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執宰諸天 > 正文 第93章 我以我血換你命
    或許,喜歡一個人,就是要為了他而死。

    這一刻,楚伊橙是真正明白了男女之間所謂的喜歡,那就是一種情,一種即使付出自己的生命也無怨無悔的情。

    “趙真,你……你喜歡我嗎?”楚伊橙聲音變得更加虛弱了,看著趙真,開口問道。

    趙真沉默了,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剛剛從昏迷之中清醒過來,與這個女子認識還不到一個時辰。

    楚伊橙,國色天香,傾國傾城,是難得一遇的絕色美女,沒有男人不喜歡的。

    趙真不是不喜歡,而是他的心中早已有了人,那個讓他夢魂牽繞的人。

    不過,那個人,就仿若天之仙女,月光女神,神話傳說一般,完美無瑕,實在是太過于虛無縹緲,可望而不可即。

    他心系著她,但是他太過于卑微,就像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一般,可能她根本沒有將他放在心上。

    或許,他只是她生命之中一個微不足道的過客而已。

    現在,有這樣一個女子,為了他而奮不顧身,連性命都可以不顧,這是一種怎樣的勇氣?

    在趙真的心里,也只有自己父母能做出這樣的事情吧!

    外面的喊殺聲,漸漸地平息了下去,使得整個車輦變得更加沉靜。

    “我明白了……”楚伊橙看到趙真沉默不語,臉上頓時露出一股失望之色,眼淚無聲滑過臉頰。

    她第一次動情,喜歡上了生命中的第一個男人,但是遺憾的是,這個男人并不喜歡她。

    她的身心,瞬間冰涼如霜!

    “放心,我不會讓你死的!”這時,趙真終于開口說話了,緊握著她的手,目光堅定:“相信我。”

    他不想欺騙她,也不想騙自己。

    現在,他的心里有的只是感動,無法說出“喜歡”這個字眼。

    他已經查探出來了,這利劍雖然刺中了楚伊橙的胸口,但是卻沒有傷及心臟。

    或許是老天垂淚,大發慈悲,不忍紅顏多薄命,那鋒利的劍刃剛好從楚伊橙的心臟上面擦過。

    不然的話,心臟被刺穿,必死無疑。

    不是每個人,都有趙真的奇遇,可以得到一件上品元器,就算心臟被利箭射穿,都可以活命下來。

    “大小姐,你沒事吧?”這時,外面傳遞過來了田恒擔心的聲音。

    楚伊橙仿佛沒有聽到一般,臉色蒼白一片,閉上了眼睛,沒有任何的回應,似乎連開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她沒事,你們繼續趕路!”趙真心中隱隱作痛,替她回答道。

    “你是誰?”田恒聽到這聲音,臉色一變,隨即想起來了:“你是那個昏迷之人?你對我家大小姐做了什么?快點放了我家大小姐,不然我與你不死不休!”

    田恒忠心耿耿,赤膽忠心,瞬間就想到,對方恩將仇報,劫持了自家小姐。

    “聒噪!”

    趙真神色冷厲,猛地大喝:“如果不想你家大小姐死,就給我閉嘴,繼續趕路!”

    “你……”田恒語氣一窒,臉上陰晴不定。

    “大小姐怎么不說話?”

    “此人肯定是惡徒,劫持了大小姐。”

    “田頭,沒有什么好猶豫的,立刻沖進去,將此人擊殺,拯救大小姐。”

    “對!或許,此人和那些刺客本身就是一伙的。”

    ………………

    其他護衛,個個義憤填膺,蠢蠢欲動,要身先士卒,沖進去拯救大小姐。

    “閉嘴!”田恒大聲喝道,制止了眾人:“繼續趕路!”

    他不是傻瓜,似乎猜測到了一些什么,剛剛那個刺客,武功高強,殺死了不少的護衛,連他都不是對手,但是卻被一下打飛了出來,當場死亡。

    大小姐不可能有這種實力,毫無疑問,肯定是那銀發男子干的。

    所以,對方絕對和刺客不是一伙的。

    “這群刺客,明顯是沖著大小姐來的,難道……是大小姐受傷了,那人在進行拯救?”他一瞬間就想到了,望著旁邊華麗的車輦,臉上露出一股深深的擔憂,在心中默念道:“大小姐,你千萬不能有事啊,否則楚氏就完了。”

    車輦中。

    “楚伊橙,我現在就為你治療傷勢!”趙真說著,就伸手去脫楚伊橙的衣裳。

    這劍,雖然沒有刺中楚伊橙的心臟,但是十分接近,必須要小心翼翼地處理,一旦傷及心脈,也是必死無疑。

    所以,他首先要將劍拔出來才行。

    衣裳脫落,大片雪白的肌膚暴露在空氣之中,瞎想飛思,立刻令趙真臉頰通紅。

    他到底還是一個少年,對于異性的身體結構懵懵懂懂,同時又充滿了好奇,向往,第一次經歷這樣的事情,他頓時有一些心猿意馬,熱血澎湃,難以自控。

    兩人盤膝對坐。

    此時的楚伊橙,身上只剩下一件貼身粉色褻衣,美麗動人,風情萬種,引人注目。

    趙真哪里經得住這種誘惑,吞了吞口水,鼻間的氣息越發地粗重起來。

    楚伊橙此時已經睜開了疲憊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趙真,她懂得一些醫術,當然知道自己的傷勢極重,必須要脫掉衣物,才能夠將劍刃成功拔出,而不傷及心臟。

    所以,她并沒有任何的反抗,任憑趙真寬衣解帶。

    這是她喜歡的人兒啊,她的心,在她挺身而出的那一刻起,便屬于了他,何況是這具身體呢?

