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執宰諸天 > 正文 第350章 船渡
    冥河果然兇險無比,一旦飛躍到其上空,就會遭受到各種可怕的攻擊。

    那河水之中,似乎隱藏著什么兇厲之物。

    趙真和趙萱兩人皆是驚出了一身冷汗,幸虧沒有過河,否則難以想象。

    “這條河恐怕是飛不過去了。”

    趙萱望著波濤暗涌的冥河沉思了一會兒,開口說道。

    雖然她獲得了太陽寶石,修為大增,但是也不敢在陰間亂來,小心駛得萬年船。

    “當年鬼靈宗貴為天下第一邪宗,門徒萬千,何等強盛,那些弟子有強有弱,參差不齊,是怎么渡過冥河回到宗門的?”

    趙真不慌不忙的說道:“肯定有辦法過河,我們先順著河到處瞧瞧。”

    說著,兩人就朝著冥河的下游飛去。

    大約行了幾千里,突然前方傳來一陣激烈的打斗聲,待到接近之后,發現這是一個渡口模樣的地方。

    而有兩伙人在此激斗,大約十余人,戰斗得難分難舍。

    觀這些人的穿著,以及所施展的神通術法,并非宗門弟子,而是一群散修。

    其中一方有五人,一個頭發斑白的老者,年輕俊美的兩男兩女,以老者為首,乃是修元三重元嬰境。

    而另外一方,并沒有修元三重元嬰境的存在,雖然人多,但是卻處于了下風。

    勝負已定。

    “碰上我黑山老祖,算你們運氣不好,受死!”

    突然,老者雙手掐訣,臉色變得陰森起來,猛的噴出一口黑血。

    這口黑血,充滿了邪惡之氣,陡然化作一條黑色巨蟒,閃電似的竄出。

    “啊……”

    對敵之人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鮮血狂濺。

    他的脖子竟然被黑色巨蟒咬斷,體內的元丹更是被一口吞掉。

    “妖術!”

    眾人大驚,轉身便逃,奈何那條黑色巨蟒速度太快,力量太強,眨眼之間追上眾人,一一擊殺,吞噬。

    沒有人能夠幸免,這是一面倒的屠殺,慘不忍睹。

    接著黑色巨蟒又變成黑血,沒入老者的口中。

    老者滿臉潮紅,似乎獲得了大補,修為變得更加精進了,渾身妖氣沖天,兇殘萬端,根本不像是人。

    “老祖神通廣大,術法無邊!”那兩男兩女立刻大聲的呼喊起來,滿臉恭敬之色。

    “哈哈……”

    黑山老祖仰天大笑,氣勢張狂,唯我獨尊。

    隨后幾人開始搜刮尸體。

    原來,幾人干的是攔路劫殺的勾當。

    “黑蟒血煉功,這是北寒妖族的一門神通術法,人若練之,需斬殺九千九百九十九條黑蛇,取其精血,融為一爐,盤坐其中洗煉七七四十九天,進行換血,整個過程痛不欲生。”

    趙萱說道:“不過這門妖術一旦練成,自身的精血就會變成一條黑蟒,可吸人精華,吞人元丹,提升修為,非常邪惡,而又強大。”

    “小弟,此人修煉了妖術黑蟒血煉功,妖氣沖天,殺人如麻,已經不是人,而是妖物,盤踞在這里劫殺來人,不如我們出手將他滅了,省的以后出去害人。”

    “小小妖術,不足為慮,也敢自稱黑山老祖?”趙真冷笑,但是卻沒有急著動手:“姐,別急,他們干完之一單,準備過河了。”

    “過河?”

    趙萱隨之一望,頓時就看見幾人將那些尸體搜刮干凈之后,來到了渡口邊上,黑山老祖掐了一個法決,發出一聲長嘯,聲音尖利,似鬼哭嚎。

    “他在干什么?”

    “快看河上!”

    只見河水之上,突然出現了一葉扁舟,穿過霧氣,緩緩駛來。

    “有船!”

    那兩男兩女發出驚呼,眼中盡是不可思議。

    黑山老祖則是目光灼灼,傲然道:“當年老祖我獲得奇遇,偶然拾得鬼靈宗弟子遺物,因此對這陰間了解甚多,這條冥河游不過去,也飛不過去,這些霧氣乃是一座大陣,叫做霧鎖乾坤,一旦飛入其中,就會遭受到各種各樣的攻擊,即便抵擋下來,也會迷失方向,無法達到鬼靈宗的山門之地。”

    “除非是那些鬼靈宗的高層,掌握著大陣機關,才能飛渡過去。”

    “一般弟子過河的方式,便是船渡。”

    正當幾人聽得入迷之時,那船已經駛到岸邊,其上有一干瘦船夫,身披蓑衣,雙手劃槳,問道:“死者還是生者?”

    “死者如何,生者又如何?”黑山老祖陰冷的目光盯著船夫。

    船夫嘿嘿一笑:“死者免費,生者嘛……需付船錢。”

    “大膽!”

    其中一個男子當即暴喝,一腳邁出,橫跨十余丈,到達船上,企圖將船夫擒拿。

    但是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就在他的腳剛落到船上的瞬間,整艘船變成了紙糊,根本撐不住一個人的重量,“咔嚓”一聲,當即戳破。

    男子掉入河中,幾個呼吸便被消溶,死于非命。

    “紙船?”

