡麻将 福建体育36选7开 攒劲甘肃麻将手机版 宁夏11选五走势图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