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執宰諸天 > 正文 第218章 浩然劍宗弟子
    流風國。

    大都城!

    這里乃天子腳下,似乎并未受獸潮的影響,依舊繁榮富饒,歌舞升平,一派輝煌之景象。

    這天清晨,大都城尚且還在沉睡,籠罩在一層薄薄的霧氣當中的時候,五匹駿馬飛馳,迎著朝霞,出現在了城外。

    這是三男兩女,都非常年輕,鮮衣怒馬,意氣風發。

    這一組合,立刻就引起了許多路人的側目,暗暗咂舌。

    這也不知道是哪個豪門貴族出來的弟子,男的英俊瀟灑,氣度不凡,而女的貌美如花,神色高貴。

    甚至有人猜測,他們乃是皇親國戚。

    不過皇親國戚出門,一般都有大量侍衛跟從,前呼后擁,陣勢非常之大。

    “終于到了,這就是流風國的皇城,大都城!”

    其中一個束發男子望著前方的城池,率先開口說道。

    “聽說這大都城已經有幾百年的歷史了,的確具備了一些古韻,氣派,但是與我們浩然劍宗的太岳城相比起來,就有點小家子氣了。”

    開口說話的,是其中一個皮膚白皙,插著紫晶發簪的女子。

    “師妹說的不錯!這流風國只是一個彈丸之地罷了,以他們的力量修建出大都城這樣的城池來已經頂天了,也只有正天道的浩氣城能夠與太岳城相提并論。”

    另外一個男子點頭說道,傲氣十足。

    原來這五個人,并不是皇親國戚,而是浩然劍宗的弟子。

    浩然劍宗,也是東臨的一個大門派,與正天道,殺天道相比起來也不相伯仲。

    “凡人愚昧,只知享樂,根本不知道危機四伏,早已迫在眉睫!這座皇城只怕要不了多久就會飛灰湮滅,被獸潮夷為平地。”

    “這次獸潮,相當詭異,如今已經爆發了九次,一次比一次龐大,正天道的幾波弟子來到這里,皆全軍覆沒,現在這個任務在正天道已經變成了五品任務,但是那些內門弟子都知道其中的厲害,不敢隨便接下。”

    “我們這次前來,就是為了鎮壓獸潮!流風國雖然不屬于我們浩然劍宗的管轄范圍,但是斬妖除魔,乃我輩修者的使命,自當義不容辭。”

    “走,我們立刻進城,先見一見流風國的皇帝再說,我們萬里迢迢前來幫他的忙,他應該感恩涕零,鋪紅毯,筑香案,率領文武百官出城十里迎接咱們。”

    “好了,非常時期,這些儀式就免了吧。”

    ………………

    說話之間,一行人立刻朝著巨大的城門而去。

    那些城守皆不敢阻攔,生怕冒犯貴人,只是悄悄派人向上面稟報。

    五人暢通無阻,很快就來到了皇宮,才被攔截下來。

    畢竟皇宮,乃是禁地,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夠進去的。

    “大膽,居然敢阻攔我們?”一個男子大喝道。

    他騎在馬背上,居高臨下地望著面前的數十禁軍,就像是在看螻蟻一般,眼中露出不屑之色。

    甚至他的心中在計算著,若是自己出手的話,將這些人全部斃掉大約需要幾息。

    “敢問幾位是……”禁軍統領已經接到稟報,并且看出這群人來歷不凡,于是小心地問道。

    “我們是浩然劍宗的弟子,前來斬妖除魔,速速帶我們去見你家皇上。”一個男子用命令的口吻說道。

    “浩然劍宗?”

    禁軍統領愣了愣,立刻心神大震。

    浩然劍宗,一個龐大的門派,實力不比正天道差。

    “讓開讓開,這是浩然劍宗派遣下來的使者,不可得罪……”他立刻吆喝起來,那些禁軍立刻讓出來了一條道路。

    “五位使者,請!”

    “嗯!”

    五人對于這個禁軍統領的表現非常滿意,點了點頭,然后就進入了皇宮。

    此時,流風國正在上朝。

    流風國的皇帝非常年輕,登基只有幾年的時間,大約二十五六歲的樣子,叫做“上官胤”。

    他身材健壯,長相俊美,一幅翩翩俏公子的模樣,足以迷倒萬千少女。

    他穿著一身云紋龍袍,端坐在龍椅之上,不怒而威。

    這是一國之君,又是絕世俏公子。

    兩者聚于一身。

    “啟奏皇上,近日有許多大離皇朝的高手涌入流風國,肯定是想圖謀不軌,為了安全起見,微臣建議將這些人通通控制起來。”

    一個大臣站了出來。

    “臣附議!”

    又是一個大臣道:“俠以武犯禁,這些高手出現在流風國,每一個都是危險的因素,必須要進行控制,防患于未然!”

