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叶落修竹忆往昔 > 正文 押入大牢
    真真醒来后就一直照顾着扣月,很少休息,一直盼望着扣月的醒来。

    终于,两天后的清晨,扣月醒来了,他睁开双眼似乎还?#34892;?#22833;落,他淡淡的说“怎么还没有死……”

    这时公主真真进来看见?#24066;?#37266;来过来,她跑到?#24066;?#30340;身边哭?#29275;?#25187;月看见公主没事,眼里也满是泪花,妹妹没有事,真是太好了。

    公主哭着说“?#24066;鄭?#20320;终于醒了。”扣月笑着说:“妹妹,?#24066;鄭?#35753;你担心了。?#24066;?#29616;在已经没有事情了。马上就会好了,你不要伤心了。”

    公主淡淡的说:“?#24066;鄭?#22969;妹已经知道了所有事情,?#24066;鄭?#20320;现在不要太痛苦了,妹妹知道你的,你是爱着?#22124;?#30340;。你并不是有意要杀害?#22124;?#30340;,对不对。”

    扣月痛苦的闭上眼,流着泪说:“是你?#22124;?#35774;计,让朕杀害她。就是为了证明朕爱她。这个傻?#23601;罚?#26389;当然是爱她的,她是朕今生最爱的人。”

    公主缓缓的说道“?#24066;鄭?#25105;相信你,你是深爱着?#22124;?#30340;。请?#24066;?#29616;在一定要活下去。因为你还没有还了黄嫂的清白。?#22124;?#26159;被冤枉的。她没有伤害我,更没有伤害父皇。我当初是被一个黑衣女子下毒的。我没有看清那个黑衣女子的长相,因为她?#31508;?#33945;着面。

    穿着一身黑,但是我清楚的看见她从怀?#24515;?#20986;?#22124;?#26085;夜佩戴的那个香囊。她将那个香囊扔在了我房间的角落,嘴里说着七璃儿,而你等待着去死吧。

    这个人她就是故意陷害?#22124;?#30340;,他就是想要黄嫂去死。后来她害我没有害成。而?#24066;?#20063;是相信黄嫂的,并没有?#22836;;噬?#37027;个凶手又再次行凶。

    又将我们的父?#22124;?#27515;了,她就是这样。她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和?#22124;?#20998;开,?#27809;噬?#20110;死地黄兄,你一定要活下去,你要继续追查下去。”

    这时扣月,慢慢睁开眼睛,扣月的眼睛中有了一点点的亮光不在那么死气沉?#27969;?#28129;无光,扣月缓缓开口的说:“没错。朕还要继续找下去。其实朕从来都不相?#29275;?#29827;儿真的被朕杀死了。朕要回去寻找她的。朕一定要找到她。朕要亲口告诉璃儿,朕爱的人是她,并不是别人,朕也要告诉她,朕并不是真心想要娶别的女子。”

    过了片刻扣月说道“真真,你知道吗?璃儿她怀了我们的孩子,朕不但没有保护好她们,反而却害了她们。朕真该死。”

    公主心痛的说“?#24066;鄭?#20320;不要自责了。”扣月定了定神说“来人,将蕊丹找来。”

    公主?#34892;?#38663;惊,?#24066;?#20026;什么要找来蕊丹,公主?#39318;擰盎市鄭?#20026;?#25105;?#25214;蕊丹来。”

    扣月眼里满是恨意的说“因为她做了伤害朕与璃儿?#26143;?#30340;事,她要付出代价了。”

    公主真真没有说话,静静的?#20102;?#30528;。

    不久,蕊丹被人带了过来,蕊丹还很是惊喜的说:“皇上,你醒了,蕊丹很担心你。”

    扣月看着蕊丹面无表情的说“朕与蕊丹相识了数年,却不知道蕊丹的演技却是如此的好,蕊丹什么时候来教教朕呢?”蕊丹慌张的说“不知道皇上在说些什么,蕊丹听不懂。”

    扣月厉声说道“好一个?#30340;?#21548;不懂呀,那日朕醉酒?#30343;?#20154;事,你是不是来过朕的寝殿?然后又派人去将七璃儿请到朕的寝殿中,你于是趴在床上,你明知那时朕?#30343;?#20154;事,所以脱了衣服故意让七璃儿看见这个画面,让七璃儿误会,对不对?”

