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执宰诸天 > 正文 第184章 人心叵测,世道险恶
    镇国侯也是一个狠角色,驰骋沙场,杀过的人如同横沙粟粒一般,不?#30772;?#25968;。

    他的精神,他的意志,与周围的那些贵胄弟子天差地别,根本不能够相提并论。

    “哈哈……”

    他突然大笑起来,眼中?#20102;?#30528;冷芒,淡淡而道:“年轻人自信是好事,但是自信过头了也不好,容易招来杀身之祸,你要讲道理,那我就和你讲道理……”

    说话之间,镇国侯体内涌现出一股强大的内息,呼啦,呼啦,传递出如同拉风箱的声音,居然向赵真发动了攻击。

    他的速度极快,身体在地上化作一连串残影,二十步距离,一抢及至,落到赵真的面前,单手一劈,?#21697;?#21628;啸,吹得无数人衣袍猎猎震荡。

    “拳头大才是硬道理!”

    与此同时,他的口中发出低吼声。

    这个镇国侯,也和欧阳惊云,?#33258;?#23665;,政亲王是一个级别的人物,先天八重,内息极为浑厚,一下出手,迅如奔雷,力如泰山。

    不过赵真经历了这么多次的危险,怎么可能没有任何防备呢?

    自从被欧阳?#26131;?#36861;杀,他就知道,越是身份显赫,高高在上的人物,就越是睚眦必报,他把刘勇打成重伤,镇国侯怎么可能无动于衷,?#21796;?#34892;报复?

    好嘛!拳头大才是硬道理,他是想用实?#24066;?#21160;来给赵真上课。

    ?#25226;?#33310;长空!”

    就在镇国侯这单掌劈杀之间,赵真的内息也爆发了出来,浑身一震,背部的两块肌肉撑起,唰!顿时好像一只大雁展翅似的,身体变得轻飘飘的,瞬间躲过了镇国侯的劈杀。

    ?#25226;?#24433;楼的武功,南雁不归拳?小子,原来你是血影楼的?#31508;郑?#23621;然?#19968;?#36827;皇宫禁地来,是想要干什么?肯定是想图谋不轨,当诛!”

    镇国侯看见赵真施展出这门武功,立刻就找到了把柄,口衔法令,堂而皇之进行诛杀。

    血影楼一直以来都是朝廷严厉剿杀的对象,他先声夺人,一顶大帽子扣下,准备快刀斩?#34915;椋?#20197;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诛杀赵真,这样?#21796;?#27809;罪,反而有功。

    即便赵真不是血影楼的?#31508;郑?#30343;上也怪罪不到他的头上来,最多只是责罚一二,给皇姑一个交代,不会有什么问题。

    铁云国天才无数,不会缺少这一个。

    想到这些,他的心中杀意越来越重,攻击也越来越凌厉,就如同上了战场,两军对垒,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不死不休!

    “侯爷威武!”

    “原来是血影楼的?#31508;郑?#31616;?#31508;?#22823;胆包天,杀了他。”

    “皇姑都被他蒙在了鼓里,幸亏侯爷英明神武,让他原形?#19979;叮?#19981;然肯定要出现什么乱子。”

    …………………………

    四周的那些贵胄弟子,?#36861;?#21483;了起来,为镇国侯呐喊助威,只有诛杀了赵真,他们才有机会争夺这个空缺出来的名额。

    人群之中,吕奉看见赵真遭受到镇国侯的攻击,一颗心立刻提到了嗓子,担心无比。

    他知道镇国侯等人,已经得到了皇上的默许,就是为了考验赵真的能耐,毕竟赵真的出身,无法令人信服。

    苏婉容也把赵真认了出来,就是云雀楼中的那个护卫,也是她登上百灵峰所遇到的人,心中惊讶无比,似乎没有想到,此人会进入姑姑的法眼,获得赏识。

    呼呼呼……

    场上的战斗,一刻不停,激烈万分。

    赵真不?#31995;?#26045;展出“南雁不归拳”,躲避镇国侯的扑杀,他听到这些声音,顿时心中冰冷。

    人心叵测,世道险恶。

    他有什么罪过?

    是苏凝香突然出现,强行给了他一个名额,要他进入正天道修炼的,但是现在,这些人为了利益,要置他于死地,没有道理可言。

    “拳头大才是硬道理……”

    终于,残酷的现实,还是让他深刻地领悟到了这句话的含义,什么?#31353;ǎ?#20160;么规矩,在实力面前都是虚妄。

    人想杀人,就是一个念头的事情,匹夫一怒,血溅五步!

    ?#25226;?#23637;高飞!”

    刹那之间,他猛地跳跃了起来,再次躲过镇国侯的攻击,这门武功,已经被他修炼到达了出神入化的境地,非常的精妙。

    接着,他身上的气势一变,竟然不再闪躲,内息鼓荡,彻?#33258;?#36716;了肉身微粒,双?#28909;?#22823;刀大斧,一连九步,?#35762;?#36386;杀,爆射出强悍的攻击,与镇国侯进行?#25165;?#30828;的交锋。

    殿堂之中,立刻出现了无数的脚影。

    砰砰砰砰砰砰

    两人不?#31995;?#25340;杀,每一次碰撞,都?#30772;?#26469;了猛烈的劲风,发出巨大的爆破之音。

    不过这金銮殿,全部都是由坚硬的铁沙铸造,可以承受十万斤力气,先天九重大圆满的高手攻击。

    韦不凡就是先天九重大圆满,若是来到金銮殿,也破不开。

    “此子是什么修为,竟然拥有如此大的力气?那琅琊郡王吕蒙家的小子,天生神力,也没有这?#33267;?#27668;!”