    黑山老祖大怒,當空一掌,砰!河面炸開,河水濺起百丈之高,但是詭異的是,那艘紙船似乎變成了幻影,一陣扭曲之后,竟然完好無損。

    船夫依舊笑容滿面。

    黑山老祖漸漸的冷靜了下來,沒有繼續出手,而是問道:“多少錢?”

    船夫伸出了一根手指:“每人一百!”

    一百兩銀子?

    還是一百顆元晶?

    無論什么,對于剛剛大豐收的幾人來說都不算什么,因此黑山老祖想也不想便道:“成交!”

    “你們先上船!”

    這是一艘紙船,有了前車之鑒,黑山老祖當然不敢亂來,于是就對剩下的一男兩女三人說道。

    三人臉色一變,但是并不敢違抗黑山老祖的命令,所以只能硬著頭皮邁開步伐,朝著船上踏去。

    奇怪的是,這次船非常堅固,并沒有被戳破,根本不是紙船,而是一艘真正能渡河的船。

    三人松了一口氣。

    黑山老祖見三人沒事,才上了船。

    “老祖……”

    突然,三人似乎看見了什么恐怖的事情,顫顫巍巍的叫了起來。

    只見黑山老祖上船的剎那,頭發一下白了不少,臉上的皺紋更多了,整個人似乎變得更加蒼老了。

    “我的壽命……”

    黑山老祖也感應到了異常,當即驚叫起來,死死的盯著那個船夫。

    原來,生者需付的船錢乃是自身陽壽。

    那每人一百,并非銀子,并非元晶,而是一百年的壽命!

    只是那一男兩女尚且年輕,又已經突破到了修元者,因此失去一百年的壽命,變化并不大。

    但是黑山老祖原本就已經年長,一百年的壽命對他來極為珍貴,如今一下失去之后損失很大,幸虧剛才殺了那么多人,一番吞噬之后增添了不少壽命,否則后果不堪設想。

    “該死!”

    黑山老祖氣得發瘋,恨不得將船夫碎尸萬段,但是卻無能為力,只能吃下這個虧,默默忍受。

    “坐穩了……”船夫道了一聲,準備開船。

    “慢著!”

    就在這時,趙真大喊一聲,與姐姐趙萱齊齊現身,飛了過來,落在渡口邊上:“我們也要坐船。”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兩人身上,尤其是那黑山老祖,似乎沒有想到居然有人藏在附近,又驚又怒。

    “死者免費,生者每人一百年壽命!”船夫說道。

    “我有此物在,你敢收錢?”趙真冷哼一聲,當即祭出了招魂幡,大幡迎風招展,鬼臉錚錚。

    “靈旗!”

    船夫滿臉驚恐,連忙跪在地上行禮:“原來是神使大人歸來,小的怎么敢收錢?請……”

    于是兩人就成功上了船,壽命不減絲毫。

    這一幕,看的黑山老祖雙目通紅,心中極不平衡。

    憑什么自己損失了一百年壽命,這兩人卻沒有損失?

    而且船還是他以特殊法門喚來,苦果自己嘗了,便宜卻被別人白白撿了?

    黑山老祖越想越氣,極為不甘,心中不禁升起了瘋狂的殺念,要將二人殺死,吞噬,彌補自己的損失,并且將那桿招魂幡奪取到手。

    不過現在船已經開了,行駛在冥河之上,他不敢輕舉妄動,否則掉入河中,必死無疑。

    雙方各在一邊,并未交談,說話。

    只是黑山老祖不時投去陰森的目光,絲毫不掩飾眼中的殺機。

    趙真自然感受到了這股殺機,但是卻沒有在意。

    “小心!”

    趙萱精神傳音提醒道。

    “跳梁小丑罷了!”趙真微微頷首。

    船漿劃動,水波蕩漾。

    四周風平浪靜。

    “水下有東西!”突然,黑山老祖身后,一個女子驚叫起來。

    眾人紛紛往水里一看,頓時就看見許許多多的骷髏游動,有人形,也有獸形,各種各樣的水鬼,異類,不時將手伸出水面,白骨森森,似乎在拉扯什么東西。

    更令人頭皮發麻的是,在船身之下,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團陰影,體型龐大,勝過船數百倍,兩者并駕齊驅。

    所幸的是,他們的船并未遭到攻擊。

    過了好一會兒,水下的龐然大物才超越船只,向前游蕩而去,其尾巴擺動之間,浮出水面,形似魚尾。

    “這是什么怪魚?”

    “不是怪魚,而是蛟龍!”

    “這是一條冥蛟,怨念而生,據說當年被閻羅鬼帝降服,放之冥河,成為鬼靈宗的守護兇獸,沒想到居然還活著。”

    黑山老祖心有余悸的說道。

    (本章完)

    
征服者入侵返水
微信登录欢乐麻将 sg飞艇骗人 bet365比分网 湖南幸运赛车技巧 陕西快乐10分稳赚技巧 北京赛车pk10是正规的 体彩浙江6+1规则 网上赚钱网站 泰兴麻将免费下载 黑龙江p62开奖结果查询 皇冠比分加走地 2019年四肖期期中特 云南三水麻将 棒球比分直播7m 北京赛车开奖官网 股票一手是多少股