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山海经之三子传说 > 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风雨神山 祖状大神
    云雨山在山海界南大荒东部,山上生长有一种神奇的树木——古栾。这种古栾不长于土壤之中,竟生于赤岩之上,吸天地灵气,夺日月精华,终然开花结果,而这花这果,正是诸天之帝?#19981;?#39135;用的神药之一,因此在山海之间,颇负盛名。

    音郄一路御云往东而来,行有多时,就运远瞰见下界有一座大山,云雨飘渺,红光冲天,既知已到了云雨山了,遂就将云脚一沉,落在了大山之巅。

    却未等音郄脚跟落稳,?#21534;?#19968;声疾喝:“什么人,来云雨山作甚?”

    音郄闻喝,左顾右盼,却只见山野阔渺,并不见昔日山神,忙朝天行礼道:“晚辈不姜山音郄,特来拜谒大神。”

    “不姜山?不姜山倒是听说过,但音郄这名号却没有听说过。”那话音十分细锐,却不知从?#26410;?#20256;来。

    “晚辈是巫山大君金门门下,道术浅微,不值一提。还请大神现身一见,晚辈有要事相求。”音郄看不见人影,心中十分吃惊。

    “嘻嘻嘻嘻……我不就站在你的面前吗?”那声音忽从音郄的绣花靴前传来。

    音郄连忙低头一看,却见一个七寸来高的金甲小人站在脚尖前,仰头叉腰,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不禁惊讶绝倒道:“你就是祖状大神?”

    “嘻嘻嘻嘻……我怎么可能是祖状大神,我是刚?#21019;?#22788;上任的山神?#36127;酢!?#23567;人?#36127;?#28866;漫道。

    “那原先的山神呢?” 音郄不禁问了一句。

    “前些时日,有从南方罍山逃出的邪灵之气?#20498;?#21040;了山海界,引起魔气大动,黄帝陛下怕这云雨山的山神被祖状蛊惑,就把他派往别处去了,令小人前?#21019;?#22788;接管山头。”?#36127;?#19981;无得意道。

    “你是此山的山神?”音郄虽有不信,但言语依旧委婉道,“晚辈现在有要事想拜见祖状大神,还请引见一下。”

    “嘻嘻……黄帝陛下早已传旨山海界,提防众魔趁中土气乱作祟。你是不是想?#20174;?#31062;状暗中勾结,准备兴风作浪,祸害山海界?”?#36127;?#24573;而一脸严肃地问道。

    “晚辈不敢,晚辈哪有这个本事!晚辈实是有要事来求。”音郄满面惊色,连连控身稽首。

    “嘻嘻,耍你玩儿哩……看你女娃儿是巫山大君的门下,相貌也很和善,我就带你去见他祖状一下也无妨, 你随我来!”小人?#36127;?#35828;完,化一道金光前头去了。

    音郄甚喜,连谢不及,忙起云脚,紧随其后,径朝东山飞来,不多时,随?#36127;?#33853;在一座悬崖边。

    那悬崖直下数百丈,看不见谷底,云海蒸蔚,寒气逼人。

    就见?#36127;?#20914;着崖壁上叫喊道:“祖状!有故?#27515;?#30475;你了!”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36127;?#35805;落未久,突然从崖壁上传出一阵闷雷似的笑声,笑声之中,崖石陨落如雨,只见一个巨大的脑袋钻出崖壁间来,方头方脑方牙齿,绿发蓬松,双耳招风,正是云雨山昔日大神祖状,“?#36127;酰?#20320;每日闲着无事,拿我祖状耍乐,今日?#30452;?#25490;这谎话?#27492;?#25105;。这都几千年过去了,有谁个故?#27515;?#30475;我?”

    “祖状:这回不是寻你耍儿,真的有故?#27515;?#30475;你来了!”?#36127;?#31505;嘻嘻道。

    “哦……是夏耕,还是犁灵啊?”祖状信以为真。

    “嘻嘻……他俩一个在西大荒,一个在东大荒,都和你一样被紫霄宫的老祖给镇着呢,哪有闲空来看你!”?#36127;?#31505;道。

    “除了他俩,还会有谁??#36127;酰?#20320;若再耍我,从今往后我再不理你了!”祖状生气道,言语之中充满失落。

    “大神:是晚辈音郄前来拜见。”音郄见?#36127;?#20316;弄祖状,不免心生伤感:堂堂一尊山海大神竟然沦落到这种田地!

    咦?还真有?#27515;?#30475;望哩!祖状刹时兴奋起来,但须臾又没了兴致,叹息道:“听你的口气,也不过是个小女娃儿,如何说是我的故人?”

    “大神有所不知:晚辈乃是巫山大君金门门下,按理说来,也是大神的半个故人啊。”音郄朝着崖壁上行礼道。

    “巫山大君金门?哦……我想起来了,我以前拜访夏耕时,曾与他有过交往,也颇为投缘。他擅长药道,道术一般,但也算我神农族的一位贤人了。”祖状想起往日岁月,颇为感慨,“你说你是金门的门下,有何凭据?我又如何信你?”

    祖状起了疑心,音郄一?#31508;?#25514;。

    她?#20102;?#29255;刻,忽从胸怀里取出一?#35835;?#19971;寸长的耳坠来,飞身来到祖状的面门前,高举起那枚耳坠道:“大神,这是巫山大君的右耳坠,想必大神还能记得吧?”