    蕊丹慌乱的说“皇上皇上,蕊丹没有,一定是七璃儿说的对不对,她就是要陷害我,这个贱人,明明已经死了,还如此混淆是非。”

    扣月愤怒的说“蕊丹,你知不知道你这是什么罪?你调戏圣上,你玷污皇?#24050;?#38754;,你该当何罪呀如今,又口出狂言污蔑朕的爱妻。”

    蕊丹跪在地上说“蕊丹错了,蕊丹错了,蕊丹不该怎么做的,蕊丹糊涂了,请皇上饶了蕊丹吧。”

    扣月冷漠的说“饶了你,朕将你千刀万剐都不解心头之恨。”

    “来人,将蕊丹送到慎刑司,享受酷刑,之后关进牢房。”扣月冷漠的说道。

    蕊丹?#30343;?#21355;拉了出去,蕊丹大叫着“皇上,你好狠心,蕊丹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你从来不看蕊丹一眼,七璃儿,你个贱人,贱人,你死的好。”

    扣月已经愤怒到了极致。他

    怎么可以由七璃儿受到伤害,却不料伤害七璃儿最深的却是他自己。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公主看扣月表情痛苦心里很难过就先告退了,公主真真直接去了慎刑司看了看蕊丹,蕊丹浑身是血,甚是狼?#32602;?#20844;主淡淡的对蕊丹说“你千不该万不该动了伤害七璃儿的心思,你如今竟让本公主的?#24066;?#22914;此痛苦,本公主可不会轻?#36861;?#36807;你。”

    蕊丹费力的睁开双眼说“我可是宰相之女,你们能怎么样?”

    公主笑了说道“宰相之女算什么东西,你妩媚皇上的罪名要是定下来,你家也救不了你,?#36824;?#28385;门抄斩也是有可能的。”

    蕊丹狠狠的看着公主说“没想到,平日里温柔单纯的公主,竟然变成了这种人。”

    公主微笑着说“九死一生,被?#22124;?#25937;了回来,知道了许多事,也明白了许多道理,只是?#22124;?#22826;过善良,才会一次次被你们伤害,最终?#27809;市?#30171;苦不堪,本公主最忍受不了的就是本公主最亲近的人痛苦,和最好的朋友受到伤害。”

    蕊丹依旧还是瞪着公主。公主又说道“蕊丹说本公主变了,其?#24403;?#20844;主从来没有变,你从来都不了解本公主,你根本不懂,像你这种人也永远不会懂。”

    公主说完喊道“来人,将她送去大牢,现在还不能让她死。”蕊丹就这样被拖进了大牢,公主悠闲的来到大牢笑眯眯的看着蕊丹。

    蕊丹慌乱的说“你要干什么。”蕊丹边说边往墙角爬去,公主说“不是本公主要干什么,是本公主来还你什么?”

    公主说完摆了摆手两个侍卫端着一盆的盐水像蕊丹走了过去,蕊丹说“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21534;?#35265;蕊丹痛苦的哀嚎?#29275;?#20844;主说“你让我?#24066;?#22914;此痛苦,你也尝尝这伤口上撒盐的疼痛。”

    公主临走时说道“给她换身干净的衣服,处理下伤口,不要让她死了,要不然脏了这大牢。?#31508;?#21355;们答应着。

    公主就走出了牢房,刚一出来就看见了启杭,启杭看着她,她走道启杭的身边说“我无法容忍任何伤害过我?#24066;?#30340;人……”公主说着眼泪却也掉了下来,启杭安慰着公主说“你不要害怕,不要害怕,我会保护你们的……”
征服者入侵返水
超级大乐透周一走势图 彩票公式 足彩单场如何买赚钱 如何在网上看群英会开奖直播 湖北11选5连线走势图 谷歌股票行情实时查询 澳洲幸运8开奖是什么时候 福彩3d和值走势图彩吧 申城四人斗地主棋 判断福彩组三技巧 快中彩走势图 2019年每月上证指数 11选5技巧稳赚 零点棋牌一样的棋牌 重庆时时彩什么是组六形态 北京赛车pk10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