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圣植契約 > 正文 彼岸花開 第七十五章:發芽
    “四天了,他們依舊沒動靜?”吳榮向倚樓問道。

    “恩,他們好像鐵了心就要躲在這尉犁山脈中。”

    “按照林禾的猜測我們來想的話,他們也許是以為他們暴露行蹤后也能把這個消息傳遍圣植界,從而就不再出來戰斗了,畢竟我們不比那些真正的小地方,所以就干脆一直躲在里面,玩一個欲擒故縱,等我們難不住性子,主動進去后,在森林中進行易容然后替換我們,即使是之后我們確認死了的人的身份看看他們時蟲族還是人,他們也可以在殺死我們之后在我們身上隨便畫一個鬼畫符,以此了事。”吳榮自嘲道。

    “畢竟蟲族蟲紋,除了最中央的圖案一樣,表明種族之外,外圍的圖案都是不相同的,因為這樣他們可以在短時間內就可以偽造一個蟲紋,混肴視聽。”倚樓接過話說道。

    “哼,這也太瞧不起我們了!如果說我們不知道他們會易容還好,現在我們知道了,還會像之前一樣要他們混過去嗎?!”無哦讓怒道。

    “倚老師,我們不能繼續等下去了,向鷗已經去往首都將林禾的推測稟報皇室,那時候皇室必定會派人來支援,但是,但是這樣的話,我們每個人心里都會不甘心的。”

    當然不甘心,吹芽鎮不是沒有什么實力的真正的小地方,狂妄點說,他們可以自己解決,他們也想自己解決。

    他們的英雄被殺,他們的親人,朋友被殺,他們心中積滿了憤恨。

    如果說他們沒有實力的話,那也就算了,等待支援來圍剿他們也能心中憤恨釋放。

    可是他們有實力,所以他們不想讓外人插手,因為沒有什么比自己親手報仇更加能了結他們心中憤恨的了。

    “恩,向鷗是以最快速度趕去的,所以不出十天時間就能到達首都,現在已經過去四天了,再拖延下去恐怕支援就會到來吧。”倚樓說道。

    “不行,不能讓別人插手,這是我們自己的仇,我們要自己報,告訴他們兩天后,進山圍剿!”

    倚樓聽見后立馬走開。

    “院長。”在吳榮也準備前往尉犁山脈查看情況時,身后有一個十分弱小而嘶啞的聲音傳來。

    “你又來了嗎?林禾。”吳榮無奈的扶額道。

    “如果您答應我的話。”林禾的聲音可以說十分弱小,幾乎聽不見。

    “我說過很多次了,這一次戰斗你們學生只能從旁輔助,更別說你想獨自一個人去對抗哈薩宇。”吳榮堅決的否定道。

    兩天前,通過學院老師的治療,林禾除了聲音,他的體力和植力已經恢復了,所以在恢復時立馬來找吳榮,想要申請讓他獨自一人與哈薩宇的權力,可是因為都被他們一口拒絕。

    “院長,我。”林禾停頓了一會,才說道“:院長,你們不想讓別人插手,是因為你們心中會不甘心,如此說來,如果你們殺掉了哈薩宇,你們覺得我會甘心嗎?”

    “你只是個外人!他是我們吹芽鎮的英雄,要報仇我們比你更有資格!”吳榮大聲呵斥道。

    “不,是我比你們更有資格,你們的仇恨源在一百多年前,這么多年,他對于你們來說就是一個縹緲的人,而我呢?我這三年中常常與他接觸,并且他死前我看見了他所有的記憶,他心中他塵封已久的憤恨,還有我自己的悔恨,加起來,比你們心中對哈薩宇的仇恨多得多!咳咳咳咳咳咳咳。”林禾原本嘶啞的聲音因為激動,變得更加難聽。

    “咳咳咳咳咳咳咳。”

    吳榮聽見林禾的話,不知為何臉上有一絲殺意閃過,但是很快吳榮便恢復了正常,談談的說了一句:

    “你有實力嗎?”

    “啊?”

    “想報仇,可以,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我們之所以不等待支援是因為我們有這實力,可以做到,但是你呢?現在只是低段二碎栽培師水平,而哈薩宇呢?蟲兵四戰,那是你能贏得了嗎?!

    如果你沒有實力或者說沒有較大把握的計策給我,讓我能相信你可以獨自戰斗,要不然別想,到時候你會連在一旁輔助的資格都沒有!我會把你囚禁在吹芽鎮里!”