    雨光之中,那枚耳坠左右微微摇晃,?#20102;?#30528;一派澄澈的青光。

    祖状定眼细看:“不错!这是青龙耳坠。?#19968;?#35760;得他左耳上吊着一个黄龙耳坠。看来你这女娃儿与他关系非同一般啊。?#28909;?#22914;此,你到风雨山来找我,有何事体?”

    “实不相瞒?#21917;?#20170;山海大乱,人界大乱,有一邦妖人?#27809;?#20405;入不姜山乌沙江流域,杀害那里的百姓,烧毁那里的宗庙,为非作歹,凶残无?#21462;?#25105;不姜山众神下山与他们交战,结果战死了八位道友,一万将士,伤亡十分惨重。”

    “那些妖人竟然如?#27515;?#23475;?”祖状似有不信。

    “那些妖人实非我族,都是老虎所化,十?#20013;?#29467;;而且又有五头怪兽,吃铜啖铁,刀枪不入。因我不姜山三族常年相互恶战,精锐尽失,所以召集的将士不过是些马牛羊鹿族类,?#23721;?#19982;凶猛的虎类作战,损失十分惨重。”音郄道。

    “原来如此。你来找我帮忙,我就算有这个心,也没有这个能,紫霄宫老祖不仅镇我一道金符,而且最近又加了一道旗令,现在又派了一个小人?#36127;?#26469;看管,正是日子?#23547;?#21602;。”祖状无奈道。

    “晚辈此次来,并不是请求大神出山,但大神乃是南荒的高人,?#38405;?#20123;妖人怪兽,定然知道来历,只求替我们找倒降服他们的办法,就已经感激不尽了。”

    “哦……原来如此,那让我想一想……想一想……那些妖人善化老虎,应该就是?人了。那怪兽吃铜啖铁,刀枪不入,倒是稀奇。”祖状瞑目细思顷俄,忽然睁眼问道,“那怪兽是不是长得身躯像熊,鼻子像象,脑袋像狮,毛发像豺?”

    ?#21534;?#31062;状对怪兽的详细描述,音郄不禁欣然大喜道:“正是正是……正如大神所说:那怪兽身躯像熊,脑袋像狮,还长着大象一般的鼻子。”

    “这?#25237;?#20102;。这怪兽生在南荒,名字?#23567;?#29519;’,乃是禀天地金气而生,皮肉都是铁结成的,据说还没有骨髓。”祖状一边搜索记忆,一边娓娓道来。

    音郄狂喜不已:“大神?#28909;?#30693;道怪兽的来历,就一定知道降服它的办法,还请大神指点一二。”

    “这獏兽虽然浑身如铁,刀枪不入,但它的鼻孔内有一虚窍,可以用烟火熏烧它的虚窍,因为它金气而生,最为惧火,所以烟火入窍,便可烧软它,到时皮骨软了,砍它的脑袋就如同砍瓜切菜。”祖状说出了斩杀獏兽的办法。

    “多谢大神指点。”音郄喜不?#36234;?#21448;追问道:“那?人如何降服?”

    “?人本是老虎所化,也好降服!如今我给你指一个去处,那里居住着远古祁氏,正是??#35828;目?#26143;。你如果能请祁氏出山,那么消灭?人,就易如反掌了。”

    “祁氏?”音郄又惊又喜道,“大神:到哪里去请祁氏?”

    “?#23567;?#26354;——山!”

    “中曲山!晚辈知道了。”音郄?#32769;?#33509;狂,连行数礼,“多谢大神指点,来日必?#21019;?#35874;。”

    行礼毕,音郄转身飞上崖畔,又大谢了?#36127;酰?#32483;花靴尖一点,蹿入云霄,急匆匆地飞离了云雨山。

    ******

    音郄曾随巫山大君走游山海界西南诸山,寻?#31227;?#33457;异草,妙果怪木,以配制神药,就宛如神仙眷侣一般,逍遥自在。

    而事实上,音郄委实十?#32844;?#24917;巫山大君,希望有朝一日结成伉?#24120;?#20570;那与天地齐寿的神仙夫妻,但巫山大君却一直认定“非同类族,不可联姻”的古训,委婉谢绝。数百年来,音郄相思依旧,因此给隐居的山头取名“苦山”,以?#21335;?#24605;之苦。

    这中曲山在山海界的西部,奇药颇多,如雄黄,杯木等。音郄曾随巫山大君游历至此,?#33485;?#21463;到此山的山神虞非稷招待,但言谈之间,无非药物之道,固然不知中曲山竟然还有祁氏一族。

    音郄认识路径,一路往西飞行,至落日时分,业已降落在中曲山山神庙门前。

    “虞老!虞老……虞老在吗?音郄看你来了。”音郄一边撩裙摆,迈?#30142;剑?#30452;入庙中,一边亲热地?#35874;?#30528;,声音清脆甜美,袅袅动人。

    “老拙?#31508;?#35841;呢?原来是你这小?#23601;?#29255;子!咱爷儿俩可是有一百多年没见了,大君怎么没来啊?”说话间,从剥落的香?#36127;螅?#38075;出一?#27426;?#30524;老头来,须发如雪,身缠豹衣,正是中曲山山神虞非稷。
征服者入侵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