    “這件事情朕已知曉,兩位愛卿有心了。”上官胤微微點了點頭,既不同意,又不反對。

    他身為一國之君,掌控大權,自然知道那些大離皇朝的高手來到流風國的原因,不過卻沒有必要當著文武百官的面說出來。

    有些事情,知道……卻不能說。

    兩位大臣互相看了一眼,只能退了下去。

    “啟奏皇上……”

    一個威武的武官道:“如今整個青山縣皆遭受到了獸潮荼毒,千瘡百孔,民不聊生,已經出現了大量的災民,這些災民到處逃散,謠言四起,因此在荒原一帶引發了巨大的恐慌,并且正在迅速擴散,導致許多百姓開始了遷移,甚至離開了流風國。”

    “混賬,誰敢散播謠言?肯定有人在背后推動。”

    “根據前幾次獸潮爆發的時間來看,三天之后,獸潮又會爆發,若是再不將其鎮壓下去,恐怕整個荒原城都得完蛋。”

    “荒原城若失,南州郡就守不住了,到時候我朝……危矣!”

    “我們不是向正天道救援了嗎?怎么還不派人前來鎮壓獸潮?只有修元者,才能夠把獸潮鎮壓下去!”

    …………………………

    許多武將,文官,紛紛開口說道。

    整個大殿一片嘈雜。

    如今青山縣的獸潮,經過九次爆發之后,已經弄得人心惶惶,徹底成為了流風國最大的國事。

    如此嘈雜的場面,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

    “啟奏皇上,浩然劍宗的五位使者已經來到了皇宮,要見皇上!”

    就在這時,一個御前侍衛走進大殿,單膝跪地稟報道。

    他的聲音十分洪亮,立刻將那些文武百官的聲音壓了下去,使得每個人都可以清晰地聽到。

    砰砰砰……

    幾乎同時,七八個御前侍衛,通通從殿外倒飛進來,口吐鮮血。

    接著那五個浩然劍宗的弟子大搖大擺地走入大殿,絲毫沒有將流風國的皇威放在眼里,像是回到自己的家里一樣。

    “大膽!”

    所有武官,將領,紛紛發出暴喝,就要出手,對五人展開撲殺。

    “住手!”

    上官胤立刻發聲制止,從龍椅上起身,走了下來:“這幾位是浩然劍宗的使者,諸位卿家不可冒犯。”

    “不錯!總算還有一個明白人,不然今天這個大殿怕是要血流成河!”一個男子森然一笑。

    好大的殺氣!

    許多文官不禁打了一個冷顫。

    “師弟,不得胡來,我們是名門正派的弟子,又不是邪魔外道,怎么能一言不合就大開殺戒呢?”

    束發男子開口責備道,但是卻讓人聽不出一點責備的意思,反而聽出來了一絲威脅。

    他的目光望了過去:“你就是流風國的皇帝上官胤?我叫呂世榮,這次我們師兄妹五人來到這里,是為了幫助你們流風國鎮壓獸潮,拯救蒼生,替天行道。”

    這群浩然劍宗的弟子,顯然就是以這個束發男子呂世榮為首。

    “幾位使者降臨,令我朝蓬蓽生輝!”

    上官胤客氣道,于是開始大張旗鼓地準備宴席,為五人接風洗塵。

    幾番推杯換盞,觥籌交錯,氣氛也變得熱鬧起來。

    舞池中央,一群妙齡女子載歌載舞。

    上官胤暗中觀察著五人的表情,發現那三個男子都不被美色誘惑,舉手投足之間的確有大門派弟子的風范,當下便不生疑。

    他放下手中的酒杯,開口問道:“敢問幾位使者修為如何?可有鎮壓獸潮的良策?”

    “怎么?胤皇不相信我們?我們的修為都是先天九重,呂師兄更是已經到達了先天九重大圓滿,實力在內門弟子當中可以排進前十,只差一步,就可以邁入修元者行列。”

    那個插著紫晶發簪的女子回道:“只有我們,才能幫你鎮壓獸潮!”

    “哦?”

    上官胤一驚,望著呂世榮的目光立刻發生了變化。

    先天九重大圓滿,并沒有什么稀奇的,流風國也有幾尊,但是能夠在浩然劍宗的無數內門弟子當中,實力排進前十,那就非常可怕了。

    “斬妖除魔,哪里有那么容易?這次獸潮,絕不簡單,背后肯定有精怪,甚至是大妖作祟,所謂擒賊先擒王,只要殺了那只精怪,大妖,獸潮自然平息。”

    呂世榮早有計劃,胸有成竹,眼中閃爍出強烈的精光:“我們準備先招募大量的先天高手,在獸潮爆發的時候,從中殺出一條血路,只要闖入到南荒山脈之中,找到那只精怪,大妖,我便能將之擊殺。”

    “先天高手?”

    上官胤眉頭一皺:“只怕沒有那么好招募。”

    “我自有辦法,三天的時間,應該足夠了!”,呂世榮道。

    (本章完)

    
征服者入侵返水
中金股票推荐 优乐江西麻将官方网站 黑龙江22选5基本走势图表 奥运会排球比分直播 同城游里的美女捕鱼 北京哪里卖麻将机 能邀请好友的麻将游戏 同城游美女捕鱼龙晶 斗牛牛棋牌游戏 新11选5 玩法 科乐吉林麻将 下载 2007意甲积分榜 江西优乐精麻将下载 支付宝天天红包赛12000 白银理财平台 北京pk10预测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