    镇国侯开始信誓旦旦,要把赵真诛杀,但是现在,却震惊无比。

    如此激烈的搏杀,就算他也有一些吃不消,脸色渐渐地变红起来,内息出现了些许的紊乱。

    突然之间,他的耳边传递出一声龙吟般的呼吸身,接着就见赵真的身体似乎变得高大起来,如同一尊王者,威武不凡,轰杀出来了一拳。

    砰!

    来不及?#20174;Γ?#20182;的身子就挨了赵真一拳,被打?#27801;?#21435;,落在十余?#36175;猓?#21333;膝跪地,口中喷出鲜血。

    在他的胸口,坚硬的盔?#23383;?#19978;,竟然出现了一个拳印。

    “不败王拳,这是欧阳?#26131;?#30340;绝学,你怎么能够拥有?#20426;?#38215;国侯不可?#23478;?#22320;看着赵真。

    就是这一番攻击,赵真施展了许多门武功,每?#24187;?#27494;功都修炼得非常精湛,显现出来了武学宗师般的造诣。

    修炼武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24187;?#39640;深的武功,最起?#32964;?#35201;修?#37117;?#21313;年才能大成,赵真才多大?怎么可能身怀这么多门武功?有这个精力?

    但是他哪里知道,赵真的武功,都是从生?#21862;?#26432;当中?#27801;?#36215;来的,而且,赵真的灵魂比普通人要强大得多,修炼武功,事半功倍。

    欧阳?#26131;?#36861;杀赵真的事情,是被封锁起来的,琅琊郡距离京都,万里迢迢,非常遥远,他们的消息不可能那么灵通。

    “不败王拳,是我杀死欧阳?#26131;?#30340;人,从他们身上抢夺来的,镇国侯,你诬蔑我是血影楼的?#31508;郑上?#20320;却不知道,血影楼的楼主?#33258;?#23665;,就是被我所杀死……”

    赵真一?#35762;降?#26397;着镇国侯走去,身上的杀气猛地暴增了十倍,他的双目,渐渐分离,浮现出来了两个瞳孔,仇恨之眼,就要爆发而出,绝杀一?#23567;?br/>
    “什么?你你你……”

    镇国侯听到这话,几乎要被活活吓死。

    欧阳?#26131;澹?#22312;铁云国的地?#24576;?#28982;,有修元者的老祖宗坐镇,即便是皇室之人,见到欧阳?#26131;?#30340;人,也得客?#25512;?#27668;。

    在铁云国,宁惹铁云皇?#36965;?#19981;犯欧阳?#26131;濉?br/>
    这是许多贵胄弟子被长辈耳提面命,要?#20146;?#30340;一句话,但是现在,赵真身上的“不败王拳”,竟然是杀死欧阳?#26131;?#30340;人夺来,这太过于惊世骇俗了。

    要知道,能够修炼“不败王拳”的,无一不是欧阳?#26131;?#30340;核心成员,如今被杀……

    细思极恐!

    此时此刻,镇国侯在赵真的仇恨之眼的注视之下,陷入到深深的惊恐当中,浑身颤抖,动弹不得,立刻嗅到了一股死亡的危机。

    他的心中顿时生出巨大的悔恨来,怎么惹上了一尊杀神?

    江易眼中的仇恨,越发浓烈,几乎就要?#26432;?#24515;神,大开杀戒,把镇国侯杀死,?#36805;?#25165;叫嚣的那几个贵胄弟子杀死。

    “赵真……”

    就在这时,一道威严的声音在大殿之中响起。

    铁云皇帝?#23637;悖?#32456;于开口说话了:“你们的胆子也太大了,赵真是凝香亲自选择,决定进入正天道修炼的人,你们居然敢?#23460;桑?#20026;难于他,该当何罪?#20426;?br/>
    此话一出,整个殿堂的气氛为之一变,令人胆颤心惊。

    “皇上息怒!”

    所有人立刻跪拜下去,?#25104;下?#20986;诚惶诚恐之色。

    江易闻之,身上的仇恨渐渐?#21493;?#25955;,仇恨之眼也隐没了下去,整个殿堂之上,所有人都跪下了,只有他一个人站着。

    “皇威,皇威,原来这就是皇威,一声呵斥,天地变色,就算再厉害的人物,也要顶膜朝拜,战战兢兢……”

    他立刻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威压,出现在他的身上,冲击他的心灵,弯曲他的精神,要让他为之低头,进行臣服。

    不过他连高高在上的修元者都不怕,就算在苏凝香的面前也不低头,何况是区区一个皇帝。

    他只跪天,跪地,跪父?#28014;?br/>
    “镇国侯,朕念你忠心耿耿,为朝廷立下无数汗马功劳的份上,就罚你三年俸禄,在家面壁思过,兵权暂时交?#21830;?#23376;,你可信服?#20426;?br/>
    ?#23637;?#22312;赵真的身上看了一会儿,似乎也不计较,而?#24378;?#21475;说道。

    “微?#32908;?#36981;旨!”

    镇国侯浑身一颤,皇?#38505;?#26159;要动真格,削他的兵权啊,不过他这?#25105;话?#28034;地,哪里敢反抗,只得乖乖把兵符交了上去。

    (多谢√~阿俊→的支持,再次郑重?#34892;唬。?br/>
    (本章完)

    
征服者入侵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