    現在,就算趙真要了她,她也不會反抗。

    但是,就在這時,趙真一下看到了插在楚伊橙胸口的那劍刃上面,瞬間被澆了一盆冷水,立刻冷靜了下來。

    在這樣關鍵的時刻,他居然胡思亂想,想入非非,實在是該死。

    定了定心神,他才開口說道:“忍著點,我要將劍刃拔出來了!”

    “嗯!”楚伊橙微微點頭,心里感到欣慰的同時,又有一種淡淡的失落。

    欣慰的是,她果然沒有看錯人,趙真不是那種輕薄之人,而是一個正人君子。

    而失落的是,難道她的身體不夠完美嗎?居然對她無動于衷,或者說,他的心里真的已經住了一個人,再也容不下他人。

    趙真掃除一切雜念,神色變得專注起來,聚精會神,全神貫注,左手的兩根手指,食指和中指并攏,按在那傷口的上方,壓制住靜脈。

    幾乎是同時,他右手閃電般伸出,一下夾住那劍刃,運轉指尖的力量,猛地一彈。

    撲哧!

    那斷劍立刻從楚伊橙的胸口抽出,伴隨一股鮮血飚射,“叮”的一下,釘在車輦的橫梁上。

    哼……

    楚伊橙口中悶哼了一聲,似乎在忍受著巨大的疼痛,臉色煞白,額頭上香汗淋漓,身上的氣息漸漸虛弱了下去,逐漸走向死亡的深淵。

    “以血為引,運轉周天,血脈相通,元始化神,我以我血換你命…………”

    趙真毫不停留,在那劍刃飛出的瞬間,咬破手指,一下按在楚伊橙胸前的那血淋淋的傷口上,口中念誦出一連串深奧的口訣,字字珠璣,蘊含著鬼神莫測的力量。

    嗡!

    “元始化神決”運轉起來,趙真體內的血液,立刻順著他的手指,沖刷進入楚伊橙的體內,兩人的血液交融在一起,化為熊熊燃燒的精焰,滾滾流淌。

    嗯!

    楚伊橙立刻感覺到胸口傳遞出一片火熱,全身的毛孔的舒張了開來,歡呼雀躍,就像是被人醍醐灌頂,傳授絕世神功一般,飄飄欲仙,不由得呻吟出口。

    在古老而原始的時期,最早的生命,便是出現在水中。

    水一動,就代表了生命不息。

    這人一死,除了心臟停止跳動之外,血液也會僵固下來,停止流動。

    現在,楚伊橙體內的血液燃燒,滾滾而流淌,反過來刺激心臟的機能,劇烈跳動起來,維持生命。

    而且,趙真的血液,不同于一般人的血,先是經過了龍虎金丹的改造,接著又結果了妖元力的洗禮,最后獲得“元始化神決”,洞穿了肉身微粒的秘密,激發了一條巨龍的力量。

    所以,他的血液之中,蘊含著強大的生命力,潛力無窮,尤其是巨龍的力量,使得他的血液,完全不比任何的神丹妙藥差。

    如果這被那些修元者知道,恐怕他會被捉去,直接煉制成為一枚絕世神丹。

    這是他的秘密。

    但是現在,為了拯救楚伊橙,他不得不將其動用出來。

    如此重的傷勢,幾乎已經回天乏術,也只有這天上地下最強大的功法,“元始化神決”能夠拯救,化腐朽為神奇。

    更多鮮血從趙真的指尖流淌出來,匯聚到楚伊橙的體內,一個周天,兩個周天,五個周天,十個周天…………

    足足運轉了七七四十九的周天,才漸漸地平息下來。

    呼!

    趙真口中長長地吐射出來了一口濁氣,額頭大汗淋漓,臉色微白。

    顯然,損失體內如此多的精血,對于他來說,也不是那么輕松,他現在身體非常虛弱,那沒覺醒的微粒,也變得暗淡無比,恐怕需要一番苦修,才能夠徹底恢復過來。
征服者入侵返水
一码大公开 黑龙江 福彩36选七 澳洲幸运8计划app下载 广东快乐十分keno彩票 幸运飞艇pk10稳赢公式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002 电玩捕鱼24小时兑换 永利炸金花棋牌 31选7奖金设置 22选5河南最新开奖视频 吉林吉祥麻将 彩票深圳风采开奖结果今天 讯盈篮球比分网 娱乐真人捕鱼棋牌 一定牛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 河北十一选五直播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