    說完這句話,吳榮便轉身離開了。

    林禾獨自一人站在原地,心里細細回想著剛剛的話。

    看來吳榮院長確實被我逼急了,所以才會說出那刺心的話吧。

    哼,實力確實相差太多了,計策,我在這兩天想了幾乎上百個,可是大部分成功率太低,盡管有幾個十分理想的,可是也與那些計劃相差不多,除了其中小的漏洞,還有一個最大的變數,那就是實力。

    難道不行了嗎?

    好像這一次真的不行了。

    林禾十分沮喪的向回走。

    翌日。

    林禾看著一個個人都蓄勢待發的準備著,等待一天后,進入尉犁山脈,而他被通知在這兩天時間不準去學院,因為他們知道自己一定會繼續糾纏,也許會妨礙到一些事情,所以干脆就先對自己下禁止令,除非自己能夠想出能夠勸服他們的計策。

    徹底失望的林禾走在果園,也許是為了激發靈感,也許只是為了舒緩心情,他也不知道他到底是為了什么。

    “呃。”

    林禾身體突然一顫。

    “怎么回事?”

    林禾摸向自己的心臟,很快便感受到兩個不同頻率的跳動,林禾他早已習慣身體中有著另一個心跳,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剛剛他感覺有一個心跳劇烈的跳動,不,不是好像是撞了一下自己。

    但是當林禾放在胸口時,又恢復了正常。

    “難道是最近自己太過焦慮的原因嗎?哼,真是的。”林禾自嘲了一聲。

    “怎么回事?”

    林禾將正準備拿開手的時候,突然他感覺到身體內有一個心跳消失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難道是我的心跳。”

    正在林禾心慌的同時,林禾便覺到身體內的另一處傳來心跳。

    “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換地方了?”

    林禾趕緊想把手放在放在剛剛感覺的地方,但是很快那里又平靜了下來,很快心跳聲又在另一處傳來。

    林禾又趕緊移動地方,可是又停止了,很快又在另一處傳來,如此周而復始。

    “嘔。”

    在不知第幾次的這樣之后,林禾突然感覺那個心跳出現在喉嚨,導致林禾突然感到一陣惡心。

    “難道你讓我吐出來?要發芽了嗎?”

    沒有想到伴生種子發芽居然要吐出來的,原本還以為會更加神奇一點的。

    林禾如此吐槽道。

    “嘔!嘔!嘔!”

    “咳咳咳咳。”

    林禾在嘔吐了數次之后,那伴生種子終于出來了。

    林禾擦掉嘴邊的口水,抬起頭看見種子浮在空中,顯然是自身植力所為(種子比人輕),那顆種子在空中漂浮了許久,林禾跟著他走了許久,突然種子停下,像是找到了什么。

    “咻~”

    種子像子彈一般射進土壤中。

    很快土壤中便長出一株幼苗。

    幼苗破土之后,慢慢的長高了一些,便停止了,而隨后幼苗上突然浮現著植力,那些植力一開始只是呈螺旋狀,但是不一會,這些植力便變成了一朵彼岸花。

    “呼。”

    植力形成的彼岸花沒有呈現一會便向被風吹散一般散去,而與此同時幼苗也發出了光亮。

    “呃。”

    待在近處的林禾被那突然的光亮晃瞎了眼。

    當林禾再次睜眼時,一具女生光潔的身體便出現在林禾的眼前。

    “呃。”

    林禾被眼前景象所驚,一時挪不開眼。

    “呼!”

    光潔的身體并沒有在林禾面前展現太久,因為之前散去的植力花瓣,又回來了。

    這些植力花瓣開始包裹在眼前身體上的每一處,最后這些植力花瓣便變成一件紅色連衣裙。

    “恩。”

    那名女生在穿上衣服后,便站在林禾面前,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沒有了那無限春光,林禾才仔細打量著面前這位女生。

    紅黑交錯的長發,晶瑩的皮膚,看起來吹彈可破,身材也十分的好(畢竟剛剛認真看過),只是……

    當林禾打量到她的臉時,心里有一萬只草泥馬奔過。

    因為他實在不知道說什么,為什么,為什么

    為什么這個人的臉會跟楚夢璃那么像啊!!!

    Ps.女主終于出現了!!!
征服者入侵返水
nba比赛比分记录 四川快乐十二电脑版的粉丝 黑龙江11选五5开 快乐8全包投500赚50 福快乐8是正规彩票吗 河北*走势图十一选 南粤36选7 腾讯分分彩开奖号码查询 永利棋牌网? 江西十一选五的规律 新疆25选7 青海11选五走势图今天 多乐彩走势图开奖结果 乐乐安徽麻将app 东方6+1走势图200期 通过网络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